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和移民服务中心
完全来自加拿大本土的专业留学申请和专业移民顾问服务
文章10011浏览13931412

RESP“魔鬼”在细节里 华裔家长停供后2.6万元险血本无归

Susan Tesluk(右)帮女儿在传承教育基金公司开设的RESP账户,因为她未能继续供款,所有教育储蓄遭没收。

华人重视子女教育,许多华人家长都会为孩子购买注册教育储蓄计划(RESP)。不过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有些RESP“魔鬼在细节里”,有家长没有留意合约详细条文,因为中途短暂停止供款,或因子女一度停学,到后来赫然发现自己的供款储蓄血本无归,一分钱都得不到。

据《星报》调查发现,住在卑诗省素里的张玉莉(Yu-Li Chang,译音)在2003年起,在传承教育基金公司(Heritage Education Fund,简称传承公司)为两个孩子开户口购买RESP,但几年后她赫然发现,自己与丈夫之前贡献供款约2.6万元的储蓄金却付诸流水。

传承公司告诉她,因为她违反合同,没有按时供款,所以投资被没收。张玉莉2014年向法庭提出诉讼,诉讼书提到,她是在“高压销售策略”下为孩子开账户,当她签字之前,根本没收到公司详细的合同说明书,她后来收到说明书,却又发现文件内容根本“超出普通人所能理解”范围。

入禀法院后始获和解

张玉莉说,传承公司销售或服务人员从未告诉她,若停止供款会损失金钱。她曾在2008年与2009年打电话知会传承公司,她因为个人财务问题须暂停供款,但都被告知“无论何时,只要她想,就可以恢复供款”。说国语的张玉莉说:“由于我的英语不好,感觉我堕入了陷阱。”

案件上了法院后,两方开始和解谈判,2015年张玉莉无奈接受了传承公司提出的2万元和解金,比原来的投资储蓄金少了6,000元,因为女儿正在念大学,她急需这笔资金。

像张玉莉一样的个案并非罕见。安省单亲妈妈塔斯鲁克(Susan Tesluk),在1999年为女儿开设了账户。传承公司的销售人员当时告诉她,她只要每年供款1,200元,经过17年后,加上政府提供的“奖学金”48,636.5元,她女儿上大学时,她可以获得69,036.5元的金额。印得美轮美奂的图表,至今她还保留着,但文件上隐藏的小字是“免责声明”,当中提到不保证投资回报,销售人员也没有提到,若没有如期供款会被没收投资金额。

塔斯鲁克在2005年与丈夫分居,她再也无力支付RESP款项;传承公司却向她表示,即使停止供款也不会失去投资金额。

2016年她的女儿要上大学时,她打电话询问相关投资,传承公司才告诉她资金已经没了。该公司说,曾在10年前发出警告信给她,但没有回应。而根据纪录显示,这些信件被寄发到她的旧地址。她说:“他们偷走了我女儿的教育基金。”

除了中途停止供款,或提早解约,都会令家长拿不回本金,如果学生所就读学校不符合传承公司认定的资格,或在某段时间拿不足学分,亦可能失去投资额与政府的补助金。

2014年以来 500客户投诉同一公司

有一位卑诗省母亲投诉说,儿子本来就读维多利亚大学,入学时从RESP户口拿出1.2万元,一年后他休学了两年,接着再到汤普森河大学(Thompson Rivers University)继续升学。但传承公司却告知她,因为儿子中间缺了一个学分,所以不能再获得政府的补助金。经过多个月的投诉,这位母亲才获传承公司支付投资收入及补助金,一共1.2万元。

由于家长没有细读合同内容,或者报称遭销售人员误导,导致传承公司被投诉的案例不断。《星报》调查发现,2014年以来,约500个客户向传承公司作出投诉。许多人还转向银行服务和投资监察专员(OBSI)投诉,该监管机构负责调解证券金融机构与客户间的纠纷。按照OBSI规定,凡客户提出申诉前,须先尝试私下和解,和解不成才向该机构求助,因此2009年至今,OBSI接获投诉遗产的案例共78宗,而最终判决多数都是客户获胜。

投资者权益组织FAIR Canada的政策主管帕斯莫尔(Marian Passmore)表示,这些推销教育基金团体计划的人,只想赚取佣金,并不会考虑客户的需求和最大利益。

专门研究RESP计划的经济顾问瓦斯莱德(Bert Waslander)说,坊间有不同的RESP计划,而每种计划差异不一,各具利弊(详另文),政府应该加强宣传来教育国民。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