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资深留学顾问邹庆
让你加拿大留学不走弯路,帮你加拿大实现人生梦想!
文章9333浏览12342912

加拿大温哥华SOGI性教育普及到小童,父母愤而起诉教育局要求巨额赔偿

6月15日温哥华美术馆反SOGI性教育集会。

对于华人家长来说,SOGI性教育一直以来就是热门话题,不少家长都对此持异议态度。其实即使是在主流社会,有关SOGI性教育的争论也从未停过。在刚刚过去的6月15日周六,家长团体Parents United Canada在温哥华美术馆举行集会,抗议卑诗学校推行SOGI性教育。

与此同时,SOGI性教育支持方也早早来到现场,双方一度发生对峙,且正反两方的代表人物,联邦人民党国会议员候选人Laura Lynn Tyler Thompson和变性人维权人士Morgane Oger还面对面辩论,胜负见仁见智。

事实上有关SOGI性教育的孰是孰非并没有明确定论,但日前安省发生的一起案例再次引发强烈关注。

六岁女孩的性别疑惑

安省的一对夫妇Jason和Pamela Buffone代表六岁的女儿“N”前往安省人权法庭起诉渥太华-卡尔顿(Ottawa-Carleton)学区教育局,直指学校推行的SOGI性别认同教育违反人权法。

2018年1月,“N”在渥太华-卡尔顿学区教育局下辖的小学一年级SOGI性教育课上看了一段视频,里面讲到有些人的性别并不是生理上的男女性别,不受常规上的“性别”而限定,对此授课教师“JB”还告诉孩子们,没有男性女性这回事。

等到了同年3月中旬,Jason和Pamela Buffone察觉到“N”对自己的性别认知产生疑惑,因为“N”反复问到为什么自己的女性性别不是真的,能否前去看医生,她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成为一位母亲。于是Pamela Buffone决定与授课教师“JB”见面,商讨性别认知课程对女儿产生的不利影响。

但是“JB”坚称性别认知课程的开设是教育局的决定,一些产生困惑的孩子正在努力解决自己的性别认知问题,她本人没有强行给N灌输性别认知,也并不担心“N”的性别认知困惑所带来的痛苦。

对于这个答复Pamela Buffone自然是不满意,又和校长Julie Derbyshire进行电话联系,校长解释说之所以开设这门课是希望孩子们能对学校的一名同性恋学生进行包容。但是后来据Pamela Buffone所知,那位学生的父母只是希望学校能够教育其他学生不要欺负他家孩子,并没有要求专门开设课程,Pamela Buffone由此认为为了迁就少数人而让多数学生上性别认知课程是不公平的。

最后Pamela Buffone与渥太华-卡尔顿学区教育局主席进行会面,当面投诉性别认知课程,不过教育局却不愿意就这个问题同Pamela Buffone深入沟通,也不同意采取措施改进或取消课程,在这种情况下,Pamela Buffone决定只有走法律途径,才能扞卫自己女儿“N”的合法权益。

一纸诉状告上法庭

现在Jason和Pamela Buffone以受到歧视为由将渥太华-卡尔顿学区教育局告上安省人权法庭,他们认为学校开设的性别认知课程让“N”生理上的女性性别遭到歧视,否认了女性性别真实存在和削弱了女性存在价值,而教育局却对课程管理无动于衷。

对此Jason和Pamela Buffone要求法庭判决学区所辖学校的课堂教学不能以任何方式贬低和否认女性性别认同,教师在教授性别认知课程时必须事先通知家长,让家长对教材和教学内容有所了解,同时索赔5万加元精神赔偿。

这起案件目前还没开庭,胜负未可知。坦率地说,虽然Jason和Pamela Buffone有获胜的可能性,但在当前加拿大大环境下败诉几率相当高。对于华人家长来说,这对父母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先是采取主动与学校和教育局沟通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心声,在沟通无效的情况下采取走法律途径,这种方式就很值得华人学习与借鉴。

除此以外,在英国还发生过穆斯林家长为反对性教育课程让孩子罢课的案例。事发地是在英国伯明翰附近的小城Saltley,因当地Parkfield 社区学校(Parkfield community school)开设性教育课程,600名穆斯林学生在家长的指示下不惜罢课抗议,对此学校一声不吭,也不见性教育支持者用人权大棒来打压了。

有网友指出,对于未成年孩子来讲,性的认知还处于懵懂阶段,如果说出于自我保护让孩子们知道简单生理知识可以理解,至于需不需要掌握性别认知那就有待商榷了。毕竟孩子的思想是跳跃的,如果今天想当男生,明天想当女生,难道就这样由着孩子性子来吗? 所以家长的知情权和教导依然需扮演重要角色,在性别认知问题上还是要回归家庭,由家长来把关。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