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学校申请和绿卡申请
坐标在多伦多的加拿大本土最大留学和移民门户网站
文章12220浏览22149858

西安大略大学数千学生罢课游行 性侵受害者首次爆出下药迷奸案经过

今天中午,西安大略大学的数千名学生罢课走出课堂,抗议所谓的校园“厌恶女性的文化”(culture of misogyny),对过去周末的下药性侵丑闻忍够了。

今天,西大数千名学生走出课室抗议。

学生大叫:“停止犯罪。”

成千上万学生走出课室,到学校各处集合抗议。

加拿大各大高校才刚刚开学,安省这所名校却爆出震惊整个加拿大的性侵案,受害者可能超过30人。

但这宗案子好奇怪,官方公布的版本和学生所传的版本相差甚远。

西大和伦敦警方表示,最近有四名女性就在校园遭到性侵犯提出了正式投诉。

不过,警方还在调查社交媒体上关于迎新周期间,在校园内的Medway-Sydenham Hall学生宿舍发生的大规模下药迷奸案的指控,但警方表示,没有人对这些网上在线指控提出正式投诉。

到底是什么回事?

西大所在的伦敦的本地媒体进行调查采访,受害者爆出当时发生经过。

一名声称遭到性侵犯的女学生(她的说法得到了一名救了她的目击证人证实)以及其他声称目睹女生被下药的学生,提供了西大可怕迎新周的悲惨经历。

原来事件发生在9月10日星期五午夜凌晨时分,信息和媒体研究学院的学生义工凯特·纽厄尔(Kate Newell)说她在 9 月 10 日看到了女学生被下药的迹象。

“这个晚上这么多义工(sophs)讲了这么多故事,因为这个晚上太糟糕了。这太可怕了。”

他们将 9 月 10 日星期五晚上在被称为Medway-Sydenham Hall学生宿舍(检查Med-Syd)描述为一片混乱,救护车、消防车和学生被担架送往医院。

据伦敦报称,目前只有少数学生公开出面描述迎新周(OWeek)的混乱和暴力案件。

一位幸存者愿意分享她的性侵故事,以期让更多幸存者站出来,以自己的方式分享她们的故事。

幸存者是住在校内的一年级学生,她要求匿名,因为她担心性侵者会报复她。

幸存者和她的室友离开了迎新活动,去了两名男学生的宿舍。那天晚上,两个女生一直在喝酒。

到达学生宿舍后不久,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幸存者坐在宿舍的一张床上,说当性侵者突然用力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惊呆了。

“我动弹不得,他的手用力捂住我的脸,感觉就像我的鼻子被打了一拳。”

幸存者的室友和她一起在宿舍里,开始不知道房间另一边发生了什么,因为性侵者的朋友挡住了她。

幸存者说,每次她移动时,性侵她的人都会更用力地推她的嘴,然后开始把她推倒在床上。

幸存者说,她反复告诉他“不要”,但害怕触怒他。

结果,性侵者得寸进尺,压着受害者身体后,性侵者开始限制她的腿,当她在床上滚来滚去试图阻止他进一步性侵时,性侵者压着她的手臂。

受害者称,性侵者然后将他的手臂压在她的胸口,并开始触摸她。

就在这时,她开始大喊:“我不想!”

这时候,同来的室友终于听到她朋友的呼救声,立即过来进行了干预并救出幸存者。

当受害者试图逃跑时,性侵者挡住了门,责骂了她,然后将她推出了房间。

幸存者没有向警方或大学报告此事。

学生义工指责西大未能保护女生免受“强奸文化”的影响,学生义工在没有适当培训和支持的情况下突然陷入危机。

在刚刚结束的迎新周期间,处理大部分混乱的是学生义工们,西大将直接与一年级学生打交道的迎新义工称作SOPH。

其中一名叫泰根·埃利奥特(Teigan Elliott)的西大King’s University College学院的soph说:“很多时候,只有我们这些年纪不大、没有受过适当训练的学生志愿者在应对超级危险的情况。”

Medway-Sydenham Hall是一个为一年级学生提供 613 个床位的宿舍。住在那里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说,那天晚上她也在宿舍里。

周四晚上 11 点前不久,有人在宿舍内拉响了火警警报,导致学生们涌入大学大道,消防车和救护车在街道两旁。

当这名学生走向位于 Medway 和 Sydenham 大楼之间的停车场时,她看到一名女生躺在地上。

“她的腹部靠在路边,胳膊伸了出来,看起来像是在睡觉,她的几个女性朋友围着她,然后救护车来了。”

这名学生后来被告知,朋友看到那个女孩被下药了。据这名学生说,这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

这名女生说:“和我住同一层的一个女孩承认,她被下药了,一款迷奸药。”

据一名熟悉此事的消息人士称,校园内的多名学生都被灌了迷奸药,具体有多少女生受害还没有考证。

住在Med-Syd宿舍的这名女生说:“我都觉得宿舍越来越不安全, 每天我都会听到新的故事。”

信息媒体学院的学生义工凯特·纽厄尔 (Kate Newell) 于晚上 11 点被派往 Med-Syd宿舍,帮助宿舍外恢复秩序。

在纽厄尔到达 Med-Syd 前,她遇到了一个她认识的学生,对方显然心烦意乱。这名学生告诉纽厄尔,她看到女孩们倒在地上,并描述了宿舍内的恐慌气氛。

“学生就像孩子刚刚昏倒一样,都在发呆....”

那天晚上晚些时候,纽厄尔在另一个宿舍外帮助了另一名一年级学生。她说这名学生似乎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对于这个加拿大丑闻,Globle news近日也刊登一些受害者版本。

卡特里娜·德贾丁斯(Katrina Desjardins)是西大一名信息与媒体研究学院四年级学生,她自称是一名迎新志愿者,发布了多条推文和官方关于她在周末和前一周经历的陈述。

德贾丁斯写道:“周五午夜之前,我们看到人们开始像苍蝇一样掉下来。午夜之前,我们看到救护车冲向半径不到100m的三个不同的女孩。”

德贾丁斯写道,女生被下药的传言立即开始流传,而义工们很早就报告了。

德贾丁斯称,从周五午夜到凌晨 3 点,她在六种不同的情况下提供了帮助,这些情况使一年级学生无法行动,并且她在校园里听说了“无数其他可怕的故事”。

大学是一个求学的地方,而加拿大这所名校却爆出如此肮脏的丑闻,最痛心的是,案件已经发生一个星期,目前还没有调查清楚,没有人被逮捕起诉,到底真相是什么,多少人受害?

今天,3000多名学生站出来为30多名下药受害女生讨回公道。

试问,这样的学校,你还敢去求学吗?你还敢送孩子去吗?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