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资深专业留学顾问邹庆在多伦多创办的教育公司
文章6131浏览4665852

为什么国际学生很难通过工作签证合法获得美国绿卡

一位普林斯顿大学政治专业的国际学生,通过专业研究和亲身经历阐述了特朗普当选后美国移民政策的那些明显或者不那么明显的变化,并深入分析这些变化对国际生通过H-1B签证获得美国绿卡的负面影响。。。

普林斯顿大学2022届即将入学的学生中,12%不是美国公民,这一比例与近年入学年级持平。国际学生来自全球77个国家,出于接受良好教育这一共同目的,他们不远万里来到美国成为普林斯顿大学的一员。在未来四年的大学生活中,这些同学将结识一生最好的朋友。建立自己的职业网络,找到第一份工作,爱上美国,或许还会爱上一个美国人。他们将与美国的同龄人一样成为普林斯顿大学无法分割的一部分。但在四年大学生涯的某些节点,他们将遭到粗暴无礼的对待:无论他们多么爱美国,美国不会回报他们同样的爱。至少目前掌权的那些人不会如此。

从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当选以来,移民问题一直是美国社会注意力的聚焦点。进步美国人对特朗普政府仇外移民政策的关注,引发了试图抵制和扭转这些政策的抗议活动和提交至最高法院的诉讼。这种对移民问题的深切关注虽然值得称道,但不失狭隘和保守。从最初的禁穆令到揭露强行拆散家庭,包括普林斯顿大学在内的左翼人士注意到无数明目张胆的滥用职权事件。这些事件确实产生了严重的后果,而且所有为反对不公正和不人道地对待准移民付出的艰辛努力都物有所值。但是,如果期待美国移民体系以最低限度的开放和尊严渡过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必须更广泛地关注移民政策中那些并非那么耸人听闻的变化。

虽然我们的注意力现在集中于南部边境,但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对美国合法移民的主流渠道发起了接连不断的进攻,预示着更多纷至沓来的后续动作。其中许多攻击针对H-1B签证项目,大多数国际学生毕业后据此继续留美工作。其他攻击则企图延缓和缩减整个合法移民体系。这些攻击并未出现在新闻头条,因为它们谈不上耸人听闻。不过这类看似无聊和平淡无奇的举措,将对很多满怀抱负、希望通过合法途径移居美国者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对美国移民之门的暗算,使这个国家对坐在你身边的德国人、你迷恋的英国女孩、以及和你一起做作业的尼日利亚人充满敌意和难以接近。

这些反移民变革并非来自国会。移民改革多年来一直是两党立法议程的固定目标。今年六月,共和党在总统的支持下,企图推动国会通过两项旨在限制合法移民的立法。这两项立法均被否决,后者否决票数为301票对121票。这给了人们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否决这些法案并非出于多数议员对反移民情绪的排斥,事实恰恰相反,尽管这项法案将消除很多合法移民通道并为特朗普梦寐以求的边境墙提供资金,但一小撮共和党人认为其还不够严厉而将其否决。国会多数派并不希望看到更多新美国人。

因此,至少在中期选举之前,特朗普,而非美国国会,才是期望移民美国者的主要威胁!意识到这一困难,自2016年以来,特朗普领导的反移民阵营采取了捍卫进步者更惯用的策略:破坏和拖延。毫无疑问,你的外国朋友们也同样遭受这类隐秘手段的威胁。

破坏和拖延始于2017年4月,当时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买美国货和雇美国人”的行政命令,以回应其号称的“盗窃美国繁荣”的移民制度。该命令要求联邦机构提出并实施与其名称呼应的反移民组织变革。更具体地说,针对的就是H-1B签证,这是包括大学国际学生在内的技术就业移民所依赖的项目。这一行政命令,伴随无数非正式指令,导致官僚系统的调整,从内部削弱了美国移民进程,并且使移民申请的处理速度延缓至非正常水平。这样做的后果?从2017年第三季度到第四季度,H-1B签证被拒数量增加41%。而在同一时期,美国移民局发出“要求提供进一步证据”的数量增加了300%以上,导致签证大量延误,令成千上万试图通过就业留在美国人士的计划陷于瘫痪。

国会可能无法通过立法,但反移民支持者在官僚机构职能上造成的拖延,与针对移民的立法障碍起到同样不良的作用。这些延误对大学内外的学生造成的后果是切实存在的,令人遗憾的是,我可以通过本人的经验证明这一点。今年夏天,我在纽约的实习最终无法成行,美国移民局足足用了5个半月的时间处理文书工作,而我只能在实习开始前90天提交申请。因此当我收到工作授权时,实习已经结束。一般而言,没有实习就没有全职工作的offer,对国际学生来说,这意味着无法保证移民。如果没有毕业后的工作机会,国际学生无法留在美国参与可选实践培训(OPT)并最终获得H-1B签证。美国移民局的官僚拖延策略对于国际学生留美就业造成非常切实的障碍,迫使学生重新寻找工作或申请研究生院,而失败的代价就是被驱逐出境。对于校园以外的其他人情况可能更糟:一些人在等待数月后最终丢失全职工作机会,而另外一些人则被迫远赴海外求职,在此期间苦苦等待签证的人们处于旷日持久的失业状态。而对许多人来说,拖延的最终结果往往还是移民申请被拒绝。

故意拖延并非缩减职业移民规模的唯一手段。特朗普的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指令美国移民局(USCIS),在H-1B签证最初两年期满后,大幅增加非美国公民申请签证延期所需克服的行政和法律障碍。该变化降低了签证持有者留在美国继续工作的可能性,这不仅因为他们的签证可能被拒绝延期,而且还由于他们的雇主面临巨大不确定性时不太可能承担风险为其申请延期。另外坊间还在讨论不再给予持有H-1B签证满六年,且绿卡申请尚在审理中的非美国居民签证延期。当绿卡申请还处于待审状态时,有可能被取消工作签证延期令人完全没有安全感。这一变化使通过就业获取永久居住权成为一项并不完全可行的途径。

打击就业移民颇具悲剧性的讽刺意味在于,这与本届政府推崇的所谓“唯才是举”移民目标完全背道而驰。特朗普对普通人成为美国公民的移民渠道深恶痛绝。他多次倡议废除多样化移民签证(Diversity Immigrant Visa)计划,该计划通过抽签方式向移民数量较少的国家公民颁发绿卡。今年2月,他发推特称“是时候结束签证彩票了”,并将恐怖主义归咎于上述抽签体系。他还抨击家庭移民(或称“连锁”移民),2017年发放的家庭移民签证数量下降逾25%。

总统说得没错,无论抽签系统还是家庭移民计划都无法最大限度地发挥美国移民制度“唯才”之处。但如果真心惜才,特朗普不会针对H-1B签证项目,该项目需要技能,而且只录用那些经过竞争性招聘程序并获得美国公司背书的人才。公司雇佣持H-1B签证的外国人是为了避免支付更高的工资给美国公民,这种说法完全不符合实际:根据相关法律规定,H-1B签证持有者的工资必须高于同等职位的美国人,而且还是在公司为其支付6,000多美元签证担保律师费之后。防止欺诈性聘用的明智改革措施受人欢迎,但不应成为阻碍具有真才实学且遵纪守法申请人的绊脚石。即使最保守的唯才是举移民制度也不应对美国顶尖大学的国际学生关闭移民通道。

攻击就业移民对一个支持唯才是举移民制度的政府毫无意义,更没有经济价值。目前美国失业率正处低于正常水平的3.9%,美国企业迫切需要合格的工人来填补职位空缺,并为国家提供经济持续增长所需的人力资本。即使在失业率居高不下的环境中,对熟练工人的需求依然旺盛。外国熟练技术工人与美国人争夺就业机会的现象并不普遍,即使存在这种情况,禁止外国工人入驻美国劳动力市场相当限制外国产品进口美国市场。这人为降低竞争,阻碍美国公司全方位利用人才市场,导致全球性产能下降以及总体市场效率走低。美国人,尤其是雄心勃勃的顶尖名校毕业生着眼于海外工作,更不希望其他国家在劳动力市场上进行报复,因为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已经迫使他们在出口市场上以牙还牙。

毫无疑问地,美国读者可能觉得很难与我提出的问题发生共鸣。但是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应该关心那些对于开放移民制度貌似无聊的进攻,请回忆自己的祖先。在最近一次前往艾利斯岛的旅游中,我读到的一些事实使我更加了解美国先民:1910年,75%生活在东海岸主要城市的美国人为移民或第一代移民子女。时至今天,27%的美国人是移民或第一代移民子女。除非你的血统能够追溯到北美原住民部落、契约仆役(17~19世纪为前往美洲以为人充当若干年仆役为条件订立契约者),或被绑架黑奴,否则你的美国人身份很可能同样来自一个开放的合法移民制度。

如果那些还没有合法移民美国者的种种想法让你略感焦虑,那么你可能需要反思国籍的随意性并检讨处于萌芽状态的仇外心理。很多美国人之所以成为美国人,是因为在某个时点,他们之前的美国人允许其出生在海外的祖先成为美国人。特朗普总统更应该意识到这一点:他本人就是移民子女。他母亲从苏格兰移民美国的旅途中度过18岁生日,他父亲是德国移民的儿子。此外,特朗普最小儿子巴伦(Barron)的妈妈,当今第一夫人是斯洛文尼亚移民。梅拉尼娅·特朗普的父母上周宣誓成为美国公民,此前梅拉尼娅的律师亲口承认他们是特朗普竭力反对的“连锁移民”的受益者。特朗普对移民偏执不仅由于虚伪更像是自恨。不过即使你像总统一样,情不自禁地憎恨自己妻子和母亲这种出生外国之人竭尽全力成为你的同胞,你也不必担心:与普遍认为的美国移民泛滥假象恰恰相反,美国移民的比例实际相对稳定,即使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也是如此。1850年,百分之十的美国人为移民,而今天该比例为百分之十三点五。

幸运的是,大多数美国人,尤其是普林斯顿大学社区的朋友们,对移民有着温暖得多的全球主义哲学。如果你能够在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投出一票,我恳请你关注细节。那些事关移民的政策,那些我们必须抵制的政策,这些不仅仅局限于近期产生令人热血沸腾新闻的政策。社会倒退的过程与进步无异,都是循序渐进的,因此无论表面看上去多么地枯燥乏味,我们必须反击对于合法移民体系的每一次进攻。如果你对开放的美国抱有信心,那就让移民成为你决策过程的一个关键点。请选出为你的观点负责的代表。没有什么比人们生活的国家、一起工作、学习和娱乐的人民和文化更能影响一个人的生活了。你们的选票,你们关注的政治能动性,代表着你们张开双臂欢迎一个未来的美国人。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立足多伦多 服务全中国 中国服务热线:17076582282 多伦多服务热线: 1-647-328-3211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