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资深留学顾问邹庆
让你加拿大留学不走弯路,帮你加拿大实现人生梦想!
文章9466浏览12842954

新冠冲击下,美国大学艰难抉择:削减开支、争夺生源、亏空关门

位于波士顿的东北大学,占学生总数18%的国际学生可能秋季无法或不愿来美国上学。

麦克莫瑞学院(MacMurray College)经历过南北战争、大萧条和两次世界大战,它过去都挺过来了,但没能熬过新冠病毒大流行。这所位于伊利诺伊州中部,有着174年历史的私立文理学院MacMurray College最近宣布于5月永久关闭。

和很多小规模的学校一样,该校面临入学人数下降和财政亏空的问题。为吸引生源,他们在原本3万美元的学费基础上提供了大幅折扣。随后,这场全球性的健康危机还带来了其他意想不到的成本,要将课程教授转到线上,为被迫在家中度过春季学期的学生提供部分的食宿补偿。而失去逾300万美元过渡贷款则是压垮学校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场大流行病“毁灭了最后一丝希望,”校长比佛利·罗杰斯(Beverly Rodgers)说。

从原本已举步维艰的一些学校到最顶级的学府,这场大流行病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改变着美国的高等教育。

当新冠病毒开始传播时,学校要求学生回家,大家也不知道是秋季前是否可以重返校园。一些大学说,大班讲座授课和共享的居住用餐空间可能无法恢复。田径运动停赛,也不清楚原本拥挤的体育馆,及其曾经带来的可观收入何时或者是否还会重现。

各类资金来源都存在问题。由于无法预测入学人数,加上市场波动造成捐赠基金的损失,学校面临学费短缺的问题。公立学校正在消化大量的预算削减,学生家长则质疑如果学生都必须在家上网课,是否还有必要付费上私立学校。

为了消化这些难处,高校削减开支,冻结员工薪水并暂停校园建设计划。

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招生管理副校长桑达·库马尔萨玛(Sundar Kumarasamy)说:“世界秩序已经发生了变化。”该校占学生总数18%的国际学生秋季可能无法或不愿来美国上学。“当我们建立模型的时候,没有将病毒作为变量考虑进去。”

对于许多学校而言,这次大流行病暴露出他们商业模式中的缺陷。即使在病毒爆发之前,许多高校就在以微薄的利润运行,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评定的高校中有30%出现经营亏损。

学校对外公布的学费标准猛涨,但事实上很少有学生付的是全价,这就使得学校之间竞相争取那些有限的经济条件好的生源。一些学校已经转向靠国际学生来增加收入,这样的策略现在看来可能是个问题。

为了吸引好的生源,学校还大量投资建造科学实验室、高端宿舍和娱乐中心,这种包括教职员工在内的高昂固定成本,意味着大量削减开支的空间是有限的。而抬高学费可能会吓跑学生家长。

今年春季,东北大学在招生候补名单中增加了比以往更多的候选人,他们和其他高校都预计学生们会对选择学校犹豫不决。

纽约州克林顿县汉密尔顿学院(Hamilton College)院长戴维·威普曼(David Wippman)说:“这可能会带来一场完美的风暴。”大流行的持续时间和严重程度以及由此造成的经济放缓将决定这所文理学院受到的打击程度。在3月的市场震荡之前,该校的捐赠基金在10亿美元左右。

学院预计收入会下降,因此在很大程度上冻结了招聘并减少了支出。威普曼和他的团队已经开始讨论,如果经济持续下滑的话,将提取5,000万美元的信贷额度用以支付学校的费用。

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教育学院教授罗伯特·泽姆斯基(Robert Zemsky)在他2月出版的书《大学压力测试》(The College Stress Test)中预测,在大流行病之前,全国1,000所私立文理学院中的大约100家可能在未来五年内关闭。而他现在说,有200所学校可能在明年就要关闭。

根据全国最大的高校游说组织美国教育委员会(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的说法,学校应料到今年秋季入学率会下降15%,总体学费、食宿和其他服务收入下降450亿美元。而一些高校管理人员则说这样的预测还是太乐观了。

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tity)是美国最富有的大学之一,去年该校的捐赠基金高达260亿美元,而该校也宣布了薪金和招聘的冻结,还削减了所有不必要的支出,并将不与一些合同工续签雇佣合同。

“经济状况在几周内发生了根本变化,全国各地的大学不得不重新评估运营的方方面面。”普林斯顿大学教务长黛比·普伦蒂斯(Debbie Prentice)在给学生、教职人员和其他人的信中写道,“我们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内做出一些艰难的选择。”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将本财年盈余7,200万美元预期,改为净亏损超1亿美元。校长罗纳德·丹尼尔斯(Ronald Daniels)在给全体师生的信中写道,如果不采取紧缩措施并恢复正常运营,到2021财年亏损可达3.75亿美元。

这其中的一个主要因素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疗系统为应对大流行病,取消了大多数的非急需手术,导致收入急剧下降,这个例子说明了拥有主要医疗中心的大学特有的脆弱性。

丹尼尔斯已制定了详细计划,削减薪资并暂停对退休金和基本建设项目的投入。

南卡罗来纳州克莱姆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是秋季全国橄榄球冠军赛的夺冠热门,如果赛季正常进行的话,他们1.28亿美元的运动预算中有将近3,100万会来自门票收入,主要是橄榄球比赛的门票。没比赛就没钱。

明年,或许未来几年,一些原本选择要求极高的大学可能会首次放低一下身段,这场大流行病袭来之时,正是学校准备向新学年的新生寄出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由于不确定哪些学生能来入学,学校接纳了更多的申请人,扩充了候补名单。

几乎是一夜之间,将一些标准化考试成绩变为可选项成为一种趋势,很多学校意识到目前高中生无法像往常一样参加SAT和ACT考试。加州大学系的学校(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ystem)、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和诸如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和哈弗福德学院(Haverford College)等挑剔的文理学院都表示,秋季申请的学生将无需提供SAT或ACT成绩。

不强制要求这些考试成绩消除了入学的一项障碍,这是许多学校以前争论过的事情。一些院校的顾问们说,大流行病缓解后,学校可能也很难放弃这些新政。

甚至在新冠病毒疫情之前,2020年对于高等院校来说就已经是动荡的一年。

在司法部的压力下,美国国家大学招生咨询协会(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Counseling)去年秋天投票通过,允许学校更积极地招募申请人,甚至可以招募那些已经承诺去其他学校就读的学生。对生源的争夺已经发生了,而现在预计将会加剧。

根据独立学院理事会(The Council of Independent Colleges)、美国州立高等院校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State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和高等教育纪事(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调查,去年有60%的学校未能达到秋季入学目标。今年约有一半使用通用申请(Common Application)系统的大学报告了申请量的下降。

宾夕法尼亚大学最近给刚录取的国际学生发送了电子邮件,提醒他们考虑到国际旅行和签证等事宜,可以选择将入学时间推迟一年。

已入学的学生也在重新考虑他们的学业计划。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的一名大三学生詹姆斯·亨特·朗(James Hunter Long)正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老家,通过网络完成本学期的学业,他说,如果秋季学期还是要在线上上课,他可能会休学一学期或一学年。

范德比尔特大学的学生詹姆斯·亨特·朗说,如果秋季学期还是要在线上上课,他可能会休学一学期或一学年。

21岁的朗说:“你去范德比尔特上学不是去上网课的。”他说他一直以来支付的费用部分是用来体验田径运动、在大学期间的住宿经历以及和教授们喝咖啡的机会。

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刘易斯克拉克学院约70%的收入来自学费,学校正在评估不同的情况,包括将本科生规模从2,000名变为1,500名。“那不是我的目标,”校长威姆·魏威尔(Wim Wiewel)说,“但如果不为各种可能的糟糕情况做评估计划是不负责任的。”

该校的招生人员已经向居住在华盛顿州和俄勒冈州的被录取的学生发送了电子邮件,向他们强调了在家附近学校上学的好处,以防突然有回家的需要。

向学生重新开放校园并不意味着能重返正常的大学生活。犹他州立大学(Utah State University)取消了数百名学生同堂的大班讲座课,而西弗吉尼亚大学(West Virginia University)正在考虑为学生和教职员工提供个人防护装备。

新泽西州蒙特克莱尔州立大学(Montclair State University)计划在秋季学期削减选修课程,因为学校取消了一些非终身制的讲师职位,以应对新的预算缺口。而帮助学生达到毕业要求的辅导课程也可能会被精简,导致课程数量减少,人数增加。

如果到了秋季病毒仍然构成威胁,一些学校则在考虑把教学完全搬上网,或者让少数学生轮流呆在校园中以避开人群聚集。威斯康星州的贝洛伊特学院(Beloit College)取消其现在的学期模式,改为一次提供两门耗时较短的密集课程,希望保持线下或线上授课的灵活性。

一些院校表示,他们担心学生会因负担不起学费而辍学。

“有多少学生可以回来?“华盛顿霍华德大学(Howard University)校长韦恩·弗雷德里克(Wayne A.I. Frederick)说。“他们的父母失业了吗?他们是否必须挣钱来帮助生病的家长?”

这所拥有黑人历史传统的大学预计,该病毒将使学校损失3,900万美元收入,今年年底将迎来并比预期更严重的赤字。

加州阿纳海姆高中(Anaheim High School)的毕业班学生黑泽尔·费尔南德斯(Hazel Fernandez)在大流行病之前就已经担心要支付的大学费用,她已经将目标从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转移到了圣地亚哥州立大学(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她说这样可以便宜点。

现在她父亲的建筑工作缩短了工时,母亲也从一家工厂下岗。

她说现在如果不得不选择的话,可能会去社区大学读书并住在家里。

北卡罗来纳州戴维森学院(Davidson College)将允许学生将2020年秋季的学费推迟至多一年。这将成为学校的主要经济负担,但学校管理人员表示,如果学生的家庭收入受到大流行病的影响,即使只能拖多一个学期,他们也希望给学生一些喘息的空间以避免其辍学。即使学生延迟缴付学费,学校仍将继续从联邦贷款和助学金中获得学费。

“我们现在必须考虑我们所有的资源,”加州多米尼加大学(Dominica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校长玛丽·马西说。这包括了学校如何利用其大约3,000万美元捐赠基金,以及是否该出售部分土地以增加手头现金。

马西表示,之前设置如医学预科等新的课程是旨在实现收入多元化。但现在这些可能最终会成为让学校保持继续运转的“压舱石”。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