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资深留学顾问邹庆
让你加拿大留学不走弯路,帮你加拿大实现人生梦想!
文章9334浏览12364102

疫情让加拿大美国多所高校深陷财务危机

如果没有新冠疫情,现在或许已有成千上万的中国留学生坐在加拿大和美国大学的教室里,享受着优质的教学资源,学校也可以拥有可观的财务收入,然而这笔双赢的交易却因新冠病毒的降临被打破。伴随着新冠疫情的发酵,情况仍在变坏,许多原本定于6月重新开门的大学,已经陆续释放出下学期继续网上教学的讯息。

每年花费几十万就为了坐在家里看着电脑屏幕里的教授,这显然不是留学生们想要的,加之愈演愈烈的种族歧视,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和家长们开始考虑休学,甚至准备“另谋出路”,退出留洋大军。

美国阿默斯特学院最近公布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接受调查的54位中国在校大学顾问中,有高达87%的中国学生和家长正在重新考虑他们在美国学习的计划,并打算选择其它(离家近、成本低、更安全)国家继续学业。

美国教育部门甚至早在一个月前就预言,2020年美国大学下学年招生率将下降15%,其中来自中国等国家的国际学生将下降25%。《2019年度美国门户开放报告》显示,2018/19年度新增入学人数为27万,中国占比1/3,以此估算中国下一学年入学留学生约为9万人。若按照2018年近37万中国学生对美国大学贡献学费高达150亿美元计算,由于中国留学生的流失,美国大学或将面临约10亿美元的损失。

综合多项数据统计,加拿大、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总计约有50万。过去数年里,中国留学生已逐渐成为美国和加拿大国际生源中经济贡献最大的群体,倘若中国留学生大面积选择离开加、美,会有多少大学倒在黎明以前?

又或者,疫情过后,深陷财务危机的加拿大和美国高校,将更加依赖和渴求来自留学生的支持?

一、已有多所美国大学正在“倒下”

和率先受到冲击的其它行业不同的是,许多大学才刚刚准备好应对这场危机带来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影响。

“几乎所有我们之前可依靠的收入来源——学费、研究补助金、临床收入、私人慈善捐助以及我们投资所产生的收入,毫无疑问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为了缓冲财务收入骤减带来的损失,北卡罗来纳州富裕的私立学校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宣布接下来学校将暂停所有职工薪水,并减少非必要的开支。

西弗吉尼亚大学全球战略与国际事务总裁兼副校长威廉·布鲁斯坦(William Brustein)表示,失去中国学生“对许多大学都是沉重的打击,特别是那些将大量精力投入到中国学生招募中,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中国留学生带来的现金流的大学。”

当一些美国大学站在生存的悬崖上摇摇欲坠,在新学年到来之前,已经有大学先一步倒下。据美国媒体报道,在伊利诺伊州拥有174年历史的麦克默里学院,一个月前已经宣布关闭。仅3月份,加州大学就遭受了5.58亿美元的损失。此外,密歇根大学预计今年三个校区的损失将达到4亿至10亿美元。危机过后,佛蒙特州可能关闭三所州立大学校园。

相比美国,由于加拿大政治环境和移民、留学政策并无太大的波动,对加拿大留学生的影响相对小一些。但来自多伦多OCAD大学一半的在读国际学生,仍在学生会调查中表示可能无法在下一学年返回学校。

从学生过多到不够,有业内人士指出,加拿大各个大专院校下学期都将面临预算收入短缺的问题,越是招收国际学生多的院校遇到的财政问题越严重,结果可能是学校不得不采取大量裁减教职员工的措施。

多伦多大学国际学生中有三分之二来自中国,从国际学生学费中获得的收入比从省政府获得的运营补助金中还多

尤其在麦吉尔、多伦多和安大略省,这些收入依赖于中国学生学费的大学,中国留学生贡献的学费往往比国内学生的学费高出4到6倍。国际学生下学期的缺课,必将给那些中国留学生占比超过一半以上的大学运营,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前多伦多公立学校董事会受托人格洛弗也曾对此表示担忧:“我们许多大学都依赖国际学生,每个人都意识到,2020年9月国际学生的人数将不会像2019年9月那样多。”这种时候除了期望政府需要介入提供更多的帮助,确保学校能够幸免于难,几乎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二、美、加大学到底多依赖中国留学生?

1、37万在美留学生一年贡献学费150亿美元

根据美国大学理事会2019年的数据,公立四年制大学对本州学生的平均学杂费,食宿费用为21370美元,而这些费用中80%都可以通过学生贷款和学校资助来抵充。但如果是非美国本地留学生,往往要全额支付学费。

即便面对如此高昂的学费,过去十年中,中国依然成为了美国最大的国际生源地。

国际教育研究所数据显示,2018年有近37万名中国学生就读于美国高校,贡献学费多达150亿美元。到目前为止中国仍然是美国各种学生签证计划的最大受益国,每年中国向美国派遣的年轻公民数量超过欧洲和非洲的总和。其中2019财年,有近12万中国公民获得了F签证并以学生身份抵达美国。

由此可见,作为美国大学国际生源地的最高输出国,中国留学生俨然成了支撑美国大学运营和平衡收支的主力军。

2、加拿大人均接纳留学生比美国多8倍

不过在吸纳中国学生方面,加拿大的表现要比邻居美国还要出色。按人均计算,加拿大接待的中国学生比美国多八倍。有数据报告指出,2108年,加拿大来自国际学生的教育服务收入超过15亿美元,远超小麦、海鲜、煤炭和铁等许多加拿大传统出口产业。

国际学生为国家赚取的收入超过了许多传统出口产品

平均来看,加拿大大学每年招收的国际学生带来的学费收入,占了学费总收入的一半。仅2018年,国际学生为加拿大的GDP贡献了216亿加元。启德教育发布的《2018加拿大留学报告(本硕篇)》显示,从2008年到2017年这10年间,在加拿大学习的中国学生总人数的增长高达226%。仅2017年,就有约14.1万中国学生在加拿大在读留学,占加拿大全部国际留学生的28.4%。以此推算,中国留学生为加拿大的GDP贡献达到了70亿加元。

不得不提的是,在过去的十年,随着加拿大中国留学生人数的大幅增长,目前已经成为加拿大迄今为止最大的国际学生来源。

中国是加拿大迄今为止最大的国际学生来源

而事实上,作为主力军的中国留学生为加拿大教育带来的红利远不止于此。表面上看,越来越多涌入加拿大的中国学生,似在夺走本地学习者的名额。但现实是,中国学生正在帮助填补加拿大教育的空缺。

在婴儿潮一代和人口增长放缓的趋势下,加拿大的教育系统多年来一直面临着学校供过于求的局面。而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国际学生的到来,恰好以高昂的学费填补了加拿大教育名额的空缺(编者注:国际学生的学费平均比国内学生的学费高出四倍,通常一名国际生学费足以支付多名加拿大学生的学费),防止了更多学校关闭和教学工作的流失。

这种双赢的教育格局,也使得财政拮据的加拿大高等院校,多年来已经习惯于依靠国际留学生来弥补政府拨款的不足,并将留学生们视为解决大学财务困境的灵丹妙药。就连加拿大移民部长艾哈迈德·侯森(Ahmed Hussen)也曾在媒体采访中直言,要“竭尽所能地增加中国国际学生的数量。”

三、重新洗牌还是不要让留学生跑了?

还有一个现象值得关注,近年来包括美、加两国在内的一些国家针对国际留学生的门槛正在不断提高。从2015年开始,美国对中国留学生发的签证数量有所下降。这背后除了涉及政治因素,还有对中国留学生质量方面的考虑。

在部分美国教育界人士看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中产阶级和富裕家庭极力将他们的孩子送到那些名声赫赫的美国大学,并采取一定的措施使他们被名校接纳(比如捐款),但实际上大学并没有能力审查和证明这位来自中国有钱人家的孩子究竟能力如何。

还有一些观点认为,每年成千上万的中国家庭向代理商支付数千美元费用,使这些代理商充当学生和他们希望就读大学之间的桥梁,并为申请人提供包括视频面试、出国辅导,甚至代替学生撰写论文等服务,提供虚假推荐甚至代为填写申请书。

事实上,这些学生根本没有准备就读这所学校,甚至无法理解学校的教材内容,但他们依然在各国顶尖大学中占据了数千个名额,将一些合格的本地学生挤在了门外。

在国外新闻网站上,关于中国留学生考试作弊的新闻更是层出不穷。譬如2019年3月份,有着“公立常春藤”之美誉的马里兰大学曝出多名中国留学生“集体作弊”的事件,涉案学院讲师David Weber更是在公开场合攻击中国留学生“你们都是靠作弊来的美国!”

从理论上讲,全球化为美国大学带来五湖四海国际学生的同时,也带来了多样化的收入,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进入美国大学校园,这种多元化变成了集中化的单一依赖。

在岁月静好的时候,中国留学生对于美国和加拿大大学而言是“金矿”,当灾难降临的时候,这种依赖关系反而成了击垮这些大学财务系统的催命符。早在两年前就有美国学校意识到这一风险,为了保护学校避免因流失中国学生而造成的潜在收入损失,伊利诺伊大学商学院的校长杰夫·布朗(Jeff Brown)为学校购买了一份42万的美元保险,承保金额高达6000万美元。

这次新冠危机,无疑将为那些依赖中国留学生的美国和加拿大高校再次敲响警钟。他们或许会趁此对中国留学生资源进行整肃,重新洗牌,将那些依靠不正当手段进入加拿大、美国的学生清除出队伍,又或者是通过招收其他地区的留学生来摆脱对中国留学生的依赖。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对中国留学生高度依赖的加、美大学没有办法放下这块“香饽饽”。疫情过后,深陷财务危机的加、美大学们或许会更加需要留学生的“支持”。而将通过不正当手段进入各大高校的留学生清出,实际上也会增加“老实学生”的机会。

答案到底如何?在今年9月份,我们或许就能够见分晓。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