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资深专业留学顾问邹庆在多伦多创办的教育公司
文章6861浏览6246140

万恶的大学候补名单Waiting list

转眼已经五月下旬,原以为大学申请早已结束,现在面临的应该是高中毕业,高校选宿舍和找暑假短工,结果和几个朋友聊起来,远远不是那回事儿。朋友的儿子被无数高校候补录取,以下简称WL,被拒绝的就不用说了,被录取的只有一个:麻省州立。家里的情绪低落,心一直在紧张中的感觉可想而知。

今天谈谈这个万人恨的WL。很多高校都有候补名单WL,最初原因是怕录取的学生们不来报到,如果报到率太低,导致学校招不满名额,资源浪费,所以学校弄个WL作为候补,以防万一。按照常理,WL上的人应该很少才对,这些被放在WL的孩子们当然也都是相当出色的。在这同时,为了避免缺席,学校的录取率本身当然也是大有文章的。绝大部份学校都会录取比实际名额多的学生,最顶尖的学校也许会录取比实际名额多出20%的学生,差一点的学校会录取多出50%的学生,因为即使最好的学校哈佛耶鲁,被录取的学生报到率也是在80%左右,因为一个学生一般会同时申请很多学校,被多个学校录取,最后只能上一所,所以总是会影响报到率的。

怎么样把报到率和大一名额持平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科学。如果报到率太低导致学生总数低于实际名额,学校就会去WL找学生。原本WL就是这么一个候补作用,可是近年的情况是WL如同自己长了翅膀,变成了一个另类竞争,这个竞争甚至在某些学校里比正常申请都会激烈,只能用残酷两个字形容。

比方说纽约大学NYU,据说今年把一万五千名以上的学生放在了WL上!这不是开玩笑吗?一共有八万多申请人,录取了一万五,大一的名额是六千,然后再放一万五千人在WL,难道你准备被录取的所有学生都不来报到还得另外再搭WL一批也不想来纽约大学吗?这种做法实在是很不地道。把一万五千多的学生和家长的心吊在那里,分享那几乎是零的希望,真是很残酷。在等待期间,孩子们疯狂地给被WL的学校写情书,表达自己坚贞不屈、不弃不舍的决心,一个又一个地写,然后盯着各个不同学校的Portal,解读每一片茶叶上的字迹,猜测着每个学校的下一步棋。这份折磨是时时刻刻的,网站上看到有人有了消息,孩子们立即就反馈到自身,心理健康严重受到影响。像NYU类似的学校有很多,不过NYU还算厚道,多少透露了一下WL的总数,而很多学校根本不告诉你到底有多少人在WL,任谣言满天飞,孩子们的心就被悬在那里,被每一个谣言而左右。很多人出来说,明智的人应该是写了一封求爱信之后就把这所学校忘掉,然后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样的想法和意淫没有什么区别,我们怎么可能期待在这个娇嫩的年龄里的孩子们做得这么潇洒!

其实更加人性的做法是不要撒这么大的网,明明知道绝大多数,甚至所有在WL的人毫无希望被最终录取,为什么要把这么多人放在上面受这样的折磨!把本意还给候补名单,实际上是对所有的孩子们的尊重。

据说还有的学校为了讨好老校友和捐赠人,明明觉得他们的孩子不够格,换成普通孩子肯定是要直接拒绝的,但是碍于脸面,把这些人的孩子放在WL上,给他们个台阶下,软着陆,突然间这个WL就变成了政治手段。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个WL上的人有的是真正的学校有名额就一定会接受的,也有是因为其它原因被放在上面的。可是孩子们本身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到底属于哪一类,到底有没有戏。更奇葩的是,有些学校例如芝加哥大学,还搞了个明年入学的单子,就是今年从WL上挑几个人,问你想不想休学一年,明年再来入学。这休学的一年当中不许在其它高校注册,这一年里你可以工作、旅游、在家休养、生病住院甚至结婚生子,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许上学。年少的大脑正是吸取知识的高峰期,居然就这样避开学校一年。这个考验太绝了,看看你爱我到什么程度,是否爱到可以浪费你一年的程度!

18岁的孩子要用生命的5.5%来等着上一所名校,真是不知道值不值得。当然值不值得这个问题是每个人的选择,朋友说实在不甘心让孩子去麻省州立,现在即使是让孩子等一年去个更好的学校也心甘情愿了。学校找到孩子们的这个心理因素,用WL和休学一年来左右他们的人生,这一招太绝太狠了!

当然有一些孩子们因为高中时实在辛苦,造成心理压力太大,或者有的孩子想出去看看世界,主动决定休学一年,这种情况另当别论,因为这个决定不是被学校强迫的,相反,很多学校鼓励你出去看一年世界再回来读书。当然,学习习惯、知识理解和思考习惯因为停了一年会不会受影响,在这个年龄还很真不好说。

很多极其出色的孩子因为各种各样自己控制不了的因素,被放在不同的WL上,每个都貌似有那么一丝丝希望,而每个其实都没有完整的机会。很多时候,这些个WL会一直拖到七月份才能最后被拒还是被收。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的确很残酷,因为他们的心总在那儿悬着不说,还因为这一丝丝的希望,他们无法热爱那些已经录取了他们的学校。一个妈妈说得好,孩子要学会面对现实和坎坷,你不能一直用时间来赌博,遇到了困难不可能一年又一年地等下去吧?其实上哪所大学并不代表一个人将来的成就,假如你高中阶段就学得死去活来,然后费了全力去上了所名校,到了名校会不会有强弩之箭的反应?所以宁可找到一个适合孩子的能力,能使他们开心的学校是不是会给他们更自由成长的空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吧。

我还要说的是,不要用被哪所学校录取还是拒绝来定义你,你的人生还很长,你人生里所有的成就都还在前面。祝普天下在WL的孩子们都能在未来的几个星期里得到让他们可以接受的选择!我的观点一直是爱那些爱你的学校。假如你苦苦等到了你想要的结果,或者为了一所学校不情愿地休学了一年,你会不会觉得自己付出的太多,你的期待值会不会不现实地提高,遇见失望的时候你会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最后举个实体例子,路是自己走出来,而不是名校铺出来的。我在NYU读文学博士时,想转专业去读MBA。NYU的Stern商学院对我来说可望不可及,给自己借个胆子我也没敢申请,更何况我当时的硬伤还包括付不起学费。依依不舍地离开纽约之后,我在波士顿的东北大学读了个双硕士。那时候的东北大学根本不能和现在比较。可是我是那么珍惜在东北大学的机会,拼命学习,毕业时是班上绝对的前五名,最后走进了四大(那时是六大),开始了我的职场生涯。我没能进NYU的商学院,但是这个遗憾并没有定义我,相反,它给了我更加努力的动力。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立足多伦多 服务全中国 中国服务热线:17076582282 多伦多服务热线: 1-647-328-3211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