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和移民服务中心
完全来自加拿大本土的专业留学申请和专业移民顾问服务
文章10662浏览14895436

我选择带孩子来加拿大,不仅仅是为了提高他的英语交流能力

在上海给两个孩子买了全城最贵的学区房以后,我一直高枕无忧,想着不用挤破头去考民办,奥数、英文两大牛蛙(牛娃)标配,培训也就一直没有启动,直到有一天,儿子春游时,车上一大半孩子在“秀英文”,儿子像听天书一样,仰望自己的同龄人时,我开始动摇了要给他一个快乐童年的决心。同学的家长们都惊讶我们家娃中班了居然还没有去英文培训班,好心的家长提醒我:“再不去学,你家娃以后到小学就跟不上了。”

回家后我开始为两个孩子寻找英文培训机构,周边英文培训班的广告塞满了邮箱,起步价2万一年,所谓的高端培训班一年要6万,附近的有外教的国际幼儿园一个月的学费早已破万,还都满员。

我一直很困惑世界上最早的翻译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词语对应的意思的,谁制定的这些规则的?为了源头上解决两个孩子的第二语言学习问题,我认真查阅了资料,原来最早的翻译就是两个不同语言的人生活在一起日常磨合体会出来的。那不就得了,把两个孩子送到陌生的语言环境中,让他们自己在日常中去体会英文字句和英文文化,送到母语为英文的国家去呆上两年,想想他们的英文也差不到哪里去。

孩子学习的时间不等人,从去年7月份决定出国学英语后,办签证、找学校的工作就同步展开了。感谢生活在加拿大偏僻小镇的好友帮忙,给儿子找了一所中国人非常少的公立小学,入学后才发现我儿子是班里唯一的中国人。女儿还不到入学年龄,所以找了一个托儿所。在一个月里面,预约了美签,申请了加签的旅游签证,11月初,带着2个娃登上了飞往加拿大的班机。

落地第一天,女儿顺利送入了托儿所,但接下去的问题有些措手不及。因为我们全家持旅行签证落地,所以教育局拒绝我们读书,要求必须办理完学签后,才可以入学,于是老大成了“家里蹲”。所幸托儿所的院长比较人性化,在得知我们的情况后,将老大安排在了他们的大班临时就读,而我则忙着在境内申请学签。

在翻阅加拿大移民局的网站时,无意中看到孩子就读的幼儿园并不需要学生签证,我立即给教育局发了封邮件,将移民局网站截屏发送给学校,最终教育局同意在1月8日让其入学,但条件是必须在1年级前办好学签。

我自以为英文还算不错,于是按照移民局的要求递送了学签资料,一个月的等待后,却换来了一封拒签信,信中明确写着我必须回中国申请签证。这意味着我得中断孩子的学业,立刻回到中国,而回去后是不是能够办出学生签证,我心里也没有底。所有的中介都说回去办学签是我唯一的选择,感谢一位当地新移民的帮助,他帮我去查了移民法的条例,这才发现移民局网站上写漏了一条,而正是这漏的一条导致我签证失败。

接下去的日子里,友好的加拿大人民给了我无私的帮助,语言学校的教育总监为我翻译了给加拿大移民局的解释信,教育局国际生负责人替我们给加拿大移民局写了一封详细的情况说明,在漫长等待了2个月后,我们收到了学签。

在加拿大的6个月里,老大从一个英文字母都不认识,到现在和同龄人英文交流完全没有障碍,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里,他都可以用英文学习生活,不需要任何中文的辅助,甚至说梦话也都是全英文。因为自己的好朋友是法国移民,所以老大的法语水平也进步非常快,目前已能简单对话。游泳、小提琴、篮球、滑冰这些课外活动项目也都在加拿大学会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里上课除了玩还是玩。”

老二来的时候,只有2岁1个月,中文还说不太利索,在哇哇大哭一个月后,总算克服了分离焦虑症,在和小伙伴们共同游戏中,老二的英文进步神速,班主任老师说:“她已经是一个加拿大小孩了,喜欢和我聊天,喜欢让我告诉她新东西。”

很多国内的朋友说,你们那么小留学是不是值得,在国内读国际幼儿园同样也可以学英语?我每次只问他们一个问题,在国内哪怕是国际幼儿园,你去哪里找那么多母语是英语的小伙伴?我的两个孩子从来都不是牛蛙,甚至在很多爸妈的眼里还是渣娃,但有一点很自信,半年学习后,他们两个的英语水平绝对不是在国际幼儿园学多少单词,多少时态的娃娃们所能比的。语言的核心是解决交流问题,其用处是为孩子打开理解世界的一扇窗户,绝对不是为了能背多少单词。在加拿大学习的孩子,词汇量一定不如国内天天背单词的娃,但对于英文的语感,使用情景等掌握程度绝对不是靠几个外教能教会的。

回来以后,很多人说我家两个娃的英文有口音,属于不正宗的英文。我从来没有介意过他们有口音,毕竟未来的学习生活里,你不能保证他们天天都和播音员打交道,如果哪天哈佛的教授说话带口音,难道你要和老师说,你的口音我听不懂,请说标准英语吗?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