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资深留学顾问邹庆
让你加拿大留学不走弯路,帮你加拿大实现人生梦想!
文章9333浏览12342473

一对双胞胎华裔学生在多伦多顶级私校学习成长进藤校的故事

上图耶鲁大学开学典礼

一对双胞胎,男孩和女孩,Oscar和Lucy是上天恩赐给我无比珍贵的礼物。

2019年8月下旬,先是在耶鲁(Yale University)开学典礼后和儿子匆匆分手,三天之后又与女儿在韦尔斯利(Wellesley College)依依不舍告别。时光荏苒,我还清晰记得刚刚出生的两个孩子的模样,那是18年前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小不点儿;如今他俩儿已经离开我和妻子,开始了独立生活的精彩旅程。

韦尔斯利学院的迎新活动

在Oscar和Lucy的幼儿时光,我由于工作原因很少陪伴在他们身边,颇感愧疚,也多有遗憾。整个幼儿时期启蒙教育的任务主要落在了孩子妈妈身上。印象深刻的是他们一岁之后,在每晚睡前,妻子都拿着各种绘本,给孩子们讲他们喜欢听的故事。对于特别喜欢的故事,只要孩子们要求听,妻子就重复给他们讲,不厌其烦,这份耐心让人钦佩。孩子们喜欢阅读的习惯也从这时悄悄萌芽。

孩子们的幼儿时光是快乐的,两个孩子在性格和潜能上已经展现出不同的特质。Oscar热情、开朗、爱笑,喜欢挑战,在幼儿园期间已经展现出语言的天赋,小小人的话语中夹杂着他在书中刚刚学到的成语,有时甚至运用恰当贴切;Lucy则聪慧、内敛而有条理,她能专注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理性思考然后着手,小小的她笑时永远给人一种甜蜜的感觉。孩子妈妈在这个阶段对孩子的教育原则是培养好的阅读习惯之外,尽可能放手让孩子发挥自己的天性。在幼儿园除了基本的识字算术教育,孩子们尝试了舞蹈,足球,武术等喜欢的活动,在尽情、自由自在的玩耍中体验童年的快乐。而玩耍这种积极互动的探索也帮助他们打开了理解这个世界的窗户。

Oscar和Lucy幼儿园之后进入了北京的一家私立寄宿制学校。通过两年的寄宿生活,小小年纪的他们学会了很好地自我管理,从那儿之后,我和妻子再也没有为他们整理过行李,凡有出行都是他们自己完成。两年的美式英文教育也在语言启蒙阶段给孩子打下了良好的英文基础。

生命中充满了变化,Oscar和Lucy在国内上完两年小学之后,我们全家搬到多伦多生活。早在千禧之初,我出差到美国硅谷数次,兴趣所致参观了位于加州的斯坦福大学和加州伯克利大学。虽在北京接受了大学本科和硕士教育,仍然感叹中西方的教育差异之大。回国后我业余时间潜心学习研究中美教育体系之异同,与妻子商量之后终于决定放弃国内的应试教育,选择来到新的环境,希望孩子在全素质的教育模式下更好地成长。

移居加拿大对于孩子和我们都是一个非常大的转折。这个阶段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思考如何在新的环境中尽职尽责做好一个父亲,并将我对于北美教育理念的理解付诸到对孩子的教育实践中。由于有了很多的时间陪伴孩子,孩子对我也从原来有些疏离的感觉变得亲密很多。一路走来,虽有彷徨,却再无遗憾。十年教育实践是孩子的成长过程,也是我作为爸爸成长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我的妻子给予我很多支持和帮助,将我这个爸爸从当年的“云伴侣”转变成了孩子教育路上并肩作战的“亲密战友”。

北美教育的精华,在我的理解中是“全人教育”,是真正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既尊重个人性发展,又强调培养公共意识和责任。而将这些教育原则和方法贯穿到孩子的教育实践中,则充满了挑战:一是我们自己也在不断学习和消化这些教育理念和方法,二是在中国传统教育体系中成长的影子时不时会跳出来给我们一些牵绊。

刚刚来到加拿大,孩子的学习任务并不重,只用了4个月孩子们已经离开了小学ESL班(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作业很少,每天大量的课余时间如何安排就很重要。已经离开了中国的教育环境,我和妻子的教育主张就是在小学阶段不再做任何的课外学业补习。大量的课余时间,可以尝试不同的事情:

坚持大量阅读的习惯。每周孩子的妈妈都会雷打不动带他们去图书馆,孩子们自己会挑选一些自己喜欢的书,妈妈也会帮助孩子挑选一些,书的种类不限,小说,漫画,只要孩子愿意阅读。不强迫孩子阅读所有借回来的书,反正每周都要去图书馆。孩子妈妈还鼓励孩子买书,在学校的Book Fair或书店,让孩子选择喜欢的书,买回来慢慢读,反复读。

希望孩子留住中文的根,在家里学习中文。3年级时妈妈教,4-5年级孩子自己学。虽然没有坚持下去,孩子的中文的听说能力还是有所保留。

加入加拿大童子军(Scouts Canada)。北美童子军对成长中的孩子是一个很好的校外组织。每周一晚的固定集训之外, 还有各类野营训练以及丰富多彩的社区活动,从卖苹果筹款,到至少每年两次的郊外野营,既锻炼了孩子野外生存能力,也培养了他们自信、助人,积极向上的精神。Osacr和Lucy从3年级进入Scouts,在5年级时都成为了Cubs组的小Leader。

“体美“教育很重要。Lucy继续从国内开始的舞蹈学习,Oscar开始了加拿大国球-冰球(Hockey)的运动训练,同时两人还在坚持从六岁开始的钢琴学习。音乐、舞蹈、冰球,当认真对待任何一门课外活动时,需要的都是坚持和毅力,孩子们做了选择之后,考验地就是孩子和家长共同的坚持和努力。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下去,我们一直在鼓励孩子!而这种坚持也让他们体会到艰辛努力后的成果和喜悦,对他们的意志品质是一个最好的磨练。

有意识的培养孩子做家务的习惯。培养社会责任感应当先从家庭做起,让孩子们帮助爸爸妈妈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孩子也可以体会帮助他人的快乐。在某一年的母亲节,两个孩子主动策划并精心制作的早餐, 让多年之后的回忆仍栩栩如生。

在小学阶段,有一些活动是两个孩子一起参加,比如Scouts;也有一些是不同的,比如体育和舞蹈。这里虽然有一些个人兴趣和男女生差异的考虑,但我和妻子并没有特别地将两个孩子区别对待。但正是这种不自觉的“同等对待”,有时会无形中将两个孩子进行比较,然后用一个孩子的长项去要求另一个孩子。幸而我们及时发现了这个问题并开始矫正,即使开始时有些艰难。只有承认每个孩子的差异,鼓励他们各自的进步,那么每个孩子才有自信去不断完善他们的性格并挑战他们的极限!经过慢慢地调整,能明显感觉到的是,在进入了高中阶段之后,性格特点明显不同的两个孩子都能散发自信的魅力!

小学时去农场玩儿

在加拿大公立教育虽然是主流,但私立学校也是其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Oscar和Lucy小学阶段快要结束时,是否进入私立教育体系的问题摆在了我们面前。在深入调研了多所多伦多的私立学校之后,能深切体会到加拿大顶尖私立学校与公立学校还是有很大的差异,于是我们开始为孩子申请多伦多的私立学校。在调研学校时,我注意到多伦多有几所顶尖的私立学校均来源于英国的教育传统,分别是男校和女校,当然还有很多的私立学校是Co-Ed的混校。查阅美国的私校,如大名鼎鼎的Andover (Phillips Academy Andover),PEA(Phillips Exeter Academy)历史上也是男校,直至上世纪七十年代才改成混校。而美国的一些顶尖私校如The Roxbury Latin School,The Hockaday School等仍然维持着男校和女性的传统。如何选择私立学校,是选择男校、女校还是混校,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难题。

男孩和女孩在智力和发育上有着阶段性差异, 从Oscar和Lucy身上我们也看到了这些差异。美国单一性别公立教育协会研究表明:单一性别学校对女生的好处是,第一,增加了接受教育的可能性;第二,量身打造的教育模式;第三,更尊重自我的发展,尤其在两性关系中更独立。而剑桥大学耗时四年调研50所学校研究发现,单一性别教育让男生更容易在课堂上集中注意力,并且能够提高学习学术成绩。理论告诉我们,要区别对待男孩和女孩的思维,看起来北美的男校女校也在这些区别和教育实践中找到了各自适合的教育方法。

一遍遍地梳理男校、女校和混校的利弊,作为父母的我们觉得两个孩子性格特点不同,能力长项也不同,把他们放在男校,女校各自适合的环境,可能更有利于他们的成长。在做出上面的决定,并参加了各自竞争激烈的私校申请之旅,Oscar录取进入一所加拿大知名的IB体系男校,Lucy则被三所知名的私立女校录取,最后选择进入一所AP体系的女校。两个孩子各自踏上中学的旅程。

中学阶段是孩子自我意识觉醒,社会责任感和世界观开始形成的阶段。这个阶段两个孩子的独立性开始增强,有了自觉自我管理的意识;但同时青春期的叛逆心理开始出现,情感丰富但不稳定,自控力还较弱。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已经够让父母头疼,两个青春期的孩子对父母则是一个“严峻”的考验。经历了这个过程,作为父亲,我也学会了如何与青春期的孩子相处,不执着于对错,接纳他们的不完美,欣赏他们在错误中不断找寻自我方向的努力。

女儿的青春期的反叛来的比较早,基本在7年级以后度过了家长们最头疼的反叛期。当然父女之间的争执和冲突在她的叛逆期也时有发生。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争执发生之后,我还在心胸起伏,妻子在一旁温言劝慰时,大概过了一小时,人家小姑娘己经面带笑容,笑意盈盈地走向我们,似乎任何事都没有发生。妻子教育我,你觉得以后还需要跟她生气吗?我无言以对,下次一定改正。

儿子的青春期则来的晚一些,但也逃避不了这一自然规律。作为父亲,对儿子的要求不自然会更严格一些,因此两人冲突的机会就会更多了。儿子有时会说,为什么总说我犯错,Lucy也犯同样的错怎么不说?这时我自我反省,平时总觉得男孩的心理承压能力要强一些,而这种不自觉更严格的要求就会让儿子感觉到不公平。希望儿子有一天能看到这篇文章时,我要诚挚的地对他说一声对不起,很多时候对你的要求有些严苛,如果时光能重流,我愿意更多地与你交流,倾听你的想法,成为你真正的“半个朋友”。还有半个嘛,当然还是你的老爸!

教训多多,总结青春期与孩子相处的经验,我想最重要的一条是让孩子发出自己的声音,倾听他们对世界的理解!孩子未来是否成功,取决于他们给予了世界什么,而不是记住了别人告诉他们的东西。青春期,家长要学会放手,主动了解孩子的生活,学习,交友情况,但要让孩子自己做决定,避免正面冲突;允许孩子犯错误,不是简单指责,而是帮助孩子认识犯错误的原因,找到解决方法。我们以同理心理解孩子,帮助孩子管理情绪,才会有一个相对谐和的家庭氛围, 让孩子在身体、心理、智力发展的巨变期有一个可以依靠的港湾。

进入高中阶段以后,孩子们的学习任务逐渐加重。与此同时,北美的孩子还要参加很多校内外的是Extracurricular活动,加上与同学朋友的社交,每天忙得团团转。如何规划好四年的高中生活,对年轻的孩子和并无太多经验的父母而言都是巨大的考验。完全放手还是父母指挥?两者皆不宜。我的经验是作为父母应该在“润物无声”中为孩子绘制一幅人生远景的蓝图,让他们在思考和探索这个世界时逐渐清晰他们自己的人生方向和近期目标。有了方向,有了目标,孩子高中的生活就基本可以完成有效“自转”,家长需要不时给予外力“加速度”,维持轨道不偏离,偶尔也要踩一下“刹车”。

上了高中之后,女儿在这所“Prepare Young Women To Make a Difference”的女校变得更加自信,对未来也有了更充分地准备。在学校里,女儿结交了很多的好朋友,快乐、自在,烦心的时候有好朋友倾述,在朋友需要的时候,她也总是热情的伸出帮助的双手。看到她的成长,父母的心中总是充满了欢欣。

虽然高中的学业很忙,女儿还是抽出了很多时间参加Volunteer的活动。在小学期间参加的Scouts Canada需要Volunteer Leader,Lucy于是又回到了熟悉的Scouts组织,做Cubs(8-10岁)的Scouts Leader。这一做就坚持了整个高中,每周她都要花费三个小时做义工和交通往返,直到毕业之际。多伦多冬天的雪往往会让交通一路拥堵,在开车送她的路上,她焦急地计算着到达的时间,那种热忱和认真的态度,让我心中一动。何谓Lead, Lead某种意义就是Serve,在服务他人的过程中理解他人,获得快乐,从而更有兴趣探索解决Community问题的路径并成为领导者。而Community Volunteer的活动正是培养孩子Leadership最佳的实践方法。

儿子在高中10年级时参加了学校和加拿大“ME to We”组织去肯尼亚的义工旅行项目。读到这一段,肯定有人会问,都什么年代了,难道还要通过去非洲做义工的故事来给孩子大学申请做包装?坦诚地说,从一开始这就不是我和孩子计划这次旅行的初衷。孩子是好奇的,对于未知的遥远的世界,而我希望这次旅程让孩子体会一下世界之大之差异,世界于每一个人之不公平。当儿子住在帐篷里,两三分钟的洗澡时间还需要工作人员将宝贵的水提升上去,当用汗水帮助当地孩子校舍打着地基,当陪伴当地居民跋涉数里运回生活用水,这一切也在悄悄颠覆着儿子的世界观。在大学的申请中,儿子并没有将这次旅行放入他的申请履历,但这次旅程对他的影响却是深远的。当我问及他大学后的理想,他说想当一个Prosecutor(北美检察官的称呼),因为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公平,他要做些事情来帮助改变这些不公平。当旅行给了孩子未来奋斗的目标,我觉得这就是最好的旅行。


儿子的肯尼亚义工之旅

两个孩子进入11年级以后,大学申请的准备工作开始进入日程。申请哪些大学,未来的大学专业方向如何考虑?在孩子进入高中前我就做了一些相关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第一不盲目追求所谓的大学排名, 第二专业方向和专业排名相对重要, 第三适合孩子才是最好的。在孩子们成长的过程中,针对他们的兴趣爱好和长项短板,我会在日常的交流中给予他们一些引导,帮助他们发掘真正的passion所在。有了相对清晰的Passion,不仅对高中的选课,课外活动的取舍有很大的帮助,对于大学和专业方向的选择也是至关重要的。

在高中11、12年级,经历了多次认真的讨论,我们和孩子充分交流了各自想法,达成了对于大学的申请的统一意见:

美国一流大学的本科教育仍是全球最优秀的,Liberal Arts的本科教育也其精华所在。如果能够申请进入美国一流的综合大学或者文理学院是孩子们的首选。

如果没有能够申请进入美国一流的大学,加拿大的大学例如多伦多大学, 麦吉尔大学, 西安大略大学,皇后大学等仍属北美教育质量很好的大学,在一些专业方向上也非常优秀。这些大学是孩子们的后备选择, 他们应该做两手准备。

大学的申请和录取并不意味着孩子一生决定于此,这只是他们人生旅程的一个脚印。我们鼓励孩子去追求梦想,只要他们努力了,尝试了,就坦然地接受最后的结果。爸爸妈妈和这个家永远是他们的港湾。

有了上面的指导思想,Oscar和Lucy大学申请的路线图也逐渐清晰起来。

Oscar是一个自我意识强烈,非常Social的孩子,在高中阶段他对Political Science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0年级的暑期他参加了耶鲁大学的YYGS暑期项目,学习的Program就是Politics and Law。这两周的学习生活让Oscar认定了耶鲁就是他最理想的大学。11年级暑期,Oscar认识了一些优秀的同龄美国孩子,其中喜欢Political Science,志向相投的孩子都把目标定到了耶鲁,这更坚定了他对梦校耶鲁的执着。对于他的选择,我和妻子非常支持,因为参照美国大学的录取标准并综合分析Oscar各项软硬性指标, 他被录取的概率应该很大。但再大的概率也是概率,99%的概率结果也可能是“0”, 我们提示Oscar要做好两手准备。梦想当前,Oscar还是保持了一定的“清醒”,在我的帮助下挑选出美国综合类大学中Liberal Arts较强的几所进行RD申请的准备。在加拿大的大学中,Oscar把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和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的Political Science作为他的首选。

11,12年级Oscar所在的IB Program学业繁重, 但他仍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在学校内外的各类活动中。让我感叹的是如此紧张之节奏,他宁可放弃本已不多的睡眠时间,也要保证他和同学朋友的社交时间。时间管理很重要, 但这一阶段我放弃了对他的干预。对于一个11,12年级的学生来讲,要有高效的时间管理,又要学业、活动、社交面面俱到,还要自觉自律, 我自忖都很难做到, 那就少一些干预,多一些支持吧。

Lucy是一个性格相对内敛, 自觉自律的孩子, 能很好规划自己的学习和生活。她不是一个天生的Leader, 但她愿意锻炼自己,朝着最好的自己努力。凡是定下的目标,她会很有条理,非常认真地完成,追求细节和完美。高中阶段,她会和我们一起讨论她的每一步规划,例如学校科目和AP课程的选择,在学校内外参加哪些活动。我们也会鼓励她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尝试一些挑战她自己的活动。在高中阶段,除了做Scouts Canada的Volunteer Leader之外,她还组织和参加了学校内外其他的一些义工和公益活动,让我看到了她身上坚持品格的魅力。在专业的兴趣上,她更喜欢理论逻辑性、操作性强的学科。在学完AP微观经济和宏观经济之后,她对经济学的兴趣逐渐浓厚起来。高中进入学校的DECA Club后,Lucy积极参与Club的活动和比赛,12年级她如愿成为学校的DECA Club的Co-President。经过和她的多次讨论, 最终她决定大学申请的的两条路径:第一是加拿大她钟意的大学和专业, 例如西安大略大学的IVY/AEO Program,皇后大学的Commerce Program,这些都是加拿大顶尖的商科专业;第二是美国一些Top大学的经济学和商科专业。美国大学的路径我建议她申请几所Top的文理学院和几所商科较强的综合类大学。

孩子们申请大学之前难得的放松

通常提到美国的一流大学, 大家会想到像USNews 综合大学排名榜上前30的大学, 而我却从很多年前就开始关注了USNews的另一个榜单—文理学院 (Liberal Arts College)的排名。文理学院代表了美国本科教育的传统和精华,例如哈佛、耶鲁的本科学院(Harvard College, Yale College)历史上也是最早的Liberal Arts College。而文理学院高质量的本科教育声誉, 小规模课堂与教授互动, 温暖紧密的大学社区氛围,其实更加适合Lucy的性格特点。

Lucy申请的文理学院集中在美国东岸。在讨论这几所文理学院时,Wellesley College 是我们都非常喜欢的一所。位列著名的“七姐妹女子学院”之首,USNews文理学院排名第三的 Wellesley College的传统是培养独立自信的女性, 从这所学校走出了希拉里·克林顿、宋美龄、冰心、马德琳·奥尔布赖特等知名女性。Wellesley College与MIT有学分互换的协议,双方学生可到对方学校选课,而Wellesley College的grade deflation policy也体现了其在本科教学上的严苛和高标准。通识教育之外, 经济学专业是Wellesley的优势专业之一, 这也非常符合Lucy的专业兴趣。Wellesley College地处波士顿市郊, 三千多亩的校园像一个森林公园,安静的环境非常适合思考、学习,而与波士顿市区二十多公里的距离则满足了Lucy课余去探索都市美食的心愿。

2018年的那个秋冬, 是两个孩子高中生活最忙碌的升学季。在这个阶段,父母除了做好后勤,给出自己的升学指导建议,能做得已经不多。看着弦绷得紧紧的女儿和儿子,感叹如今的时代对年轻人的挑战太大了。美国大学申请对孩子高中阶段“十八般武艺“的综合要求,同我们的年代比高了不知多少。而这一切的准备需要孩子和家长提前地规划,共同地努力。

提交申请之后的等待是煎熬地,于孩子,于我们。我们知道这些申请并不能决定孩子的一生,只是一个起点,一个变数。于是我们试图用平稳地声音告诉孩子一切皆有可能,即便没有实现最好的,我们仍有其他依然不错的选择。

但人生应充满期待,正如小草期待发芽,鹰隼期待飞翔。在期待中,2018年12月14日下午美东时间5点,儿子收到了Yale University (耶鲁)发来的早申请录取通知书;2019年2月20日,女儿收到了Wellesley College (韦尔斯利)发来的Likely Letter , 3月20日收到正式录取通知。期待中,两个孩子终于去到他们的梦校。

弹指十年,孩子,妻子和我在加国十年,从最初那个教育的梦。如今,男孩女孩各自飞。遥望天空,愿他们飞得更高!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