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和移民服务中心
完全来自加拿大本土的专业留学申请和专业移民顾问服务
文章10037浏览13970342

加拿大华人老移民收入垫底 新生代两极分化严重!

与20-30年前移民落地就要打工相比,加拿大最近10年的移民境况大不同。

越来越多的移民是各国的精英阶层,为了谋求更好发展、为了孩子接受更好教育又抑或是为了更好生活而移民。这些人在移民之前,已经有了一定的经济和技术积累。所以,即便移民之初会经历一段时间的迷茫,但整体融入的时间段在缩短。

据相关专业人士依据2015年3月刊披露的一份联邦移民部关于移民收入的调查结果,让中国移民们有点沮丧,因为在来自52个国家和地区的移民收入比对中,中国移民垫底。

这几年,加拿大一直盛传着中国人有钱的说法,很多人甚至把房价飙升的原因也归结为中国人的豪放置业,但如今这份报告却显示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让人不由得想问:那些动辄就买下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加元豪宅的中国人,只是海外置业者,并不是移民?还是中国移民只是收入低但并不代表贫困,因为很多人不需要工作?

移民收入最佳和最差的排名

联邦移民部的这份报告,是针对2010年的移民收入水平进行调查的,结果发现,总的来看,移民与非移民相比,低收入比例高,按税后收入低收入截止点(LICO-AT)计算,是13.5%比9.5%;按税后收入低收入衡量(LIM-AT)法计算,是16.7%比13.6%。

在具体排名中,被划入收入表现最佳的移民来源国按排序是:荷兰、 英国、南非、爱尔兰、意大利、德国、澳大利亚、菲律宾、克罗地亚、葡萄牙、塞尔维亚、印度。

而收入表现最差的移民来源国按排序则是:中国、海地、巴基斯坦、埃塞俄比亚、土耳其、哥伦比亚、伊朗、摩洛哥、阿富汗、孟加拉国、阿尔及利亚、韩国,等等。

报告指出,来加拿大后收入表现佳的移民,他们的特点是,大多数是在1991年前移民加拿大的,长者较多,语言障碍少,容易融入加国社会,收入高,很少有难民,但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除外,这两个国家的难民分别占了46%及15%。

而移加后收入状况表现差的移民,他们的特点是,移民历史较短,很少人在1991年前移民,长者比例很低,难民比例较高,有语言障碍,收入低,生活封闭,不容易融入加拿大社会。

对于这些收入表现最差的移民,移民部的这项调查发现,他们主要集中居住在人口最稠密的大都市;他们处于工作年龄、但不懂英语或法语的人数比例最高,其中中国19%、台湾9%、韩国8%、阿富汗8%、伊朗6%,而整体平均比例是4%;这个群体较少人与加拿大出生的人一起生活。

这一结果令人惊讶,因为收入最差的移民不是来自难民输出国,而是来自中国和韩国这些国家。

除了语言外,融入加拿大社会也是移民在经济上获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

“我的感觉,不单是语言的问题,这是开放社会中的封闭人群的素质问题。”

移民部的文件称,收入表现最好的来源地移民,很少有人不会讲英语或法语,他们更多居住在大都市中心之外。

在多伦多,少数族裔社区林立,华人有多个聚居地,这里的华人,很多平时不需要讲英语。

收入差的背后真是贫穷吗?

这份调查报告被公布后,在一些中文网络论坛上,很多网友表示不服气。

在一个中文论坛上,一位网名叫“小虫”的网友说,中国移民收入最差,并不表示中国移民真的就没钱。“移民局的报告只是依据报税情况来统计的吧,可是很多投资移民来了根本不工作,尤其是一些单身妈妈带孩子来的,住豪宅开豪车,但是收入是零;还有一些在中国和加拿大两边跑的做生意的移民,他们的收入也很容易出现灰色地带,无法据实统计……很多情况,从报税表上是反映不出来的。”他分析道。

在另外一个中文论坛上,关于这个报告引起了激烈争论,网友们分为正反方,正方同意移民局的调查结果,他们根据身边了解到的实际情况而认为,中国移民低收入的确实很多,一位网友说,“大家可以从租客密集的情况就可以看出来,很多房子里租住着很多人,共用厨房和卫生间,生活质量很差,这就是贫困的表现。而且,有些房子的房东也一样挤住在一起,所以买得起房子也并不表示经济能力强。”马上有网友表示赞同,并补充说,很多中国移民在这里找不到专业工作,只能做体力工作,生活很拮据,往往是千方百计凑足首付款买了房,然后再把房子最大限度地出租出去,很多业主连客厅都改成了卧室。

“我邻居业主家的女孩都已经12岁了,还要和爸爸妈妈住一间卧室,实在是太可怜了,这种父母不在意自身的生活品质,也不关心孩子的身心健康,真的很过分,难道真是穷到连给女儿一个独立空间都不能的程度吗?如果这样的话当初干嘛要买房,还不如拿首付款来租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一位女网友有点愤慨地表示。

反方则提出,且不论投资移民,就算是技术移民,很多中国技术移民在加拿大都有很好的专业工作,家庭年收入在10万左右,“还有很多自雇人士,比如地产经纪、理财顾问等等,他们的收入都很高啊,而且现在从事这些行业的人也越来越多,赚的也越来越多,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一位颇有论坛影响力的网友表示。

有些网友则提出了另一个可能的原因:因为中国移民人数太多了,所以存在着贫富悬殊的问题,因此把收入的平均值拉低了,移民局的调查报告只是反映了收入差的一部分人的现状。

相关移民律师分析表示,为了避税,有的家庭配偶一方在海外工作,支持家庭开支,这类家庭的加拿大境内收入就低。他说,“所以不难发现,拥有百万财产的家庭收入水平却在贫困线以下,只是因为他们的报税数字。”

但他还表示,新入籍法要求申请人提供加拿大税务记录,会让那些有策略避税,又想入籍的移民,如实申报当地和海外税收。

收入最差的却很少领福利:这说明了什么?

还有一项调查报告则指出,在领取社会福利的移民群体中,中国移民的比例却也是最少的。

据世界日报报道,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的移民申请领取社会福利的比例最低,这些移民大多数居住在大都市地区。

这是很令人意外的,在这些被列为低收入比例很高的移民来源国家和地区中,申请社会福利的移民比例也这么低,具体是台湾、韩国和中国大陆,比例仅为2%和5%,而当年纳税移民领取福利金的整体比率为10%。

报告指出,其中一个可能原因或与这些移民的财务和商业活动有关。数据显示,47%的台湾移民和29%的韩国移民属于商业移民项目类别,占总数的7%,因此,尽管申报的收入不高,他们很可能拥有一些高价值的资产,让他们不符合领取福利金的资格。

同样的,很多中国大陆的移民也是经济实力很强,但申报的收入却很低,因为他们不需要靠收入过活,很多中国移民来加拿大的目的就是享受生活。

但是,也有社会人士分析,中国移民领取社会福利的人数低,是因为中国人固有的一些传统观念所导致的,事实上,他们中很多人需要社会援助。

一家移民机构提出,中国移民比较少申请的福利项目为政府廉租屋、老年屋及社会福利金(Social Welfare)。

政府廉租屋是为了保证“人者有其屋”,保证低收入者也能住房,加拿大政府每年都拨款建造大批的廉租屋,由政府委托专门的公司管理,以极低的价格出租,而且往往是很漂亮的大楼。基本收费原则是按收入的百分比交租,通常是月收入的25-30%。如你的月收入只1000元,你只需拿出250元交房钱即可,而你住的可能是二室一厅的、三室一厅的公寓。

可是,中国人申请廉租屋的人很少。因为凡住这种房子的多为低收入家庭,属社会底层,所在地区往往是卫生、治安状况不如其他地区,中国人往往很关心子女的生活环境,因此宁可多花点钱,也要找一个“好学区”。

至于老年屋,中国移民也申请的比较少,是因为中国人的孝道理念。很多中国移民依然觉得,应该和年迈的父母住在一起,亲自照料他们的生活。一些移民把他们的父母团聚过来后,住在一起,明明已经产生了很多生活上的矛盾和不愉快,但是他们自己以及他们的父母本身也仍然不愿意去申请老年屋单过,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不孝顺的行为。

而社会福利金,是加拿大福利体系的一块基石,用于保证每个加拿大人能保持一个基本的生活标准,即有吃有住有穿。没有收入而且银行存款在1000元以下的每个人都能申请到这笔钱,单身人士可获每月500-700加元,三口之家可有1100-1300加元左右,已足够维持一个低水准生活,如果一直没有工作,则可以永远拿下去。正因为如此,加拿大养了很多懒人,就靠这笔钱过日子。

拿了这笔钱,对将来就业、入籍都不会有影响。但是很多中国移民不愿意去申请这项福利金,一是因为他们觉得靠救济来生活很没安全感,他们会去积极寻找工作,找不到专业工作,就临时去做做体力工作;另外,也有不少人是因为太好面子,觉得拿这笔钱,靠政府救济很不光彩。

新生代的两极分化严重:

这两年,随着留学热潮持续增温,不断有年轻的血液涌入加拿大的移民行列。而这些新移民的收入水平却表现出了显著的两极分化。

一部分留学生毕业后,为拿移民纸一直从事着最低时薪的工作,甚至因为难以找到匹配移民的工作,迂回去政策相对宽松的外省打工。

另一部分留学生在大学专业的选择上更具优势,多数在金融、计算机领域,毕业后能找到对口的工作,早早就融入了主流社会。

据不完全采访统计表明,语言障碍是形成收入壁垒的一项重要原因。此外,收入与行业类型也息息相关。新生代华人就职主要集中在时尚零售业、房地产行业、餐饮行业、计算机编程、汽车销售、留学移民中介、保险和理财等方面。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