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资深专业留学顾问邹庆在多伦多创办的教育公司
文章5870浏览4292432

加拿大10%顶层家庭占总财富的51.1%

世界经合组织(OECD)对属下国家财富及收入分布的调查发现,不平等的水平上到了更高台阶。
世界经合组织主管拉莫斯(Gabriela Ramos)女士在一份最新报告的前言中称,几十年来,经合组织一直在记录着不平等的加剧,数据所描绘的一幅鲜明画面是:该组织成员国中,最富裕的10%人口的平均可支配收入约为最贫困的10%人口的9.5倍,高于25年前的7倍。
财富不平等更加明显,顶层10%人口占总财富的一半,最底层40%的人口只占3%。不平等仍在增加,金融危机加剧了这种趋势,即使在2008年前全球经济扩张最强的时期,增长的收益仍主要属于收入分配中的顶层人群。
经合组织包括的28个国家的平均情况是,顶层10%的家庭拥有52%的财富。如果按收入计算分布,顶层人口占了24%的收入。财富多并不一定收入就高,比如经合组织的调查显示,三分之一的家庭成员在接受访谈时,说收到了某种形式的礼物或遗赠,这类家庭在拉脱维亚占25%,在加拿大占26%,在法国占43%,在芬兰高达47%。
不是每个国家都有最新的数据,有些国家的数据较新,有些较旧。从各国各自最新的数据看,不平等最严重的是美国,顶层10%的家庭占了总财富的79.5%;加拿大处于中等位置,顶层10%的家庭占了总财富的51.1%。欧洲的不平等是荷兰排第一,排最后的是斯洛伐克(34.3%)
表:经合组织部分成员国的家庭财富分布(OECD)

贫穷的循环
拉莫斯称,不平等带来的影响是多方面的,一个人的社会经济地位会严重影响其就业前景、工作质量、健康状况、教育以及其它重要的机会(包括人脉网络)。没有完成中学教育的父母,他们的孩子只有15%的机会进大学,相比之下,父母至少有一方达到高等教育水平的同龄孩子,有60%的机会上大学。
“一开始的不足可能会影响孩子们的一生。” 她说,“教育上的劣势通常不仅意味着薪水较低,最令人担忧的是,生命会缩短。 一名25岁、受过大学教育的人,在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寿命比平均受教育程度低的同龄人几乎长了8年;女性的差异是4.6年。”
拉莫斯说,教育机会差、技能低和有限的就业前景加在一起,可以使人们陷入更容易遭受环境及暴力危害的境地。由于这些不平等,在一些个人、城市和地区茁壮成长的同时,其他的一些人和地区则进一步走下坡路。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立足多伦多 服务全中国 中国服务热线:17076582282 多伦多服务热线: 1-647-328-3211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