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和移民服务中心
来自加拿大多伦多本土的专业留学申请和移民项目服务
文章9716浏览13288467

英美大学的财务危机

“如果没有救助,13 所英国大学可能破产”。BBC 用这样的标题描述疫情给英国高等教育带来的打击。

来自英国财政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nancial Studies)的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大多数高等教育机构的净资产都有缩减,整个高等教育行业在 2020-21 学年可能面临 30 至 190 亿英镑损失,占高等教育部⻔年收入的 7.5% 至近一半。

IFS 预测,因为国际学生入学率受到影响,学费收入将承受“巨大的损失”,学生住宿、会议、餐饮收入也将受到影响。目前至少有 13 所大学面临破产⻛险,有大约 13 万名学生在这些学校就读。而如果疫情二次爆发,可能倒闭的大学将达 20 所。

报告进一步称,破产⻛险最大的反而是那些不太出名的大学。相比之下排名靠前的大学利润丰厚,拥有大量资产储备,又可以招收更多的本地学生替代国际学生补上收入缺口,“不那么有名,排名靠后,学生不到 2000 人” 的小型院校因为 “净资产很少”,而且原本的生源也可能被排名更靠前的大学抢走。

IFS 预测了一般、悲观和乐观三种情况。

在乐观情况下,养老金不出现亏损,仅国际和欧盟入学人数下降 25%,亏损 30亿英镑。

一般情况下,英国本地学生的入学率将下降 10%,国际和欧盟入学人数将下降 50%,大学投资收入预计将下降 10%,养老金支出增加 25%,整个大学系统亏损 110 亿英镑。

而在悲观情况下,学生入学人数将大幅下降,市场低迷将造成更为严重的养老金赤字,投资收入大幅减少,亏损 190 亿英镑。

报告作者之一、IFS经济学家伊莱恩·德雷顿(Elaine Drayton)说:“如果政府想避免大学破产,目前最经济可行的选择是向这 13 所财政状况最脆弱的大学提供 1.4 亿英镑的定向救助。”

全国学生联合会(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这场危机“暴露了英国教育市场化运作固有的缺陷”。“我们的教育资金来源如此不稳定,难怪我们的大学面临危机,成千上万的教职员工面临失业⻛险,学生更面临中止学业的⻛险。”

IFS 并没有公布这 13 所大学的具体名字。不过在 5 月,曾有一所英国知名大学哭诉自己的财务状况正受到疫情的“严重威胁”。

爱丁堡大学教授彼得·⻢蒂森(Peter Mathieson)表示,爱大年收入可能会下降 1.5亿英镑。

爱丁堡大学年收入为 10 亿英镑,每月包括工资在内的运营成本为 9000 万英镑。学校同样面临着欧盟外国际学生人数大幅下降的可能,其中一些学生每年支付的学费高达 3 万英镑。

最糟糕的是,欧盟和海外学生加起来占了爱丁堡大学总学生人数近一半,一旦国际学生今年秋天大幅减少,对爱大的打击无疑非常巨大。

一位研究苏格兰教育的专栏作家呼吁爱丁堡大学要减少对国际学生学费的依赖。收入来源单一又不稳定,难怪一旦国际学生减少,学校就承受了巨大的财务压力。

收入来源以学费为主的英国大学结结实实地感受到了疫情下学生减少的打击,美国大学也是如此,但是他们还需要面对另外一个问题 — 高校体育联赛。

体育向来是美国高等教育的一张⻩金名片,除了作为升学通道和多元教育的一环,各大高校之间的体育竞赛也是一项高达数百亿美元的生意。然而在疫情影响下,为大学带来蜂蜜和牛奶的体育运动队正在变成 “财政毒药”。

自从本土疫情爆发,美国国家大学生体育联盟(NCAA)就开始陆续关停关键赛事,三月中旬开始的篮球锦标赛首先被取消。而目前即将在八月底开打的橄榄球则本来就面临停摆的局面,更是因为常春藤宣布今年停办所有体育项目而再蒙上一层阴影。

安全因素固然是导致大学体育几近彻底停摆的首要原因,但是最直接的影响恐怕还是来自体育项目高昂的运营成本。

根据 NCAA 统计,其联盟内的 1100 所大学每年(2018)共要付出 181 亿美元来覆盖各项体育运作,获得的营收成本则几乎与成本持平,为 182 亿美元。

在整体收入中,政府和机构资助直接占了约三分之一以上,达到了 65 亿美元,排前五的收入来源分别是媒体转播 33 亿美元、赞助商 29 亿美元、⻔票收入 20 亿美元以及学生缴纳的费用 15 亿美元。五者相加,占据了收入的九成左右,在各项支出固定的情况下,疫情带来财政压力可想而知。

从四月份开始,美国就陆续有主流体育大学开始裁减本学年的体育项目以减少支出,其中尤其以中部的公立大学为先。

四月,辛辛那提州立大学先以 “⻓期预算顾虑” 的名义暂停了该校男子足球俱乐部。进入五月,犹他州的阿克伦大学在 14 日宣布取消男子高尔夫和女子网球等三个体育项目,以节约大概 440 万美元的成本。东卡罗莱纳大学也在 21 日宣布取消男子游泳和跳水、女子游泳和跳水以及男女网球共四个项目,以节省约 490 万美元。六月份,另一所体育名校康州大学也出于削减 1000 万美元财政支出的目的暂停了四个体育项目。

依赖政府拨款的公立大学因为财力而削减运动队在人意料之中,但是财力雄厚的顶私立大学为了 “财政稳定” 而做出类似决策却是让多少让人有点吃惊的。

斯坦福大学在今天的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将会暂停 20-21 学年的校园一些运动队。官方称,围绕体育项目的开源节流已经在管理层中讨论了多年,新冠疫情带来的压力只是最后一根稻草而已,迫不得已采取的解散政策影响到了多达十一个项目,包括了男女击剑、曲棍球、划船、男子排球以及男子摔跤等,接近三分之一项目遭到暂时解散。

对于为什么解散队伍,为什么解散多达十一支,斯坦福是这样解释的。从成本⻆度看,运动队带来了巨大的财力负担,相比大学联盟甲级水平学校平均供给 18 支运动队的水平,斯坦福拥有 36 个队伍,2021 财年的财政赤字超过了 1200 万美元,算上疫情的影响,接下来 三年的总赤字会超过 7000 万美元,“即使拥有慷慨的校友捐赠,也无法填补这个漏洞”。此外,队伍成绩也是考量因素之一。

一名教育行业的分析师说,有大学做出类似的决定很正常,但是很难相信仅有的几所可以负担运动队高额经济成本的少数大学之一——斯坦福首先大幅裁减队伍却是让人大吃一惊的。

虽然私立大学经费来源较公立大学多样,但波士顿一家初创公司研发的模型仍然发现,全美超过三分之一的私立四年制大学在财务上处于高⻛险。全美范围内大学适龄人口本来就在下降,而模型预测,疫情将导致普通大学的寿命减少 22 年。

据美国进步中心估计,高等教育脱困至少需要 460 亿美元。如果政府不采取行动,预算收入短缺和随后的高等教育预算削减将直接导致大规模裁员、课程取消、学生负担不起学费以及教育质量全面下降。

英国方面也在呼吁政府介入,帮助各大院校度过这场危机,并引领之后的复苏。“我们需要一个全面的救助方案,保住教职员工的饭碗,保持大学的学术能力,保证所有大学的生存。”

英美大学都遭遇难得一⻅的财务危机,但是就像我们之前几篇文章讲的那样,两个国家采取了完全相反的态度。

正在经历选举年的美国总统特朗普选择针对移⺠和国际留学生来讨好保守派选⺠,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而英国借此却用宽松的签证政策和投资政策来吸引留学生和投资移⺠。要知道就在去年,英国还有知名大学传出不再招收中国学生的新闻。这再次提醒我们,留学和移民这种跨越国境的规划一直受到双边关系和本土环境的影响,从来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次性投资行为,而疫情更是放大了这种影响。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