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资深专业留学顾问邹庆在多伦多创办的教育公司
文章5587浏览3984022

女儿在美国大学毕业了

俗话说人之初性本善。虽然婴儿刚出世的时候皱皱巴巴,但是转眼就出落成了晶莹剔透的甜蜜小人精。养育孩子是件非常辛苦的事,但是看着孩子明亮的眼睛,哪个家庭不是充满了希望。记得我女儿十岁的时候家里去华盛顿DC旅游路过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女儿大感兴趣,我就抄起电话真的拨通了这个大学的招生办公室询问带孩子到大学访问的程序。对方寒暄几句后便问我孩子高中几年级了,听到我说孩子刚上小学四年级,不尽默然。女儿在家里是老大,所以我总觉得她早已经是个小大人了。

如果说孩子生命的头一年父母是一分钟一小时数着尿布熬过来的,那么孩子头一个十年就是爸爸妈妈车接车送用里程表量出来的。从动物园到博物馆,从小区花园到国家公园,什么景观文物都让孩子看一看,什么球都送去试一试,什么班都带去混几天。孩子有一点机灵的迹象就大喜过望。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真是够能瞎折腾的。然而孩子的第二个十年却与第一个十年天差地别,日子过得特别快。衣服没穿几天就小了,冰箱没吃几天就空了。眼看孩子个子蹿得和自己差不多高了,一天到晚疯疯癫癫,哭笑不得。不知何时,孩提时摘星的梦想已点化作登山的坚韧。从初中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一关一关的过,一寨一寨的拔。时光如同春天融化的雪水奔流而下,转眼之间,不觉白发悄悄的爬上了鬓角,孩子也终于长大成人,离家求学。

我原来并不知道卫斯理学院。只因一次去波士顿到市郊卫斯理镇会朋友,听朋友提到本镇有所宋美龄的母校,就好奇开车到女校校园里转了一圈。卫斯理之美在美国大学校园中绝对是别无二致。值身于湖光山色之中,精巧的建筑有如散落的棋子在林间或隐或现,弯弯曲曲的小路上走过三三两两背着大书包的青春少女,眉宇间透着英气和自信。我徘徊良久,顿觉女儿要是能在这样的地方读书那真是造化了!回到家里我立刻上网调查。

原来卫斯理学院虽然不是美国最古老的女子学院,却是最有传奇色彩的高等学府。卫斯理学院的创始人Henry Fowle Durant是一位哈佛毕业的著名律师,因投资橡胶获得万贯家财。在两个孩子全都不幸夭折之后,他开始信仰基督,和太太Pauline一起将他们在波士顿西郊准备送给自己孩子的几百英亩地产拿出来倾尽全力斥资创建一个培养女孩子读书的高等学府。成立于一八七零年, 卫斯理学院的建校宗旨远远超前于当时社会对女子的期望。Durant相信“Women can do the work, I give them the chance.(妇女能胜任工作,我要给予她们机会)” 他坚持全部由女性来管理操作这所学校。自建校以来,所有卫斯理校长均为女性,早期的教授也全部由女教师担任。女学生们不仅学习吟诗作词,还接受各种科学教育(卫斯理的学生物理实验室是美国大学中仅次于MIT的最早实验室)。最初的女生们水平参差不齐,需要补习后才能教授大学课程。但是很快她们就显示了卓越的能力和水平。早期最有成就的卫斯理校友中有美国准国歌“America the Beautiful”的歌词作者Katharine Lee Bates。一百多年来卫斯理学院已经毕业了数万学生,其现代宗旨是“Educating women who will make a difference in the world(培养未来改变世界的女性)”。除了那些在全世界范围耳熟能详的名人之外,更有超过四分之一的毕业生成为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

我自己迷上了卫斯理学院,平时朋友问起来我总是说要送女儿去卫斯理。女儿虽然觉得卫斯理学院不错,但是起初并没有作为首选。一直等到考大学的尘埃最终落地,女儿才左挑右捡最后决定去卫斯理学院。大学四年风风雨雨,女儿做了很多事,也摔了不少跤。然而无论她做什么事都会有各行各业的卫斯理校友手把手与她同喜同悲,指导她克服困难。我常常琢磨名校到底好在哪里。目睹女儿的进步过程,我这才明白名校最大的价值是赋予学生改变世界的自信和勇气以及屡败屡战的安全网。

波士顿的五月天气刚刚转暖。女儿的毕业论文和其他几门课程都进入了最后阶段。两个星期当中女儿最后定稿的各科文章写作超过了一百页纸。在卫斯理学院滚打过四年的女学生个个能说会写,绝对是日积月累的锻炼成果。终于等来了女儿毕业论文答辩顺利通过的那一天。我们决定带着心力交瘁的女儿在毕业典礼之前到著名的黄石国家公园旅行散心,让无边的旷野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给她接风洗尘。畅游在山水之间与野生动物共享阳光和空气,把我们从城市带来的焦虑烦恼一扫而空。

六月一日是卫斯理学院的毕业典礼日。我们提前两天直接从黄石公园飞回到波士顿。毕业典礼前一天,卫斯理校园里鲜花怒放,图书馆旁的大草坪上高高的支起了巨大的白色帐篷,帐篷内整整齐齐的摆着无数白色座椅。四年前在草坪边的山坡上五百多名刚刚入学第一天的少女聚在一起合影。四年后的今天她们又重新欢聚在山坡上再次合影作为毕业之前的留念。因为我们在家长领导小组中工作,校长邀请我们到校长官邸共进午餐。校长官邸坐落在学校的大湖边,样子有一点像小号的白宫,装饰典雅而不堆砌。走出后门便是一个临湖的庭院。大家都在那里落座,校长一桌一桌的和每个人握手攀谈。第二天我们早早的来到毕业典礼会场。虽然当天预报有雨,天上也阴云密布,但是草地上熙熙攘攘到处都是欢天喜地的学生家长,很多人怀里抱着鲜艳的花束。会场主席台后面从左到右插着几十面各国国旗代表本届毕业生所在国家。主席台的左右两侧竖着两个巨大的屏幕实时播映会场实况。上午十点半,身着黑色毕业礼服的女生们跟随披着古典长袍的教授队伍在鼓乐声中鱼贯入场。家长们全场起立掌声如雷。卫斯理学院共有红黄绿紫四种标志颜色。本届学生正好轮到紫色,所以是紫色毕业班,佩紫色帽穗。全体入座后卫斯理校长Johnson走上讲台宣布毕业典礼正式开始。接下来是学生代表讲话,毕业典礼特邀嘉宾讲话,和校长讲话。今年的毕业典礼特邀嘉宾是著名诗人Tracy K. Smith。她的演讲比较平淡。学生代表的演讲则充满了对卫斯理的眷恋(真的像家一样)和对未来的信心。最打动我的是校长的讲话。在演讲中她给大家谈起卫斯理1912届校友Marjory Stoneman Douglas(最近佛罗里达枪击案事发高中以她命名)的故事。Marjory Stoneman Douglas是卫斯理的全A优秀毕业生,但是她五十岁以前不断遭遇家庭和婚姻不幸(她糊里糊涂嫁给了一个有妇之夫的老骗子)。作为记者,她在五十多岁的时候应邀报道佛罗里达南部的迈阿密河。她一气呵成写出环境保护经典名著“The Everglades: River of Grass”。后来她以七十高龄为佛罗里达南部湿地保护奔走疾呼二十多年(她活了一百零八岁),对佛罗里达的环境保护功勋卓著。校长接着引用了Marjory Stoneman Douglas的一段名言:“Be a nuisance when it counts. Do your part to inform and stimulate the public to join your action. Be depressed, discouraged, and disappointed at failure and the disheartening effects of ignorance, greed, corruption, and bad politics—but never give up.(必要的时候就得当刺儿头。宣示和激励公众加入你的行列。遭遇到无知贪婪腐败弊政种种失败的时候可以抑郁灰心失望,但绝不能丧失信心。)”

当每一位毕业生都走上主席台接受了毕业证书之后,全场起立再次报以热烈的欢呼和掌声,所有人齐声唱起“America the Beautiful”:

“O beautiful for spacious skies(啊,美丽而广阔的天空),

For amber waves of grain(琥珀色的麦浪),

For purple mountain majesties (雄伟高贵的山峰)

Above the fruited plain! (俯视着丰硕的田野)

America! America(美国啊,美国)!

God shed His grace on thee(奉天主恩泽)

And crown thy good with sisterhood(四海之内皆姐妹)(原文是brotherhood兄弟,但是在卫斯理就改成了sisterhood姐妹)

From sea to shining sea(幅员辽阔从海岸到远方金色的海岸)!”

我希望我的孩子长大成人生活在自由而有良知的社会,勤劳正直自信独立善良。记得第一天把女儿从医院抱回家,当晚一夜无眠生怕小小的婴儿出个三长两短。如今当我带着一车女儿的行李离开卫斯理校园的时候,竟没有感到一丝惆怅。只是高兴自己在波士顿又添了一个新家。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立足多伦多 服务全中国 中国服务热线:17076582282 多伦多服务热线: 1-647-328-3211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