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资深留学顾问邹庆
让你加拿大留学不走弯路,帮你加拿大实现人生梦想!
文章9460浏览12828763

数字识加国 人口普查揭示的真实加拿大

上周,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公布了2016年度加拿大人口普查(2016 Census of Population)中有关家庭、住房、婚姻和语言方面调查的具体信息。每五年一度的人口普查既是加拿大人了解当前社会结构的重要工具,也是加国政府制定下一阶段宏观政策的主要依据。此次加拿大统计局所公布的数据,直接从基础层面体现少数族裔在加国社会或喜或悲的民生现状。对华裔移民来说,除了提供加国华人生活宏观素描之外,2016人口普查更具有客观公正地展现出华人在加拿大社会的与日俱增的话语权和影响力的重要意义。

语言:普通话“攻占”加拿大,大陆移民翻倍增长

众所周知,加拿大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和法语。但随着近年来加国移民人数的激增以及移民族裔的复杂化,加拿大境内能听到的语种也越来越多了。

语言的变化体现出加拿大人口组成的变化。加国的非官方外语不断增多,无非是因为外来人口的比重上升。一个国家的人口增长是国民生产与死亡所带来的自然增长和外来移民所带来的移民增长之和。千禧年之后,加拿大的人口自然增长开始落后于移民增长。随着社会压力增大、生活成本提高,加拿大人不愿意生孩子了,这也就造成了加国自然增长人口几近枯竭的现状。时至今日,外来的移民为加拿大年均人口增长贡献了三分之二的力量。依照加拿大统计局稍早作出的预测,在未来20年内,如果加拿大没有移民进入,加国的人口增长率将趋近于零,甚至面临人口负增长的窘境。对于急需人口福利维持国家发展的加拿大来说,这将是十分危险的局面。换言之,未来数十年的加拿大社会中,外来移民将当仁不让地扮演维持人气、延续加国香火的重要角色。

具体而言,当前,普通话首次超越广东话,成为加拿大境内被使用最多的非官方语言。目前,加拿大境内有超过64万人将普通话视作母语。更令人注目的是,在5年前的人口普查中,加拿大说普通话者仅有不到27万人,普通话在加拿大非官方语言排行中也仅列第9。也就是说,在短短五年时间内,加国说普通话人数爆增131.6%!这无疑彰显,过去五年内中国大陆移民已经成为构成加拿大移民人口的最重要基石,以粤港人口为主的“老移民”群体在华人移民群体中的领军地位也似乎有所动摇。不过,说粤语的移民较5年前亦增长18万人,涨幅也达到惊人的43.5%。当前加拿大有近60万人以粤语为母语,说明广东、香港地区的移民在加国仍有巨大的人口基数与社会影响力。特别在温哥华,广东话依然是使用者最多的非官方语言。

另一方面,语言使用的数据变化,也为过去数年内发生在加拿大的一些社会事件与现象作出注解。比如,在传统意义上非移民热点地区的爱德华王子岛,普通话已经成为被使用最多的非官方语言。这无疑和爱岛政府在过去数年宽松移民政策、吸引外资的姿态有关,也体现出当前中国投资移民者在传统移民项目之外寻求“冷门”机会的思路转变。而在魁北克省,说法语的人数正在降低,说阿拉伯语的人数上升,这或许说明魁省不同族裔的社会话语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也不禁使人联想到年初发生在魁省的与族裔冲突有关的恐袭事件。BC省使用中文的人数有明显增长,证明大温地区对中国各地移民仍有明显吸引力,但与此同时,中文影响力的上升也带来了中文招牌冲突等复杂的本地文化矛盾。

其他语言中,南亚裔移民所使用的旁遮普语被广东话从第2名的“宝座”上挤下,但仍凭借南亚移民的庞大人口基数占据第3的位置。菲律宾的他加禄语上升势头抢眼。相比上次人口普查,加拿大说他加禄语的人数上升30%,达到52万人。而德语、意大利语、波兰语、希腊语的使用人数不约而同迎来下降,曾在2011年调查中夺得“桂冠”的西班牙语更在此次调查中滑落至第四名。这无疑意味着,由白种欧裔人所引领的移民潮的影响力已经消退殆尽,以大陆华人为代表的亚洲人正在接管加拿大移民构成的话语权。

不过,调查结果还显示,相较2011年,加拿大在家说英文的人数呈现上升趋势,18%的加拿大家庭拥有双语能力,这或许从侧面证实,即便移民人口和非官方语种增长,英语仍将是加拿大最主要的语种,部分人士提出的“中文将会取代英文地位”的论调并无根据。

住房:“三世同堂”的华人压力大

此次人口普查所体现出的另一有趣现象,即在原本强调家庭独立的加拿大社会,三代人共住同一屋檐下的情形正变的愈发流行起来。此次普查的结果显示,当前加拿大有超过40万户人家、约220万人口选择“三世同堂”的生活方式。虽然这一数字相较加拿大的总人口而言并不算高,但其增长趋势却十分迅猛——相较2001年的人口普查结果,选择“三世同堂”式生活的人数上涨了37.5%。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复杂的。首先,2001年至今加拿大房地产市场飞速膨胀,加国国民确实面临巨大住房压力。在加拿大统计局所出具的报告中,也明确提到,“住房需求和高额房价造成的矛盾”可能是促成人们选择三代同住方式的原因之一。对此形成佐证的是,有34.7%的20至34岁的加拿大人在过去一年里未能独立居住,依然和父母住在一起。相比2001年,这一数据上升了30.6%之多。换言之,越来越多的加国年轻人无法应对房价高压,迟迟不能搬离父母的房屋,被迫被扣上“啃老”的帽子。

另一方面,不得不考虑的是,千禧年至今也是加拿大外来移民人口飞速增长的一段时期。以华人为代表的亚洲移民本身就有几代人同住一屋的生活习惯。显然,外来移民的居住文化也为加国“三世同堂”式居住的增长作出了突出贡献。对华人来说,移民夫妇在加国产子,再从国内请父母来加拿大“看孩子”的情形简直再熟悉不过了。这些移民家庭的生活条件往往不错,拥有独立的房产。因此,多数华人的“三世同堂”与因为买不起房不得已而为之的“三世同堂”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三世同堂”式居住在BC省数量最多。毫无疑问,BC省既是加国房价虚高的“重灾区”,也是移民最青睐的目的地之一。因此,无论哪种“三世同堂”的情形在本地都不少见。

然而,多伦多雷尔森大学(Ryerson University)学者基尔布莱德(Kenise Kilbride)指出,无论哪种共居方式,都会给夹在中间的中年夫妇带来压力:“道理浅显意见,老人想要维持传统的生活习惯,而年轻子女显然希望接触更新潮的生活方式,因此中间层的夫妇会面临两边的压力”。这一现象,似乎在当代华人移民身上有更为深刻的体现——老人不通英文,无法融入加国社会,子女自小在加国长大,已经彻底适应西式的生活方式,处于中间的中年华人往往在处理家庭关系时要耗费苦心。

与此同时,更多的加拿大人正走向独居的极端。当前,有28.2%的加拿大人正在独居生活。这是加拿大建国150周年以来的峰值。相应的,夫妻带孩子一起住的居住方式正在下降。造成这一现象的社会原因也是多重的。在过去数十年内,加拿大的经济保持良性发展,人均生活水平提高,社会平权意识也逐步提升,这使得越来越多的女性走上工作岗位并拥有独立、稳定的收入。专职的家庭主妇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独居女性。同时,人均寿命延长,老年人积蓄增多,也使得很多高龄老人有了独自生活的资本。

家庭:“不结婚的流氓”正当道,成家方式愈发多元

在过去五年里,加国的多元成家现象愈发增多,当中也不乏一些传统华人移民所质疑甚至排斥的生活方式。

华人传统观念中,“相识-恋爱-婚姻-生子”是情侣间应走的必经之路。近年来,网络上甚至诞生了“不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这句话。虽属戏谑,但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华人的传统婚恋观。但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加拿大“不结婚的流氓”正越来越多。数据显示,当前加拿大有21.3%的伴侣选择不结婚同居的生活方式。这一比例比美国、英国都要高一些。当下,如果不将受原住民文化影响的努纳武特地区计算在内,最流行非婚同居的加拿大省份是魁北克省(39.9%的伴侣选择非婚同居,42.7%的有孩子的伴侣并未结婚)。相比之下,BC省的非婚同居情况处在全国平均水平之下,仅有16.7%的伴侣选择非婚同居。想必,基数庞大的华人移民群体在婚恋上相对保守的价值观念影响了这一数据。

选择不生孩子的丁克家族也有增多趋势。过去五年间,加国丁克家族的增长速度为7.2%,远高过有子家庭的增长速度(2.3%)。有专家分析认为,当前加国生活成本高、节奏快、压力大,致使许多年轻家庭放弃或暂缓了生子的念头。虽然加拿大拥有相对完善的公共教育制度与育儿福利,但育儿成本依然高的离谱。加拿大杂志《MoneySense》在2015年的调查显示,加拿大中产家庭抚养一个孩子到18岁成人期间,只把住房、饮食、教育等基本开销列入考虑范围,就要平均花费超过25万加元。这显然不是每个家庭都能轻易承受的。而当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不生孩子时,加国本就薄弱的人力便面临更大压力。社会老龄化和少子化的双重夹击,将致使整个加拿大缺乏青壮劳动力,社会没有生气。从这个角度讲,本文此前提到的由移民带来的人口福利对加拿大更显弥足珍贵。

另一在华人群体中稍显敏感的即是同志话题。目前,多数华人移民社区,尤其是大陆华人移民社区,对LGBTQ(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 and Queer,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等非传统性向人群的生活方式持相对保守态度。

人们普遍认为加拿大是对LGBTQ人群最为友好的国家之一。近年来越发流行的同志游行、骄傲游行等社会活动也让加国居民切实感受到了LGBTQ的人数壮大。但事实上,加国的同志伴侣人数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少。本次调查结果显示,目前加拿大只有不足73000对同志伴侣,相比加国伴侣总数只占0.9%。由此可见,当前同志伴侣在加拿大仍是名副其实的“少数族裔”。但数量虽少,增长速度却令人不容小觑。过去十年间,同志结为伴侣的人数增长了60.7%,远高于异性伴侣的“配对率”(9.6%)。受到法律保护的鼓励,越来越多的加拿大同性伴侣敢于“出柜”,并注册结婚。目前,加拿大共有24370对注册结婚的同志伴侣。这些数字的提升,无疑证实在过去数年中,加国的整体社会价值观倾向于包容、开化与多元。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