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资深专业留学顾问邹庆在多伦多创办的教育公司
文章7080浏览6597500

那些重金送孩子上名校的家长们:名声扫地后 他们还需要坐牢吗?

路芙林(左)和两个女儿,中为奥利维亚

据知情人士透露,联邦当局和一些在大学入学舞弊案中被指控的父母正在达成认罪协议,服刑时间也可能包含在起诉前的辩诉协议中。涉案的所有33名父母中,几乎所有人都面临一项阴谋诚信服务欺诈罪(honest services fraud)的指控。大多数人还没有被起诉。

据悉,检察官还可能在下周对部分家长提出阴谋洗钱指控,周二已经有两名家长被以该罪名起诉。这两位家长的律师胡珀周三表示,检察官与他的客户就诉前交易进行了谈话,但他们拒绝了:“我们的立场是,我的客户是无辜的。”胡珀拒绝透露检方给出的条件,但表示可能不涉及入狱时间。

胡珀说:“他们(检方)肯定会鼓励父母现在就认罪,能获得比他们被起诉更好的结果。”他说自己被提前告知,起诉书中将加入洗钱阴谋罪,他相信检方希望家长提供有关案件的更多信息,“他们打算把案子再做大。”

本月早些时候,50人因涉嫌参与规模庞大的大学招生舞弊案件受到指控,家住加州纽波特海滩的大学入学顾问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通过成绩作假或贿赂教练把不合资格的学生招进校队的方式,帮助有钱家庭的孩子进入好学校。辛格已对四项罪名认罪。

13名家长于周五在联邦法院出庭,其他人将在下周出庭。检方从他们宣布舞弊案那天开始就表示,未来可能会有更多指控。根据法庭文件,辛格曾与一些家长合作,将贿赂款伪装成可免税的慈善捐款,这也是阴谋洗钱指控的由来。

胡珀的客户之一Gregory Colburn被检方指控向辛格支付了25000美元,这笔钱被伪造成慈善捐款,以股票的形式被转到辛格设立的假慈善机构。Colburn还收到了一封虚假确认函,称“没有交换任何商品或服务”。辛格再通过同一个慈善机构向专业“枪手”Mark Riddell付钱,安排他在2018年3月改正Colburn儿子的SAT考试答案。Riddell也已经认罪。

顺带一提,25000美元在这次骗局中其实只能算小数目。检察官说有些父母给辛格的钱高达40万美元。

但胡珀辩解道,Colburns聘请辛格是为了得到合法的大学咨询服务,他们的儿子也是独自完成的SAT考试,他们认为辛格的非营利组织是合法的。

孩子都是无辜的?

舞弊门中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让民众瞠目结舌,辛格的手段可谓软硬兼施。软手段包括教孩子们在申请文书里造假,让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子弟,编著出生贫寒、单亲家庭、奋起逆袭的故事;他还教学生如何表现出学习障碍的症状,以此获得延长考试时间的特权。而这些对辛格来说,都还算是光明正大的手段了。

辛格的硬手腕更是让人啧啧称奇。他能安排考场老师帮指定学生改答案,能让枪手堂而皇之代考,能伪造SAT成绩,能把一个没碰过足球的学生打造成足球队长。这一切都让你怀疑自己的眼睛:这真的是发生在教育体系严谨、对学术作假如临大敌的美国高等学府里的事情吗?

有不少义愤填膺的家长认为应该状告涉案的大学,因为自己的子女没能进名校,原来是因为这些有钱有权的精英阶层用遍旁门左道,把我们这些普通人家的子女拒之门外。不过学生的反应似乎没有家长那么激烈。舞弊门曝出的第一天,有CNN记者去名校采访学生,他们的反应倒很淡定,说有钱人家靠特权得到优待也没什么奇怪的,只有几个真靠运动特长进去的学生,为自己的身份将来可能被质疑感到委屈。

这种学生和家长的态度反差颇值得玩味。中文里有句不太上台面的俗语叫“皇帝不急急太监”,在这起案件里似乎也是如此。检方就说过,很多学生根本不知道自己作了弊。家长们一个个铁了心要孩子进名校,案件中孩子们的形象和作用却很模糊。我们似乎能看到一个个漫不经心的富家王子公主,不知所以就被父母安排了康庄的一生,好像一切皆是理所当然,殊不知得到了本来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政治脱口秀主持人Bill Maher向来以讽刺美式家庭教育为乐,他经常说,现在的美国父母连厉声斥责孩子的胆量都没有,更别说好好皮实地揍一顿了。Maher在谈到这次舞弊门时评论道:“家长不但花了几百万把自己的蠢孩子送进名校,还要保护他们让他们完全不知情,这些兔崽子们还以为自己是真靠实力猜进斯坦福的!”

笑话归笑话,事实上我们也不知道舞弊门中的学生到底有多少是知情参与的。检方和媒体出于对年轻人的保护,对这些孩子们在事件中的角色低调处理,这是可以理解的。但问题是,家长们处心积虑给子女创造一个没有挫折、顺风顺水的完美世界,为其做了错事还不让他们知道,真的是帮了这些王子公主吗?

该案件中女演员洛丽·路格芙林(Lori Loughlin)的例子就很有代表性。她花了50万送进南加大的小女儿奥利维亚(Olivia Jade Giannulli),自己也是个有百万粉丝的网红。这个小网红对上了好大学似乎并没有很在意,反而公开录视频对粉丝说:“读书这种事嘛我也不是很感冒,你们懂的。”而更讽刺的是,事件曝光后她对父母大发脾气,据知情者说,她早就求过父母别逼自己上大学,她想好好经营已经风生水起的网红事业,而现在因为丑闻,“她感觉父母把自己的一切都毁了。”

这个结果其实一点都不意外。为了子女苦心打造一个虚假的水晶球世界的父母,最终第一个就会被子女怨恨。总有一天现实的巴掌会打到这些小王子小公主的脸上,总有一天他们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那些从小就没有学过什么是责任和担当的孩子们是否能明白,当世界不如你所愿的时候,责怪和推卸是多么幼稚而无用。

而与此形成反差的就是,前文中那些凭成绩或体育等真本事考上名校的普通家庭孩子,却淡然地面对了“有钱人有特权”这个丑恶而真实的存在,他们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里站在了自己想要的位置,背后是从小历练出的成熟和勇敢。

有钱就不用蹲大牢?

从周五律师透露出的信息来看,检方给出的诉前协议可能不会涉及入狱时间,也就是说,即使这些家长犯了欺诈、洗钱的罪名,却可能不用坐牢。

这种事公众并不觉得陌生。2013年6月,德州年仅16岁的少年伊森•考奇(Ethan Couch)醉驾撞死了四个人,事发时他血液中的酒精含量是法定上限的三倍。考奇的辩护律师称,他是得了一种名叫”富贵病“的心理疾病,希望法官以勒戒辅导代替坐牢。法庭审理时,一名为他作证的心理学家也称他患有“富贵病”,说这是父母过度宠溺造成的伤害,扭曲了他的道德指针。2018年4月,20岁的考奇出狱了,只坐了720天的牢。

再说近一点的例子,《嘻哈帝国》演员斯莫莱特(Jussie Smollett)涉嫌自导自演了一出种族袭击的闹剧,遭到16项指控,但检察官突然宣布放弃对他的所有指控,取只处以10000元罚款和两天社区服务。根据媒体挖出的细节,是与奥巴马家族有密切关联的人物陈远美(Tina Tchen)从中周旋,此后案件就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我们无法臆测法官和检方一定就是收了贿赂,或是被政界力量影响才做出这些滑稽的决定。但可以肯定的是,拿着重金确实可以雇到巧舌如簧的律师团,或者愿意赔上职业操守的心理医生。也许,正义女神手中的那杆秤,如果放上万两黄金还是能倾斜一下的?

不少法律界人士已经预计,家长们一定会尽其所能掩盖自己的罪行,把责任推卸到辛格一个人身上,声称自己并不知道他在干非法勾当。但其实FBI的事前取证能够轻易驳倒这样的说法。曾任检察官的纽约市白领犯罪专业律师Ilene Jaroslaw说:“这不是一起能让任何人引起同情心的案子,我不知道会有多少法官为这些父母网开一面......我相信该案中的一些父母会蹲一阵子大牢,因为必须通过这件事情向社会传递一种讯号”。

还有一名纽约刑事辩护律师Matthew Galluzzo也说:“已经有先例证明特权具有威力......如果再不把这次的家长送进监狱,那就等于证明了这一点——有钱可以逃脱任何事情。”

希望这次舞弊门的最后,不要再出现斯莫莱特案那样让人大跌眼镜的结果,让民众能够相信,既然调查机构敢于对特权阶级下手并公诸于世,那么正义就会得到彰显,而不是半道又跪倒在金钱或是权势的脚下。同时,这起舞弊门对有权有势有钱家长们的警示,也不仅仅是不该通过旁门左道让子女成为人中龙凤,他们更应该懂得的是,让一个孩子知道责任、知道承担、知道明辨是非、以及知道所有的事情都会有后果的,才是比较有意义的做法。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立足多伦多 服务全中国 中国服务热线:17076582282 多伦多服务热线: 1-647-328-3211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