加拿大留学和移民服务中心
完全来自加拿大本土的专业留学申请和专业移民顾问服务
文章11171浏览16414938

《华盛顿邮报》:美国通识博雅教育能带来更好的长期回报

上图为美国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一项研究表明,华盛顿与李大学(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为学生的教育投入带来了良好的投资回报。

艾丽卡·哈格伯格(Erika Hagberg)刚开始入读华盛顿与李大学(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时,以为自己可能想成为一名医生,但她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艾丽卡选修了新闻学、商科、音乐理论、历史、微积分、经济学、艺术史等课程。她承认:“我完全没有头绪,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

20多年后,现在就任谷歌全球销售总监的艾丽卡·哈格伯格认为,当初涉猎广泛的通识博雅教育帮助她为日后极具挑战性的职场生涯做好了准备。

古希腊 “七艺”:逻辑、语法、修辞、数学、几何、天文、音乐

乔治城大学教育和劳动力中心的一项研究表明,在职业生涯中,通识博雅教育具有高度实用性,在入学40年后,投资回报率中位数接近100万美元。该机构于1月14日公布了详细的研究结果,可按高校进行搜索和排序。

这个结论可能看起来有些违反直觉——尤其是对那些不愿支付高昂的学费、听到课程中还有诗歌研讨会就望而却步的家长。但是艾丽卡·哈格伯格回忆,她很快就意识到,在华盛顿与李大学的小班教学中,她必须完成老师要求的课业,准备好回答复杂的问题,学会欣赏各种观点,并且能够清晰地解释自己的想法。

1997年大学毕业后,艾丽卡·哈格伯格加入了美国在线公司,很快就感到手忙脚乱,急需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中学习一切可能的知识。幸运的是,通识博雅教育培养了她灵活的思路,还让她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艾丽卡回忆:“数字革命的速度简直快得难以置信,你必须适应这个混乱。”

人们对通识博雅教育的价值有很多怀疑,这种感受在经济衰退时会急剧放大,促使许多学生和家长倾向于选择职业培训教育。近年来,一些小型的文理学院已经关闭,或者已经开始考虑关闭。

乔治城大学的研究发现,通识博雅教育的回报通常不会很快——入读大学10年后的平均回报值为62,000美元——但在职业生涯的几十年里,通识博雅教育的投资回报相当不错。只有非常优秀的研究型大学,例如,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等知名高校,在教育投入预计回报方面表现得更为出色。研究人员发现,文理学院入学40年后的回报值中位数为91.8万美元,比整体高校回报值中位数高出25%以上。

乔治城大学教育和劳动力中心主任安东尼·卡尔内瓦莱(Anthony P. Carnevale)指出,从长远来看,理想的就业准备包括职业相关领域的教育,如工程学,辅之以通识教育,即培养学生拥有灵活的思维以及更加宽广的知识面。

他认为:“这就是为什么在30到40年的时间里,通识博雅教育的回报值较高。”

安东尼·卡尔内瓦莱解释道,在欧洲,高等教育更倾向于围绕特定的职业,而在美国,更典型的高等教育是选择一个专业,同时选修各种其他课程。他指出:“事实证明,在一个不断变化的经济体中,这种组合让你更加灵活。从长远来看,能够让你拥有更多的机会。”

对一些教授来说,高等教育与投资回报是两个相互对立的概念。安东尼·卡尔内瓦莱解释说,这些教授认为,高等教育的目的是“让你成为更好的思考者”, “为了知识本身而追求知识,而不是为了找到一份工作或其他外在价值。”但是,他也指出,大多数人把高等教育看作是一种就业途径。

“我天天都在讨论这个话题,” 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负责学生机会的副院长以及学院发展协理副校长米歇尔·张伯伦(Michelle Chamberlain)说。“在和想要报考我校的学生家长交流时,我经常会被问到,‘通识博雅教育能带来足够的回报吗?’说到‘通识博雅’这个词,家长们还会用手势打个引号。另一个常见的观点是,‘我可不想让我的儿子或女儿主修哲学’。”

米歇尔·张伯伦会向家长们解释,批判性思维、写作技巧、跨学科思考能力、具体课堂作业、实习经历——所有这些都让学生为将来的就业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也同样是雇主们看重的能力。

乔治城大学教育和劳动力中心还曾进行过一项更广泛的分析,使用联邦数据计算净现值,以此估计全国4500多所学院和大学的投资回报值。该研究考虑了成本、助学金和未来收入等因素,是最近这项研究的基础。

在最近发布的研究中,研究人员侧重于“卡内基高等教育机构分类标准”中被划分为“本科院校:侧重文理教育”的学士学位院校,即大多数人所认为的文理学院,主要提供学士学位教育,而不是大型研究型大学。

研究人员发现,在文理学院中存在相当大的差异,招生最为严格的学院所产生的教育回报明显高于中线水平。毕业率高的学院往往也有更好的回报。商科、工程、科学、技术和数学专业占比较高的文理院校通常也有较高的投资回报,这可能是因为这些专业的毕业生往往会从事收入潜力更高的职业。

此外,地理位置似乎也是一个影响因素,某些地区的收入会更高。家庭收入也有一定的影响:在塔拉德加学院,93%的学生收到佩尔助学金(Pell grants),教育的长期投资回报估计为432,000美元。

哈维穆德学院以科学、工程和数学为重点专业,在200多所文理学院中教育投资回报最高,40年的净现值为185万美元。华盛顿与李大学位居第二,40年教育回报值为158万美元。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也在40年教育回报值排名中跻身前50名。

华盛顿与李大学(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就业与专业发展院长约翰·詹森(John A. Jensen III)认为,这是因为该校拥有大多数文理学院都没有三个学位项目——法学院、本科新闻专业和本科商科专业。

朱莉安娜·基林在申请大学时非常关注教育的投资回报。朱莉安娜·基林来自弗吉尼亚州里士满市,她所入读的高中很重视数学和科学教育。对于像她这样对医学和开发植物聚合物深感兴趣的高中生,文理学院并不是明显的选择。但是,华盛顿与李大学(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向她提供了全额奖学金,她最终选择了这所通识博雅大学,选修了各学科领域的课程,于去年顺利毕业。

朱莉安娜回忆:“被迫选修历史、文学等课程确实开拓了我的思维,帮助我见识到各种类型的观点,更好地找到我的激情所在。”在一门课上,她需要前往南达科他州,学习美洲原住民拉科塔部落的哲学与文化,以及生态学思想,这些知识对她的影响持续至今。

朱莉安娜创办了一家名为Terravive的公司,销售人们可以在家轻松堆肥的产品。回想起当初的决定,她会遗憾自己错过了大型研究型大学所能提供的实验室等资源吗?

“是的,当然,”朱丽安娜说,“如果能有那些机会当然很好。但是我也很满意自己所接受的通识博雅教育。这让我有信心创办Terravive,以及拥有了创业所需的领导技能。”

艾丽卡·哈格伯格回忆,教授们期望她在课上积极发言,这个训练对她的职业生涯很有帮助:在谷歌公司工作时,如果她认为自己的想法正确,就会清晰地表达出来。

艾丽卡总结到:“在我这个行业里,我们总是在辩论,经常相互质疑彼此的想法。”她需要倾听不同的观点,追根究底地提出问题。“我不怕当众表达自己的意见。”

 

本文译自《华盛顿邮报》2020年1月14日刊

作者 | Susan Svrluga 苏珊·斯乌鲁加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