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资深专业留学顾问邹庆在多伦多创办的教育公司
文章5524浏览3953675

一个温哥华陪读妈妈的悲哀

苏珊是几年前我在加拿大温哥华ESL班的同学,名字是虚化的。

当时,我们班里有十五六个人。在老师的带领下,大家不仅在一起学习英文、相互认识、介绍自己介绍家人,还外出郊游、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大多数同学们都来自中国大陆,有着差不多的背景,也为了差不多的目标聚在一起,心心相惜,是一个融洽的集体。

在同学中,我和苏珊私下还有一些交流。她有一个正在读高中,准备去美国读大学的女儿,我当时有一个正在美国读大学的女儿。她告诉我说,他们移民加拿大就两个目的:送孩子去美国读大藤(哈佛、耶鲁、普林斯顿、MIT、斯坦福);再生一个男孩。

苏珊大女儿读小学时,她生了第二胎——女孩,送回国交给爷爷奶奶抚养,再追第三胎。我认识苏珊时,第三胎终于是一个男孩了。她说,我要做的事情就一定做成!记得她在班里的微信群里说这句话时,用了三个感叹号。

温哥华的华人中,女人比男人多。有人戏称温哥华是“大奶村”——男人在国内继续挣钱,女人带着孩子在温哥华读书、坐移民监。许多年前,就有移民妈妈形容说:温哥华如同华人寡妇村,很是悲哀。

班里男生少,但凡能长得不“丧权辱国”的,已经很万幸了。有一双忧郁电眼的比尔,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却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还时不时自嘲一下、调侃两句,在一群红色娘子军中间,特别显眼,成为了班里众美女调戏的对象。

苏珊说,她就是被他的一幅苦海仇深的样子击中了。

校园里有比尔身影的地方就能找到苏珊;苏珊守着自己的猎物,等待机会搭讪比尔;比尔说句话,苏珊就大声鼓掌叫好;比尔有个头疼脑热,苏珊就心疼得鞍前马后扶持照顾……大家开玩笑地说:有真情、有真爱……比尔无不得意地说:“真爱不好吗?”

一次,一个同学问比尔今天的家庭作业是什么。苏珊听见有人叫比尔的名字,一个箭步冲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档在比尔的前面,说:你们都别打扰我的比尔了,他明天升级考试,考不过就麻烦了。然后回过头对比尔说:比尔,你就安心复习吧!今天的值日搞卫生就交个我啦!

同学们和苏珊开玩心,说:啥时成你的比尔了?大家有没有发现,苏珊言必称比尔?哈哈哈……

比尔瞟了苏珊一眼,轻蔑地说了句:你累不累呀?

看见比尔愿意同她搭腔了,苏珊有点激动:不累、不累,不就是搞一点卫生吗?

你不累我累。比尔撂下一句,拂袖而去。

苏珊,你把比尔吓跑了。大家嘻嘻哈哈地笑。苏珊也堆满了笑容,边笑边说:我宁愿自己没心没肺地快活着。

没心没肺,也需要先有心有肺,再被伤的没心没肺,那个过程叫做“痛彻心扉”吧?一个同学突然说了一句特哲理的话。

苏珊一低头泪水就从眼眶里淌了出来。

苏珊,你丈夫呢?有人问。

丈夫、丈夫,一丈之夫。一丈以外是谁的丈夫还不一定呢!苏珊从来不主动提她在国内的丈夫,就是大家一起展示全家福,她也只展示她和三个孩子,没有他。有一次被追问急了,她说:让他恶心我一个人就好了,我就不拿出来恶心大家了。

我们都知道她老公是她大学同学,当年被她一举拿下。比尔听了苏珊追男人的故事后,说了一句: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比尔说的这句话,给了苏珊莫大的鼓励。苏珊开始了她对比尔的死缠烂打战术。而比尔则用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的迂回游击战术来对应苏珊。比尔这种不远不近、忽冷忽热的态度将可怜的苏珊逗得无以适从。那就是一场猫追老鼠的游戏。比尔在前面跑啊跑,苏珊在后面追呀追。看得我们一众吃瓜群众瞠目结舌、跌宕起伏。

苏珊也有气恼疲惫的时候。每当她心灰意冷,停下来残喘之际,比尔就回过头、灵巧地招着手:“来呀!来追呀!”

看客们在一起八卦最多的是:比尔到底啥意思呀?有人高声叫道:比尔、比尔,你就从了吧!也有人私下赌注:赌追得上或者赌跑得掉。终于有人一语道破,说:人家比尔要享受的就是这个过程呀。

有一次,苏珊被比尔冷落了几天,心灰意冷得连课都不来上了。比尔在班级群里@苏珊,温柔地问:几天不见,干嘛哩?

第二天,每一个到教室的同学都看见了那个穿着粉红色晚礼裙、脚上蹬着一双金色高跟鞋的苏珊,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情,容光焕发,和平时凌乱的头发、松垮的衣着、一脸的倦容截然不同。

有同学开心地说:教室里弥漫着爱情的芬芳!苏珊大大方方地说:那香味是我给比尔做的炒肉片,中午他就不用去食堂啃汉堡了。

立马,一群乌合之众就围了上来,好奇地问:在一起了?

瞧他那丑样,一肚子的坏水,谁爱搭理他……苏珊骂着比尔,两片红云飞上脸颊。

有故事!昨夜一定发生了点什么。年龄大一点的姐儿悄悄地说。

年轻的妹子立马问,怎么看出来的?

好好的女人敢如此放肆地评论其他男人吗?你们有没有发现苏珊的言行有点不尊重了?

哦。哦。好像有那么点随意轻佻。小伙伴们齐刷刷点头称是。

那你说说看,昨晚到底发现了什么?八卦就是这样被演绎出来了……

女人为了爱,可以把自己的身段放低,尽管这样,因为心怀爱情,还是觉得很幸福很开心,心甘情愿的让自己低到尘埃里,放弃自己的一切只是为了爱情。“当她见到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心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每天的午餐,苏珊变着花样给比尔带来,有时是玻璃的饭盒有时是用保温壶。苏珊从来不遮掩,落落大方地向大家展示她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大家一片的赞美:好香啊,好有爱啊。比尔的脸色却越来越阴沉,并不给苏珊好脸色。有几次我看见苏珊将带来的午餐又原封不动地带了回去。

在班级群里,苏珊常常发一些成功学的励志文章。有一天,她突然连发了几篇禅修方面的帖子,和平时充满斗志的凌云壮志不一样了。

我想起来,那天是IVY Day,美国常春藤大学放榜的时间。她的大女儿申请美国大学的情况如何?录了那所大学?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在群里问她,于是就打开了她的私人窗口,问:发榜了?

我知道她一直很看重女儿进藤校的事情。为了送孩子上暑期班,她可以早上五点去学校局排队报名;为了女儿从平均成绩93.5分能到95分,她不惜花重金请家教;为了SAT成绩能拿高分,她接送孩子去补习班,考了一次又一次。

我不无担忧地问:你女儿她自己愿意吗?

她小不懂事,哪里由得她说了算?我为她做出了多少牺牲……苏珊说。

听了她的话,我的心一直在往下沉。

过了很久,她回复了我的微信:全聚德(全部拒绝)。

苏珊的心情,我想只有亲身体会过的人才会明白。

她却照旧每次上课都给比尔带午餐来,小心翼翼地讨好比尔:明天是三文鱼还是烤鸡腿?比尔不耐烦地说:随便,都行。

看来“随便”俩字并没有难为到苏珊,她居然带来了三文鱼和烤鸡腿两样。她早上得起多早,来准备这么多美食。

可是,比尔吃了两口,把饭盒推到了一边,一脸不悦地说:你又放蒜了,我说过多少次了,你咋就不长点记心?不吃了。

这时,我看见:苏珊从前面她的座位站起来,平静地走到了比尔身边,说:我心疼你,疼到忽略自己。我相信你,信到怀疑自己。我拼了命的让你注意我,最后才发现,都是自己太自作多情了。我再也不用刻意地去讨好任何人了。她一边说一边拿起饭盒,将一盒饭菜扣在了比尔的脸上……

唉,有时候啊,爱情就是一种病,而麻烦在于,谁都不知道解药在哪里。

女人啊,说到底,还是得自己有生活的内容。刻意去讨好别人,折损的只能是自己的尊严,用无数次的折腰永远换不来一次平等的对视。如果一个女人的快乐,总是需要一个男人的合作才能完成的话;如果一个女人一定要悲哀到,不是去扑这个男人,就是去靠那个男人的话;如果一个女人,不是寄希望于男人就是寄希望于孩子的话;那么,爱情就容易变得苦涩,女人就容易变得卑贱……

女人啊,你自个儿在哪里?

我的耳边不由得响起了,许多年前舒婷写的那首著名的《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
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
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
紧握在地下;
叶,
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
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
风雷、
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
流岚、
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作为一个女人,我们能给周围的人的最好礼物,就是照顾好自己,自尊、自爱、自信。如果我们的全部生活都得以他人为中心,我们的生活将显得多么黯然失色,令人悲哀。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悲之苦。

可怜的苏珊,后来怎样了?她的大女儿去了加拿大东部上大学,苏珊回流了。

我们失联了很长一段时间。前几天,她突然微信我,说:我准备带孩子杀回温哥华!三个感叹号。

我说:好啊,欢迎。

她迅速地又发来一条:我这次一定要全力以赴让老二和老三进大藤!五个感叹号。

我不知道怎样回复她。

我打了一个“好”字,删除;又打了“加油”两字,再删除。最后我没办法,发了一个表情包过去。

马上就弹回了一条:你有比尔的消息吗?

我的手指悬在手机屏上,此时此刻,真的不知从何下笔……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立足多伦多 服务全中国 中国服务热线:17076582282 多伦多服务热线: 1-647-328-3211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