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资深专业留学顾问邹庆在多伦多创办的教育公司
文章5587浏览3983778

报告指哈佛大学给亚裔申请者性格打低分

一个代表亚裔美国学生的组织分析了超过16万名学生的档案,于本周五在对哈佛大学的诉讼中提交了分析报告。根据这份报告,在“积极人格”、亲善力、勇敢、善良和“广受尊敬”等性格特质上,哈佛一直对亚裔申请人打出低于其他族裔申请人的评分。

该组织反对一切由种族出发的录取标准,它委托进行的这项分析显示,在测验得分、等级分、课外活动这些录取指标上,亚裔美国学生的得分比其他族裔的申请人都高。但分析也发现,亚裔学生的性格评分显著拉低了他们的录取机会。

提交给波士顿联邦法院的这些法庭文件还显示,哈佛大学在2013年对其招生政策进行过内部调查,也发现了对亚裔申请人存有偏见。但哈佛从未公布调查结果,也并未对此采取行动。

哈佛大学是美国最热门也最难申请的大学之一,今年仅录取了4.6%的申请人。这使人们对哈佛严格保密的录取过程充满好奇。为避免公布本周五披露的这些材料,哈佛在此前数月进行了激烈的抗争。

此次诉讼指控哈佛大学在制度上歧视亚裔美国人,违反了民权法。诉讼称哈佛事实上实施了“种族平衡”的软配额。原告指出,这个制度人为地压低亚裔学生人数,使资质逊色的白人、黑人和西语裔申请人得到更多录取机会。

在分析报告被披露的同时,全美各地从纽约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等精英公立高中到精英私立大学都面临种族、入学、考试和教育机会平等之类的问题。不只哈佛大学,很多常春藤盟校多年以来都保持了近似的亚裔、白人、黑人、西语裔学生比例,而每年的申请人数、生源资质其实都有波动,这就让人要问这样的比例是怎么达到的,是否意味着心照不宣的配额制。

对于什么是公平的录取过程,哈佛大学和提起诉讼的组织表达了截然不同的观点。

“亚裔校友、在校生和申请人的怀疑原来一直都是对的,”名为“大学生公平录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的组织在列出上述分析报告的一份法庭文件中说,“哈佛大学今日持有的歧视与成见,与它在1920、1930年代给犹太申请人设定限额并为之自辩时如出一辙。”

哈佛大学在周五表示强烈反对,声称校方专家的分析显示并无歧视,而追求多元化是学生录取的重要一环。哈佛抨击了“大学生公平录取”的创始人爱德华·布鲁姆(Edward Blum),指责他利用起诉哈佛再次非难大学录取工作中的积极平权措施,上一次是费舍尔起诉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2016年最高法院对后者做出裁决,认定种族可以是学生录取过程中的诸多考虑因素之一。

“全面透彻地分析数据和证据,就能清楚地看到哈佛大学并不歧视任何群体的申请人,包括亚裔,亚裔的录取比例在过去十年中已经增长了29%,”哈佛大学在一份声明中说。“布鲁姆先生和他的组织片面地、误导性地分析数据,忽略了关键数据和背景信息,对哈佛大学全面评估每个申请人的录取过程做出了严重失实的描绘。”

在法庭文件中,哈佛大学称,统计分析看不到哈佛录取工作中涉及的许多无形因素。哈佛声称原告方专家、杜克大学经济学家彼得·阿奇迪亚科诺(Peter Arcidiacono)为有利的结论歪曲数据,筛掉了因校友子女、运动员、教工子弟等身份而受惠的申请人,这其中也有亚裔。原告方对此辩称,专家剔除这些申请人是希望排除其他影响因素,单纯着眼于种族对学生录取的影响。

诉讼双方在周五都提交了文件,要求法庭立即做出有利己方的判决。法官很可能拒绝他们的请求,如果拒绝,案件将在10月进行庭审。如果案件诉至最高法院,可能会推翻全国各地的大学实行了几十年的平权法案。

除了哈佛之外,其他一些常春藤盟校也面临着招收更多亚裔美国学生的压力。普林斯顿、康奈尔等校都有大量亚裔申请人。而这些大学的亚裔学生比例与哈佛相当。

在周五的法庭文件中,原告方提出的一项动议里描述了哈佛大学这种歧视的形成过程,在学生还没开始申请、哈佛购买PSAT(学业能向初测)分数和GPA(成绩平均绩点)等数据时,这个过程就开始了。文件充分论证了这些分数因种族而异。

原告报告中的数据取自2000年至2015年间六个招生周期中超过16万名申请人的档案。

哈佛大学在1920年代为控制越来越多的犹太学生人数所采取的措施得到了详尽记载,原告方把哈佛对待亚裔的措施与之进行了比较。在那之前,录取只依据申请人的学业能力。为了不让配额制太明显,哈佛采用了性格、气质、前途等主观性评估标准。原告方称之为“全面入学评估的原罪”。

原告方认为哈佛现在用同样的基于性格的录取评估制度,年复一年地把亚裔学生比例控制在20%左右,除了诉讼带来过几次微小的增长。

他们认为录取更多亚裔对白人申请者最为不利。

原告方称,在评估汇总表上亚裔比其他种族的申请人有更大可能得到“一般优秀”的评价,也就是说还缺乏确保录取的特长,哪怕他们学业资质更优。亚裔获得这一评价的几率比白人申请者高出25%。原告方表示,亚裔在录取评估文件里还被描述为“忙碌而聪敏”。

汇总表里的一条评论说,亚裔申请人“需要在与众多相似申请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原告方提交的文件中,似乎还有更多对亚裔申请人不情不愿或有意贬损的描述,但已作涂黑处理。

录取过程中哈佛大学对申请人的评估分为“学业”、“课外”、“运动”、“个性”和“综合”五类。评级从1到6,1级是最好的。

据原告方的分析报告,白人申请者在个性上得到的评价高于亚裔,21.3%的白人得到1级或2级,而亚裔得到这两个评级的只有17.6%。

身为校友的面试官给亚裔和白人的个性评分不相上下。但阿奇迪亚科诺说,招生办公室常常连亚裔申请人的面都没见就给出了所有种族里最差的评分。

哈佛大学则表示,招生官员有可能并不面见申请人,但他们从申请人的申请陈述以及推荐信等材料也能判断其个性特质。

哈佛大学还表示,哈佛的40人招生委员会——其中一些成员为亚裔——不可能下结论说亚裔比其他族裔的人更难相处。

哈佛大学的官员承认,校方2013年的内部调查发现,如果录取学生只看学业成绩,亚裔学生的比例将从现实中的19%上升到43%。将哈佛优先录取运动员和校友子女的因素考虑在内,则白人学生比例上升,亚裔比例下降到31%。再算上课外活动及个性的评分,白人的比例就进一步上升,亚裔比例下降到26%。

这项调查发现,把亚裔学生比例降到接近18%或者现有实际水平的,是算上了所谓“人口分布”的因素。这使非裔和西语裔学生比例提高,压低了白人和亚裔比例。原告方指出,这就等于是对亚裔身份的一种惩罚。

哈佛大学的内部报告说:“更多细节(尤其是有关个性评估的)可能会带来更深入的了解。”

但原告方在周五的动议中说,没有更深入的了解了,因为“哈佛终止了研究,悄悄掩藏了研究报告。”

哈佛则表示,没有重视这份内部报告是因为调查还比较初步,不够完整。

在录取工作的最后,申请人的评分会通过所谓的“优先权丧失清单”(lop list)进行微调,过程中也考虑了种族因素。原告方藉以描述这一微调过程的文件几乎整页都被涂黑了。“大学生公平录取”组织的创始人布鲁姆在周五表示,哈佛大学一面坚持进行大面积的证据涂黑,一面又抱怨别人的分析对这些信息断章取义,是“不光彩的”。

在文件中一处大幅涂黑的部分,原告方描述了在“常春藤联盟及姊妹校黑人录取与资助官协会”(Association of Black Admissions and Financial Aid Officers of the Ivy League and Sister Schools)每年的例会上,哈佛怎样与另外15家精英大学共享录取学生的种族情况。法庭文件把他们描绘成某种秘密社团,招生官员在其中交换学生的种族信息,这是招生工作中敏感的一面。

哈佛大学网站显示,哈佛的2021届学生中14.6%是非裔,22.2%是亚裔,11.6%是西语裔,2.5%是美洲原住民及太平洋岛民。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立足多伦多 服务全中国 中国服务热线:17076582282 多伦多服务热线: 1-647-328-3211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