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和移民服务中心
完全来自加拿大本土的专业留学申请和专业移民顾问服务
文章11419浏览17355373

留学生应该如何与加拿大多伦多寄宿家庭相处

留学生离开父母,到异国他乡求学,在国内都是父母心肝宝贝的孩子,来到加拿大Homestay,一个别人的家,不再会有爷爷奶奶的恩宠,也不再会有外公外婆的百依百顺,父母的全部关爱除了视频或微信都只能满满倾注在了银行卡里。在加拿大多伦多高中留学的日常生活中,小留们朝夕相处的就是寄宿家庭。那么,如何与寄宿家庭友好相处在同一屋檐下呢?看看下面的故事,多多少少能找到一些启发吧。

17岁的北方男生小伟来到了多伦多一个双语家庭。当初,小伟父母选择这个Homestay是因为了解到这个住家叔叔是个不会讲国语的新加坡华裔,而住家阿姨是个能讲国语的台湾人,有中餐吃又有练英语的环境,这种双语家庭当然对孩子成长有利,肯定首选!但是,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小伟说实在受不了了!坚决要搬出去。原来,住家很讲究礼仪和规矩,比较注重细节。而小伟这个东北小子性格大大咧咧的,走楼梯脚步咚咚响,住家要提意见;倒牛奶不小心哗得一倒牛奶洒地上,住家说你不可以这样的,并要他蹲下来把地上牛奶先用湿布擦再用干纸擦干净才罢休;吃饭时小伟呼噜呼噜在饭桌上吃得香,住家让他停下来,教育他这样用餐太没礼貌了,并给他上餐桌上的礼仪课;晚上与父母视频,小伟得卡着喉咙说话,如果他放开大嗓门,房门就会被住家敲响;带个同学回家做作业,住家发来一封警告信说他不遵守约定,如果有第二次立马走人,,,,小伟妈跟我说咱不想孩子遭罪受,新加坡人太严格不随意了,他要求高就让他去管新加坡孩子吧,咱大陆人还是去住大陆同胞家。我给小伟换到了同样是大陆来的移民家,他的大大咧咧尤其是走楼梯咚咚响,说话大嗓门,关门乒乒乓乓等习惯同样遭到新住家的不满,住家跟小伟说加拿大房子都是木头做的隔音差,如果你不能做到兼顾他人的话,那我们没办法一起生活。

小丽是个做啥事都慢吞吞的16岁小女生,寄宿在一个老技术移民家里。小丽有个习惯就是喜欢花时间在卫生间哼着歌慢慢洗澡,刚开始住家也没注意到这事,后来与小丽合用卫生间的隔壁室友向住家投诉,因为小丽有时候要在卫生间呆上一小时左右,影响到她上洗手间了,住家开始关注并计算小丽的洗澡时间,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原来小丽冲澡时水龙头要连续开35分钟左右,住家找小丽了,告诉她整幢屋子就一个锅炉,你这么长时间不停用水不但浪费而且影响到其他人的使用,请她缩短洗澡时间。小丽有点不高兴了,不就洗个澡嘛哪有这么烦的,娇生惯养的小丽根本没把住家的话当回事,还是我行我素,住家忍无可忍,最后通牒:如果再连续开水龙头超过20分钟,我就断水!住家说到做到,有次在20分钟到了真的把水给断了。这还了得呀,小丽当场哭哭嘀嘀拨通中国老爸电话,老爸一听女儿洗澡洗到一半被停水,马上找住家叔叔,这位财大气粗的爸爸爱女心切说话也有点冲:“不就是钱吗?你家水费我包了行不?”,这个住家叔叔是个读书人出身,还真有点傲骨,他对小丽爸爸说:“不行!就不是钱的问题这是环保“。小丽爸爸觉得我来付水费你还不同意是故意为难孩子,住家叔叔认为这是加拿大不是你有钱就可以任性的!三观不同话不投机二个男人闹僵了,小丽爸爸一气之下,打电话给我,让我不惜一切代价三天之内帮小丽找新住家,,,小留与住家之间一件小小的事,由于家长的直接插手,闹到无法再相处的地步。不过,住家也有问题的,如果发觉小丽洗澡时间太长几次提醒孩子不改,就应该及时来找我这个小丽的监护人,而不应该粗暴地把水给断了,而家长得知女儿在住家受了委屈也不应该立马去找住家兴师问罪,而应该找我这个孩子的监护人,由第三方去协调解决,这样事情绝对不会闹到双方无法相处的地步。

冰儿是个很文静有礼貌的小姑娘,读书成绩好,行为规范好,我从没被老师叫去开家长会(加拿大学校家长会不是每个学生都有份的,老师觉得必须才会找家长或者监护人来学校开家长会),我也从没接到过她住家的投诉,给冰儿做监护人看上去应该会很省心。。。

刚做冰儿监护人的时候,冰儿与我不熟再加上她比较内向不太爱说话,每次我们见面聊天,我问她学校有啥事,她笑笑摇摇头,问她与住家相处咋样,她笑笑点点头,但几次接触后,孩子渐渐与我亲近,愿意向我诉说。这也让我观察到这孩子与住家和同学的相处方面需要我去多用心引导。

住家阿姨是个中医出身,来多伦多后与人合伙开了中医诊所。阿姨比较讲究养生,每次做菜喜欢放点药材,冰儿闻到中药味的菜就没了食欲,但这孩子就是不好意思开口说,每次都吃很少。有次,她实在想告诉阿姨我吃不下你的中药味菜肴,但想到阿姨昨天跟她说“你多吃点呀,这很有营养的,我炖了好几小时了”的话,冰儿把嘴边的话又咽下去了。我跟冰儿说:你完全可以告诉住家阿姨你不喜欢菜里放药材。冰儿回答不好意思说。“那你不说人家还以为你喜欢了呢”,冰儿说:“不会吧,我每天吃那么一点点她应该猜也猜出来了”。我告诉冰儿,这里是加拿大推崇有一说一,你不说,没人会来揣摩你的心思,明天大胆地去跟阿姨说吧,,,后来住家阿姨告诉我了,阿姨说一直以为冰儿胃口小,还想给她放点药材调理一下的,没想到她讨厌药材味,这小姑娘咋不早说的呀。。。
冰儿在我的引导下学会了不再沉默等别人去揣摩自己,同时她也学会了去拒绝他人。冰儿的同学经常要开口跟冰儿借钱或者吃饭时故意在结账时上厕所让冰儿为她买单,这样的事经常在发生,冰儿心里可不高兴了,但她脸皮薄实在是不好意思去拒绝,冰儿把她内心的苦闷告诉了我。我是这样对冰儿说的:对脸皮厚的人你得学会脸皮厚,对自己心里不愿意接受的人和事你要勇敢说No的,,,脸皮薄的冰儿终于鼓足勇气会说No了!

相比这也不好意思说那也不好意思说的冰儿,另一个小留阿楠则是个太敢说的范儿。

阿楠来到她的第三个寄宿家庭的第一天,就给住家阿姨来了个下马威。“阿姨,你咋把饭煮这么烂呀?我告诉你,我不喜欢吃烂饭的”,尽管是不喜欢的烂饭,可能阿姨做的菜还不错,阿楠吃了很多,饭毕,阿楠问阿姨明天给大家午饭带啥,阿姨说今天晚上吃啥明天就带啥,阿楠指着桌上留下的很少的剩菜责问阿姨:”阿姨你自己看看这点菜咋够呀!算了,其他人带啥跟我无关,我只要把那剩下的梅干菜烤肉装我午饭盒就行了“。其实住家阿姨早就事先把大家明天的午饭给另外留出来了,真敢说的阿楠可能都没感觉到住家阿姨已经不高兴了,她转身又去指挥住家叔叔:“叔叔,麻烦你现在帮我跑一次,我的自行车忘记在老住家那里了”,住家叔叔真是个大好人,乖乖地接受了阿楠的指挥,一口答应马上帮楠楠开车跑一次去取她的自行车。胆大的阿楠一点不知足,开始得寸进尺,早餐,吃着肉包她会叫“阿姨,这加拿大肉包子咋这么难吃呀!”,然后,阿楠把肉挖出来吃掉后把包子皮直接扔进垃圾桶。晚餐,大家围坐在一起,才吃一口,阿楠就发声音了,不是这菜咋太咸了就是那菜太甜了,其他小留都不啃声偷着乐。换位思考,这样的范儿来你家你能受得了吗?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