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资深留学顾问邹庆
让你加拿大留学不走弯路,帮你加拿大实现人生梦想!
文章8826浏览10766082

中国留学生吐槽 让人又爱又恨的多伦多大学!

还未入学之前就已经看过无数关于多伦多大学的宣传,不论是世界学术排行榜上的排名,风景优美的校园,还是丰富多彩的课余活动,多大看起来都是不少留学生心中的dreamschool。一年半前,作为大一新生的我怀着略微忐忑的心情踏上King’sCircle的草坪,仔细打量这个我即将待上四年的地方,暗暗祈祷它真的有宣传里说的那么好。

自由的多大孤独的学生

事实证明,宣传片里说的并不全都是对的。不过,即使每天都要把多大狠狠吐槽一遍,我还是丝毫不后悔当初的决定。

多大的学生数量在整个北美应该都是数一数二的,习惯了高中一个班最多20个人的我,也开始习惯坐在ConvocationHall的山顶听课,上了三个月的课还是不太清楚教授到底长什么样。作为Lifescience狗,大一大二的大部分课都是在Conhall和一千多人一起上,想问教授一个问题都要排很长的队伍,更别提像高中那样和老师谈天说地。每次从Conhall下课时都要从外面涌进来的人潮中间挤出去,那场面简直跟上海世博会排队有的一拼。

上下课时间校园的路上都是行色匆匆的学生,大家各走各的路,那感觉很疏离。不过,不知为何,我其实很享受这样的感觉。虽然讨厌人多的地方,可我更加不喜欢Social。偌大的Conhall虽然让听课和提问变得没那么轻松,需要更强的自学能力,但是我可以理直气壮地保持淡漠,做自己的事情,不需要把我的时间浪费在无用社交上,又不会被人指指点点说“这个人没有朋友耶”。在这里我可以尽情做我自己而不被人批判,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若是我想的话也可以自己主动去寻觅志同道合的朋友。多大带来的这种自由度是我格外喜爱的,那些一个人窝在角落里上课,一个人戴着耳机走过拥挤的StGeorge街赶去上课的独处时光也是我分外珍惜的,而卸下开朗面具,这样孤僻的我也不会被人嘲笑,实在是人生幸事。

绕不过去的话题 熬夜和翘课

不过,作为多大学生,熬夜和翘课应该都是绕不过去的话题。秋天还好,冬天的多伦多天气实在是令人绝望,天真如我,第一年Wintersemester的化学课全部选了早上九点,最终只坚持去了前两个星期就在寒冷的天气和铺天盖地的大雪面前败下阵来。更可怕的是,因为有在VictoriaCollege上的文科课,我经常要在多伦多不留情面的狂风暴雪里穿越整个Queen’sPark赶去上课。作为家乡冬天温度最低不超过5度的南方孩子,我每次都被冻得欲哭无泪。不得不说,在所有我翘的课里,天气占了90%的原因。毕竟,彻骨的寒冷和温暖的被窝,聪明人都知道该怎么选。

“早点睡”标准变了

另外10%的翘课原因嘛,很简单,就是前一天熬夜导致第二天早上起不来。多大的课业压力应该是出了名的大,虽然我个人觉得压力并不是来自于课程,而是来自于周围的各种大神。一般来说,学期刚开始的三四个星期一切都还风平浪静,从第一个Midterm开始,状况就急转直下。各种Assignment和考试连环轰炸,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图书馆就是你的家”。虽然我个人没有尝试过图书馆通宵学习,但是第一年住在学校时,每次在天还蒙蒙亮时经过灯火通明的Robarts,心中都会有一股强烈的愧疚感油然而生——比你聪明的人比你还努力,为什么你是一条只知道睡觉的咸鱼?为了Lab Report和Assignment熬夜是家常便饭,到了多大以后我的“早点睡”标准已经从晚上十点半变成了凌晨两点半,可有时也会丧气:为什么有些课明明已经尽了自己的努力,可是还是比一些Party和酒局不断的同学要差?认真去复习的考试最终还是拿到让我自己都惊讶的低分,教授又不让知道平均分,于是我只能在负面情绪的怪圈里沉沦。人和人的差距真的有这么大吗?明明我也是不差的人,可是为什么此时此刻我感到如此渺小?

到Final Exam的时候也是阴雨密布,图书馆可能找不到位置,在家复习又无法抵挡床的诱惑。不过,平心而论我更喜欢Final,毕竟它不像Midterm那样要一边复习一边兼顾其他课程的内容,同一天考Midterm和做Lab的绝望相信不少人都尝试过,我个人也试过在情人节考两个midterm——这不是欺负单身狗是什么?Final的时候就可以洗涤心灵,睡一个好觉,买一杯奶茶,然后带上复习资料去图书馆心安理得地坐上一天,再走夜路回家。夜晚的多伦多夜空很清冷,映着Downtown的灯火通明。有时,穿过夜晚的King’sCircle草坪,University College看起来比宣传片上的要阴森肃穆,遥望着远处的CN Tower。

莫名的幻灭感

在这里居住了一年半,这个城市有时看起来仍然陌生,College Street上的各大research centre依然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在多大上学有种莫名的幻灭感,这里所有的科研成就,学术大牛和各种荣耀仿佛触手可及,但其实无比遥远。它依然光鲜地站在历史里,站在排行榜上,而我说到底也不过是这里的一片尘埃。出类拔萃已经是童年的梦想,望着那些实验室窗口的暖黄我想要伸出手去,可它在路的另一头,与我隔得很远。

只需前行 不问西东

可那又怎样呢?遥远,也总有很多人能抵达彼岸,问题只在于我是否可以。凌晨四点望着第二天的考试资料时我也问过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科研的梦想?为了全人类的福祉?好像没有这么伟大。我只是单纯享受那个过程,可这理由似乎太过于单薄。人生里,到底是结果重要,还是过程重要?大学四年,到了毕业那一刻我到底有什么成就,真的那么重要吗?能不能读Master,PhD,GPA是不是4.0或许都不能定义我大学四年是否圆满,这过程里的欣喜,失落,期待和苦恼才是大学的意义所在。它让我更加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了解自己的能力,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朝着一个方向努力,不问西东。那目标是什么其实并不重要,即使现在的我仍然会计较得失。无论成功与否,这都是我人生中弥足珍贵的一课,所以,即使满肚子牢骚,不断吐槽,也许我的存在终将被抹去,多大依然是我梦想的载体和人生的一站,在我的灵魂里烙下不会被磨灭的痕迹。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