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资深留学顾问邹庆
让你加拿大留学不走弯路,帮你加拿大实现人生梦想!
文章9468浏览12843360

与加拿大鹅和平共处

我们在附近的维多利亚公园里散步,到处能看到一种动物,它有点像鹅,但是会飞,也没有国内的鹅那么高大;又有点像雁,但比雁肥大一些。后来知道它的正式名称是加拿大鹅(Canada Goose),是北美特有的品种。从外观上看,它的头和长脖子是黑色的,而面颊和腹部有一部分是白色的。

每年初冬时节,人们常能看到这些鹅排成人字形向南飞去,它们的目的地是美国的密西西比州一带。它们要在较温暖的南方过冬,因为加拿大的冰雪使寻找食物困难重重。但是近半个世纪来,情况发生了变化,城市的广场上,大学的校园里,宽阔的停车场上,公园的草坪上,处处人鹅和平共处,它们有了食物来源,有的鹅群也就不千里迢迢地迁移了。

大约是在四月里,我们在公园散步,看见一群人在湖边围观,经一位老者指点,我们看见,湖中小岛的茅草中安安静静地伏着一只鹅,她有时用嘴理理自己的羽毛,有时叼叼边上的茅草。老者告诉我们,她是在孵蛋。我们很高兴能碰上这难得的机会,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接连几天我们都去看望她,她依然故我,安安静静地伏在那里。看来做妈妈真是不容易。我们给她拍下了芳容。

再过些日子,我们发现鹅妈妈完成孵化任务,小鹅已跟着爸爸妈妈漫步吃草。它们的毛嫩黄嫩黄,玲珑可爱。鹅爸爸和鹅妈妈领着5、6只新出壳的小鹅蹒跚学步。小鹅长得很快,一月不到就成了壮小伙,约有20多厘米高。 有一次我们看见几个鹅家长领着三十多只小鹅的幼儿班浩浩荡荡地在草地上长征,看到这样壮观的场面,我们感到惊讶,连忙拍照。

鹅家长知道我们是友好人士,只是观察我们,没有发出警戒信号。公园里草地连绵,有小丘,也有洼地,那几天多雨,低处积了水,小鹅在水里嬉闹,扇扇还没有羽毛的翅膀,迈出“鹅生”的初步。

小鹅长得很快,仅仅3、4个星期,个子就猛长了。在公园里人们看见这些鹅好像一直在吃草,春天青草滋长,鹅们专拣细嫩的吃。有的懒洋洋的偷巧,卧在草地上叼着吃,嗉子涨得老大。吃饱了就在水边的草地上把头钻到翅膀下打瞌睡,睡一阵起来,扑咚跳下水,或者飞到不远处,换个环境。

加拿大人善良,从来没有人加害它们,有的老人爱它们,还带来面包渣喂鹅。鹅们也懂得这里的人对它们好,人近在咫尺看它们,鹅旁若无人地不慌不忙吃它的草。鹅们摇摇摆摆慢腾腾地过车路,路上的车排成一长串,都在耐心地等待,直到鹅们离开了车路才重新启动。这种场面让我这个中国人太感动了,我们以前没有见过这种车让鹅的情景。

加拿大是鹅的乐园,人们爱这些小动物,这是社会进步,物质丰富的结果。但是达到这样的境界可能也花费了几百年的时间,据说四百多年前,初来的欧洲殖民者,面对加拿大的严寒,就是靠猎取这些鹅解决了吃和穿的需要。

无限制的狩猎,使野鹅数量锐减,后来野鹅不堪袭扰,几乎不在南安省筑巢繁殖。直至1960 到1970年代,安省自然资源厅和地方自然保护区开始出台一系列措施,保护南安省的野鹅生存环境,情况才有了根本的改变。可见社会发达了,人就文明了。仓廪足而知礼仪啊。

中国还在发展中,情况有所不同。记得陕西渭河边的河滩地上,秋天有大群大雁停留,有人就用猎枪射杀,拿到市场上卖,雁肉里都是绿豆大的铁子散弹。不久前还看到一则报道,上海某公园唯一的一只加拿大鹅,有一天半夜被偷走了。偷者把鹅炖萝卜吃,感到其味不那么好就当垃圾倒了。这个人也许境遇不佳,为了满足私欲,危害了公众利益。看来政府应该严加管理,同时加强保护动物的教育。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