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全球唯一的完全免费的加拿大留学家长大学
文章4923浏览3121031

多伦多有个桃花源-湖心岛Toronto Islands(上)

在多伦多的“外滩”或者“渔人码头”Harbourfront,不管从哪儿往安大略湖望去,视线都逃不了翠树森森的一个小岛。如果从CN塔上俯视,它长长的,犹如天然的防波堤,拱卫着身后的都会,像碧波荡漾湖面上镶嵌着的一块翡翠,令人神往。这岛就是Toronto Islands。据说,上加拿大首任总督Simcoe在1791年将首都迁来尚是蛮荒之地的多伦多时,远离美国是主因,有防守屏障的岛链也是考量因素。

Toronto Islands,中文翻译五花八门,有多伦多群岛、多伦多列岛、多伦多岛、中央岛等,不过既达意又好记的莫过于“湖心岛”。然而,湖心岛原本并不是四面环水的湖中小岛,而是一座实实在在的半岛,其东端和本土是连在一起的。这9 公里的狭长半岛,是在8000多年前由Scarborough悬崖被侵蚀后的流沙随水沖刷至此沉积而成。

千年沙洲溃于洪水

安大略湖从Niagara River 到大湖南岸有一股逆时针由东到西的水流,从而将悬崖流沙沿岸带来这里。1852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暴雨沖垮了半岛上的沙嵴,形成了一条把半岛从本土分割开来的河道,后来河道渐渐增宽,但时常断流,行人可以徒步穿过。1858年,一场暴风雨惹得安大略湖白浪滔天,洪流汹涌,使得河道加深加宽,达200多英尺宽4,5英尺深,成为永久性河道,半岛至此永久完全断裂。这河道就是现在的Eastern Gap。断裂于本土外的部分,在洪流的肆虐中也没有成为一体,被分割为若干小岛,这就是小岛英文名字要用复数的道理。仍和本土连接的半岛剩余部分,就是如今的Cherry Beach,俗称为"Fisherman's Island"。后来,多伦多市政府将计就计,把暴雨形成的河道疏浚加固,成为海轮进入多伦多港的主航道。从此,多伦多人再也不能步行上岛了,只有通过渡轮。

渡轮码头在Harbourfront和Bay街交汇处。为了纪念已故魅力政治家、华人女婿林顿,码头于2013年改名为Jack Layton Ferry Terminal。大门前广场还安置了林顿骑自行车样子的青铜雕像,据说他在生前非常喜欢和太太一起在岛上骑单车兜风。码头早在1833年就开始服务日益增多的游客,虽然那时湖心岛还是半岛,但坐渡轮可以更便捷地到达半岛中部和尖岬。第一艘渡轮的设计非常奇特,是轮浆式,动力则是来自两匹马的铁蹄踩踏。轮渡业务最早由私营业主拥有,直到1926年方由市政府接手,原因是公众运输的责任之故。有意思的是,半岛成为孤岛后,多伦多市政府曾计划或修桥或建湖底隧道,但因为各种原因均未成。现在共有3条摆渡线到达湖心岛的3个不同目的地:Centre Island,Ward’s Island和Hanlan's Point。站在渡轮甲板回望多伦多,可以看到最美都市天际线,CN塔,Skydome和女王码头等等一幢幢造型别致的高楼大厦一览无余,将多伦多的滨湖区装扮得美不胜收。自然,让人心驰神往的还是湖心岛。

第一岛民汉兰家族

湖心岛总面积约有570英亩。最大岛是拥有长长南岸线的Centre Island,也叫Toronto Island (单数),呈新月形或L形,站在大湖前沿,守卫着群岛和城市。该岛的东头是Ward's Island ,西头叫Hanlan Point。第二大岛是Middle Island,和多伦多城市隔水相望,混淆的是Centre Island Park在Middle Island,Centre Island码头也是。有一次为了看遍湖心岛,走走聊聊是从Hanlan Point汉兰角登岛的,本篇也就请看官从这里开始丈量湖心岛吧。也许选择这条轮渡线的游客较少,因此渡轮比较小,渡口也较简单。

从汉兰角上岛,首先看到的Edward Hanlan雕像。Edward是加拿大历史上最伟大的划艇运动员之一,曾荣获1880年世界单人划冠军。码头岸上还陈列着一艘建于1932年的拖船“Ned”Hanlan,正是为了纪念他而命名的,原来安置在CNE,直到2012年才迁移来,不过这里才应该是最合适的地点。但是,汉兰角的命名,远远早于Edward的成名,是源于其父亲是湖心岛断裂后的第一个常年居民,地点在Gibraltar Point ,时间在1862年。当时的湖心岛的大部分地方还荒无人烟,交通也十分不便,不得不说汉兰家族决定搬迁是非常有勇气和前瞻性。

不过,湖心岛最早的人类活动可以追溯到更久远的土着时代。Anishinaabeg部落(包括Ojibwa 和 Mississaugas)曾给未断裂的半岛取名"Menecing",常带病人到此对慢性疾病做康复治疗。一直到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这里仍是印第安人的传统生活地,主要居住在半岛底部和Don河口。在这块不大的地面上有好几个部落,大大小小的营地有好几十个。白人当时的传统居住地则在约克镇,极少涉足这里。1787 至1805年间,土着和殖民地政府签订了著名的土地买卖条约oronto PurchaseA但是在1986年,Mississaugas部落却声称该协议不包括湖心岛,而政府又认为包括,便开始了扯皮,直到2010年联邦政府和Mississaugas达成协议,由联邦给予一笔钱补偿罢休,土着则永远放弃所有权。首次探索湖心岛的欧洲人是英国皇家海军中尉 Joseph Bouchette,在1792年曾对半岛进行测绘和调查。 D. W. Smith于1813年出版的Gazetteer,则是最早的有关文字,书中写道:半岛沙滩,风景优美,令人愉悦,印第安人认为这有益于健康,所以感觉身体不适时便来疗养。

汉兰角微缩都市今昔

汉兰角是市政府在1867年从联邦政府获得岛权后进行湖心岛大规模开发的第一次尝试,目标就是要成为多伦多的summer suburb。具体方案就是在现在的汉兰角区域划地块出租,让私人建度假屋,游乐区和旅馆,形成resort区。Edward的父亲John Hanlan生意嗅觉灵敏, 在1878年从Gibraltar Point迁居这里开设了岛上第一家旅馆,成为汉兰角休闲区的第一个居民和商人,自然也勐赚了一笔,所以人们便称这个地方为Hanlan's Point。Edward在结束皮划运动生涯后也接手了父亲的客栈生意。

离汉兰雕像不远处的草地上,两块铭牌非常引人注目,是关于枫叶棒球队的,也提到了游乐园。这就得讲讲1894年由 Toronto Ferry Company 主导的土地复垦计划,该计划通过围湖造地在汉兰角建设了Amusement Park ,以配合度假区的功能完善。1897年,游乐园边又建造了Hanlan's Point Stadium ,这正是多伦多枫叶棒球队的主场,座席最多时达17,000,其规模就是拿到现在来说也是够宏大的。不过,为了大众观球便利,枫叶球队在1920年代在本土重造球场后就搬走不复回了。这时期是汉兰角历史上最喧哗的时刻。不过,从荒漠到游客接踵比肩没用多场时间,反过来也很快。

变化真是跟不上规划。1937年多伦多港务局要在汉兰角建机场,于是很快就拆毁了游乐场和棒球场,迁移了度假屋。汉兰角又恢复了旧日人迹稀少的境况。这机场就是如今的湖心岛机场 ,不过1939年开放时正式名字为Port George VI Island Airport,时值英王乔治六世退位。在此兴建机场,或许是因为Curtiss Flying School于1915年在汉兰角沙滩建造临时木制机库和小机场的缘故。 该小机场还被用于皇家空军在一战期间的飞行训练。多年前,笔者曾借开放日到湖心岛机场参观过,是坐机场的轮渡前往的。那时的木制候机楼是世界上所剩无几的几座早期机场建筑,现在已迁离到机场南部当作文物保护,准备开设特色餐厅。那时机场上的飞机不是退役的空军战机,就是小型民用机和私人飞机。这次在汉兰角透过机场铁丝篱笆看到的却是加航和Porter的大型支线客机。悠闲观看飞机起飞,降落,以及滑翔,可谓别有滋味。

加东仅有的天体浴场

如今的汉兰角,除了大树草地,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设施和项目,游客较少也就不怪。东侧是宽阔的河道,叫Block House Bay,颇有“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的诗意,隔河相望的是Mugg’s岛。该岛满是古树,密不见光,只能坐船前往,是私家游艇码头所在,小岛南端有一指环状无名小岛。静静的河里,不时有小游轮关了马达,漂荡在柔波里浮藻间,充满着一种画面感。西侧则是一条长长的沙滩,非常有名,是许多人心驰神往的,不过就是没有胆量走一回,这就是俗称裸体沙滩的“Clothing Optional Beach”天体浴场。这是加拿大仅有的两个官定天体浴场之一,设立于1999年,另一个就是温哥华的Wreck Beach。

在这里,你可以选择全脱或不全脱。有意思的是,全脱的潇潇洒洒,落落大方,不全脱的反而忸忸怩怩,心怀鬼胎,此间的奥妙不言自明。走走聊聊知道拍照肯定不好,但亲眼目睹还是必须的,可是当鼓足勇气刚步入界限时,却被全脱者的大声问好弄得花容失色,落荒而逃。看来,就是不全脱去看一眼也是考验。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沙非常细腻,沙滩后的沙丘是Toronto Island Sand Dunes保护区。

加拿大最古老灯塔

离开天体沙滩,湖心岛最古老的建筑就不远了,这就是明信片式地标建筑Gibraltar Point Lighthouse,这也是加拿大现存最古老的灯塔。在长达200多年的岁月里,灯塔一直都作为航标,默默地引导船只安全进入港湾。1808 年建筑灯塔时,灯塔所在地是安大略湖边的Gibraltar Point,然而沧海桑田,地貌的变化居然使灯塔远离了湖岸。有意思的是,灯塔反而就在Lighthouse Pond和Trout Pond两个池塘岸边,会让人怀疑池塘是否需要灯塔。不过无论身处什么环境,它古朴漂亮的身影都是匆匆过客必须合照的。

虽然在1958 年被改建为自动化灯塔,但人们依然没有忘记第一位守塔人。他叫J.P. Rade Muller,也是岛上的第一位居民,但只是在夏天和秋天住在塔楼里,每年雪季到来前则回到约克镇居住。让人记住他的是一桩迄今未断的疑案。1815年,穆勒离奇身亡,但死因至今未明,有线索指向是被Fort York士兵暗杀。更离奇的是,此后有人传闻,在风雨交加的夜晚,站在灯塔边能听到大湖风浪声中的一阵阵哀嘆,谣传说这是穆勒冤魂不散的哀号。现在,灯塔已是Halloween的著名探鬼地。另外,1832年时期的守塔人James James Durnan,其后代后来也成为了湖心岛的著名家族。

灯塔附近有一座始建于1900年代的自来水厂和Artscape Gibraltar Point。后者设有15个艺术家工作室,包括绘画,雕塑,戏剧,录音和陶瓷艺术等艺术专类,供艺术家们租用,以潜心创作。艺术中心后的湖岸,为Gibraltar Point沙滩,是喜欢寻找僻静之处的情侣们最爱。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立足多伦多 服务全中国 中国服务热线:17076582282 多伦多服务热线: 1-647-328-3211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