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和移民服务中心
完全来自加拿大本土的专业留学申请和专业移民顾问服务
文章11416浏览17344704

为什么魁北克人总是视英语为洪水猛兽?

2017年11月30日,魁北克国民议会一致通过一项动议,要求魁北克商店和餐馆服务人员在接待国内顾客和国际游客时统一只用法语 “Bonjour ”!(你好!)问好,不再使用目前常用的法英双语的问候形式 “Bonjour-Hi ”。此举的主要的目的是想让所有的人知道,法语是魁北克唯一的官方语言!

对于魁北克政府的这种态度,有许多人自然是不理解,甚至觉得不可理喻,包括当地的不少法裔人士也认为政府当局似乎走过头了一些。然而,如果我们对魁北克的历史有一定的了解,探究其中的因果关系,也许我们可以避免只看到事物的表面现象。

在加拿大,尤其是在魁北克,语言方面的纷争从来都是加拿大主要的政治问题之一。上个世纪七十年代魁北克的官方法案101语言法就曾引发了英裔人士大规模搬迁离开魁北克,加拿大英法之间的矛盾很大程度上反映在语言使用的争斗上。

德国语言学家洪堡特认为,“语言仿佛是民族精神的外在表现;民族的语言即民族的精神,民族的精神即民族的语言” 。语言通过思维和文化成为一个民族的本质之一,成为与民族存亡与共的特性之一。

1837年,由于对英裔统治者的不满,在下加拿大蒙特利尔北部郊区发生了一起法裔民众暴动起义事件(当时的加拿大分为上下加拿大两个部分,上加拿大是英语区,主要在安大略地区,下加拿大是法语区,主要在现在的魁北克地区)。事件之后,英国皇室专门派遣了一位伯爵,相当于钦差大臣,来加拿大做调查工作。1839年,这位大臣回到英国,向议会呈交了一份调查报告,这就是在加拿大历史上有名的《杜翰伯爵之调查报告》(Lord Durham's Report)。杜翰伯爵认为,英法之间的矛盾冲突主要源于文化差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建议上下加拿大合二为一,这样英裔人在人口和语言方面就能凸显优势,有利于同化法裔人,让法裔人的语言和文化消融在英裔人的汪洋大海之中。

在他的报告中指出,“法裔人没有文化,没有历史…”。对于这样一个没有文化、没有历史的民族,就应该让有文化、有历史、有精神的英裔民族来统治和同化。英国政府根据杜翰伯爵的建议,很快将上下加拿大合并为一,鼓励和发动大量的英裔人迁移到魁北克地区居住。曾一时,蒙特利尔80%的人口为讲英文的英裔人,蒙特利尔成为了一座讲英语的城市,就连原来100%讲法语的魁北克市地区也变成了60%的人口是讲英语的英裔人。非常明显,法裔人的法语空间就这样受到了压缩和限制,魁北克面临着被同化的危险。

面对来势凶猛的英裔人口数量和语言强势的压力,法裔人采取了多生孩子来增加人口的最原始的方法予以应对。在一百多年间,加拿大法裔女人几乎成为了生孩子的机器,历史上称之为“摇篮里的报复”,也叫“摇篮里的战争”(La vengeance des berceaux ou la guerre des berceaux)。在法裔人的天主教会的严密监督之下,法裔人宁愿同本地的印第安人结盟联姻,也不与英裔人通婚,法裔女人的一生职责基本上就是多生孩子,以至于每个法裔女人平均达到拥有14个儿女和170个儿孙的水平。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60年代才逐渐趋缓,最后结束。在这场人口争斗的对抗中,加拿大法裔人最终生存了下来,他们的语言和文化也得以保存,这些功劳应该归功女人,可以说法裔人是靠女人的肚子取得了胜利!

英裔人除了利用人口数量的优势来同化法裔人之外,还利用他们社会地位上的优势,通过语言来排挤法语。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英语在魁北克是上等人的语言,不懂英语的人几乎不可能得到提升,就连工厂里的小工头都必须选用会讲英文的人,不会英文的法裔人被视为文盲,社会地位与黑人等同。如果法裔人在公众场合说法语,旁边的英裔人就有可能会冲他叫喊:“Speak White!”意思就是让他讲白人的话。像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一般的场合上,就连在加拿大的国会上也同样出现。

1889年10月12日,在加拿大国会的一场辩论会上,魁北克法裔国会议员亨利-布哈沙(Henri-Bourassa)试图用法语来做解释的时候,立即就引起了与会的英裔国会议员的嘘喝嘲谑,对他叫喊: “Speak White!(讲白人话!)” 由此可见,在当时的整个加拿大社会,从上到下,英裔人广泛使用语言来界定人种和地位,这种情况也是一直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才结束。文章上面说过,“语言仿佛是民族精神的外在表现;民族的语言即民族的精神,民族的精神即民族的语言”。英裔人就是这样采用了语言歧视来摧毁法裔民族的精神,让法裔人感觉讲法语就是低人一等。为了生活,为了更好的出路,不少人法裔人就因此而放弃了自己的母语改说英语,最后同化到英裔族群之中。

根据上面所叙,我们不难理解,在魁北克人当中总有一些人对讲不讲法语特别斤斤计较,他们总担心由于移民或者就业的原因,讲法语的人口比例会下降,害怕蒙特利尔会成为英法双语城市,然后逐步滑向英语城市,最后重蹈“路易斯安那”化之覆辙 (美国的路易斯安那州,原先是新法兰西的领地,经过美国英裔人的同化,那些法裔人,连同自己的语言和文化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魁北克国民议会提议只需要用法语“Bonjour” 问候,不外加英语的“Hi”的充分理由是:如果我们到墨西哥旅游,墨西哥人不需要对你说“ Hola-Hi ! ”,到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当地人从来不会用“Buenos dias-Hi ! ”问候,到巴西更不会有人用“Olá-Hi ! ”向你致意,就是在所谓英法两种语言为加拿大官方语言的加拿大的英语省份,英裔人士也不会用“Hi-Bonjour ! ”来打招呼,所以在魁北克只要用法语“Bonjour” 问好就足够了,无需在“Bonjour” 后面再画蛇添足。

魁北克人这样的做法是不是有点过分? 显然这种“过分”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历史的原因,当然,还有他们对法语的生存问题始终信心不足......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