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和移民服务中心
完全来自加拿大本土的专业留学申请和专业移民顾问服务
文章10006浏览13906443

新移民在加拿大学习ESL英语课程的故事

一直以来,在温哥华的华裔新移民社区里,有一个话题被华裔移民们谈来论去,似乎乐此不疲,这个话题就是怎样学好ESL (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闯过语言关,適应加拿大的生活。

扎根加拿大 爱恨英语情

有一些移民为英语“过关”而感到信心满满,生活自得;但也有人认为英语很难学好的,不免心底发慌,更开始质疑移民的“初衷”;还有一些人用积极的態度不断学英语,好像踏入“无底洞”,越学越觉得学不够,越学越想学,似乎学习英语的过程变成了“思想改造”。从以下几个移民学英语的故事里,你也可能找到自己的影子,原来大家都一样在这个多元文化的社会里积极生活、思想多元化、努力扎根加拿大。

经受脱胎换骨的洗礼

刚刚登陆来到加拿大时,Zai Kun对未来的移民生活充满了向往和期待,然而半年后,由於找工作处处碰壁,英语程度有限的她只得硬?头皮走进了ESL的教室。

一开始,Zai Kun並不想去上ESL班,她认为那样太浪费时间,她觉得自己最需要的是一份工作,她更愿意在工作中边干边学。可是事与愿违,在中国某大学实验室工作的她,在加拿大找不到工作,只好去学英语。在ESL班里,女同学居多,来自亚洲、东欧的都有,老师也是女性。

最初的几堂课里,大家互相介绍来自哪里?家庭成员几何?职业是什么?当时心情很苦闷的Zai Kun发现,除了她自己和另外两位来自大陆的女同学外,其他来自日本、南韩、香港、东欧的女同学说起自己的“家庭主妇”身份时,没有任何的不自在,南韩同学甚至还一脸的自豪,说了丈夫说孩子,说完孩子再说狗,虽然是说得结结巴巴的,却似乎有说不完的“家务”事。轮到Zai Kun时,她也是结结巴巴的,而且只有三言两语,介绍自己曾在大学工作、现在只是家庭主妇、正在找工作,话里话外透?不自信和失落。老师是个睿智的人,很快理解了Zai Kun的心情,以后在课堂上多次讲述和討论现代女性的社会角色问题,Zai Kun第一次瞭解了“在加拿大,女人可以做一个纯粹的女人”。就是说,女性在加拿大可以不出去工作,可以把经营家庭当成“工作”,做一个优秀的家庭主妇,无异於有一个好工作。

隨着学习的深入,Zai Kun对老师和其他同学有了更多的瞭解,也更加理解了加拿大文化的多元性。原来她的老师在大学是学化工的,大学毕业就结婚,婚后就陆续生了三个孩子,老师就在家相夫教子,直到最小的孩子15岁后,老师才走出家门,开始工作,感觉自己每一个阶段都享受“现在”,而且也做到事业家庭两不误。老师的经歷让Zai Kun思索自己的人生,自己移民的初衷就是为了让儿子能接受加拿大的教育,能让丈夫的事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现在这些都实现了或在实现中,自己暂时找工不顺利,也用不?天天愁眉苦脸的,既於事无补,也影响家人的心情和生活的质量。

通过在ESL的“洗脑”,Zai Kun对移民生活有了新的认识,她从此不再为找不到工作而烦恼,而是把全部精力放在英语学习上,在家里则安心於做个家庭主妇,只当是给自己放一个长假。解决了“思想”问题,Zai Kun学起英语来劲头十足,进步很快,同时也不放弃找工作。半年多后,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Zai Kun进了一家小公司,开始积累加拿大的工作经验,虽然这份工作不是她的本行工作,但她已经明白这是一个必要的阶段,这也是加拿大职场文化的一部分,所以 Zai Kun也开始享受“现在”——勤勤恳恳地工作,同时继续寻找合適的工作,继续在业余时间学英语。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2008年的11月底,在金融风暴引发的经济危机越演越烈的情况下,Zai Kun却得到了一个国际大公司的“Job Offer”,並且是自己的本行——实验室的工作,她觉得这份工作的得来,好像是上帝安排好的,在她的英语基本过关、刚刚考到驾驶执照的两周后,就有了这份必须驾车上班、必须说英语的工作。

重塑人生舞台

俗话说,人过三十不学艺。来自臺湾、年届八旬、家住本拿比的郑复轩老先生,却为我们展示了“活到老、学到老”的精彩人生。

七十不嫌老 八十还在学

原籍中国湖北省的郑先生,20岁时隨?当军人的父亲去了臺湾,一住就是五十多年,在臺湾娶妻生女,並曾在臺湾空军任职教官和机械修理师。在五十年代末,郑先生曾以优异的专业英语成绩和出色的飞机机械修理技术,从臺湾空军中,经过考试和层层选拔,脱颖而出,被派到美国去接新飞机。从那以后,有四十多年没有使用过英语的郑先生於2004年来到温哥华,並以76岁的高龄重新走进ESL的课堂,学起了英语。

毫无疑问,郑先生是他所在的ESL班里以及学校里年龄最长的学生,问起他为什么在如此高龄、生活也无忧时还要费劲去学英语,郑先生说:“我学英语並不是为了实用,因为和女儿女婿一家生活在一起,不会英语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特別是我那洋女婿,中文说得很流利,我们也不存在交流的障碍。但我也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通过学英语来训练我的大脑,使我不得老年痴呆癥,同时还可以保持比较好的记忆力。因我现在在从事写作,主要是回忆录性质的,將五十多年前发生的一些事情写出来,给后来者提供一些了解歷史的资料。”

近几年,郑先生的大部分时间就用在学英语和写作上,他的文章也被许多刊物采用。对於学英语所碰到的困难,郑先生直言最大的困难就是记忆力不行,经常忘记学过的单词。不过,郑先生认为学习就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所以就算是会忘记,他也一直坚持学习,並且不断地有进步。刚进ESL班时,他一般在老师报默写单词时,十个里面只能写对两三个,几个月后,就能写对六七个,最好的成绩达到了九个,老师和同学都对他赞不绝口,令他信心大增。在上ESL的一年多时间里,郑先生坚持自己坐巴士去学校,课后仍然花很多时间预习和復习。在家里,女儿女婿和两个小孙子都成了他的老师。

通过ESL学习,郑先生了解很多加拿大的歷史和地理,这是他学习英语的最大收获;另外,他也敢於主动和大街上的老外们打招呼、问好,显示来自文明古国公民的素养和热情。还有,因为懂英语,他也给自己提供了更多社交的机会。在很多次的华裔社团活动里,郑先生坐巴士只身前往,令其他一些必须依靠儿女车接车送的老朋友们羡慕不已。

今年,郑先生已届八十,而他仍然坚持收看一些当地电视臺的学英语节目,比如有个“大家说英文”的节目,郑先生就很喜欢看,这个学英语节目的难易程度很合適他,让他可以持之以恆地学下去。

学会ESL 满怀自信

有新移民说,ESL班就像一个浓缩的小社会,在那里,每个人都以不同的角色,开始在加拿大的新生活。

Ye Qing移民来自上海,她在中国时是个演员,参加过许多话剧、电视剧的演出,还会京剧、沪剧等。所以,三句话不离本行,谈起自己来加拿大学英语的故事,Ye Qing感慨道:“在ESL学校的学习,不仅认识了加拿大社会,也重新认识了自己,ESL成了我在加拿大的第一个人生舞臺,我学会了英语,也树立了信心,还结识了智慧、善良、教学水平超一流的老师Margaret Chan,我的感觉绝对是没有白学,非常值得学。”

正如所说的,上ESL对她来说很重要,她已经学了一年多了,並且还將继续学下去。她认为自己很幸运,在刚进ESL班时,就碰到了像Margaret这样的好老师,Margaret老师自己也是来自香港的移民,所以很理解新移民迫切学习英语的心情。在课堂上,Margaret对所有的学生一视同仁,耐心而有启发性,不会让基础差的学生感到难堪,而打退堂鼓;在课堂下,Margaret成了每个学生的知心大姐,帮这个学生修改找工简歷、打电话找工作,教那个学生如何交水电费、如何使用购物优惠券等。Ye Qing谦虚地认为自己就是基础差的学生,但在老师的针对性辅导下,进步神速,从典型的一问三不知,变成了能干的巧妇:对於很多人考汽车驾照是一个噩梦,Ye Qing一次考过;一些ESL的同学找工作“前怕狼(没有加拿大工作经验)后怕虎(英语不好)”的,Ye Qing两个星期就找到了一份全英语环境的兼职工作(Part Time);一些新移民女性来温哥华后几个月都不敢独自出门上街,Ye Qing则敢一个人背起背包就去美国旅游,最近还计划去澳洲一游。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ESL的学习给了Ye Qing自信和能力,她感觉现在的自己与在上海生活时的自己,完全是变了一个人,当然是越变越能干了。

是不是Ye Qing天生就会学习、在学英语的过程中没有碰到过困难呢?Ye Qing回答不是的,而且她认为学英语最大的困难在开始那段时间,熬过了最初的三个月,就感觉上路了。她还认为好的老师很重要,好老师会启发学生的潜力,让学生產生兴趣和动力,学生一旦能够主动地去学习,效果自然会事半功倍。

第一个社交场所

从广州移民来的Laura也曾在本地的、由联邦政府提供的免费英语班里学习过大约半年的时间。

问起对所就读的ESL课程的印象,Laura戏称那个英语学校是她移民来温哥华后的第一个正式的社交场所。在温哥华无亲无友的她,登陆后马上就去英语学校登记註册,等了三个月才得以进入。在英语学校里结识了一些朋友和好姐妹,大家都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很容易谈得来,因为所面临的问题都大致相同:如何给学龄期的孩子找个合適的学校、哪里有合適出行又方便的住房出租、怎么样找到满意的家庭医生、到哪里可以得到找工的帮助等,这样的一些资讯,Laura 都是通过在英语学校里的同学和朋友们的交往中瞭解的,认识英语学校的同学和朋友,得到最初的资讯,对Laura初步在温哥华安定下来,起了很大的作用。

相比之下,半年多的ESL课程的学习,似乎给Laura的帮助微乎其微,只是让Laura能够开口用英语对话,但对话的水平真的有限。所以,Laura在半年多的学习后,毅然离开了ESL班,找了份工作,开始在工作中边干边学,感觉比在课堂上专门学的效果还要好一些。对生活有独到认识並充满智慧的 Laura说:“我学习英语的目的不是为了考试拿高分,从而进一步深造。我就是为了適应加国生活,说白了就是有份工作可以安居乐业。所以,我很快就离开了英语学校,走进了社会和职场。现在我的英语水平也不是不需要提高,但在工作中提高得更快些。而且我也有了信心再去找一份比目前的工作更好一些的工作。”

ESL及ELSA课程 灵活又实用

ESL(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是英语为第二语言的课程,是为来自东欧、南美、日本、韩国、中国等世界各地的新移民、母语皆非英语而准备修读的课程。ESL是加拿大语言学校所有课程中最通用的课程,是外国留学生在进入加国大学之前首先需要达到的语言能力要求课程,在加拿大从小学到大学都开设有ESL课程。

ESL也是加拿大政府为非英语裔的新移民而设的英语教育服务,在加拿大居住少於五年者皆可免费参加。

ESL分为五级制

第一级:完全不懂或仅知一点简单英文,学生不会说、读或写英文。其水平是开始阶段。
第二级:懂得少量日常用英文,学生能运用简单生字或片语,但仍无法用英文表达想法与意见。
第三级:能用英语表达简单意思。但会夹杂自己的母语、手势、身体语言来表达。也会用不完整的字或不正確的句子。英文能力比同级同学低两级以上,阅读课本文章上仍有困难。
第四级:可以用英文表达想法,但仍未完全把基本的英文文法运用在说话及写作上。阅读能力较同级的仍略低。
第五级:此水平的学生之英文熟程度近乎英文为母语者,听、说、读、写英文皆无多大问题。

入读ESL班要测验
新移民申请入读ESL时,会接受英文测验,从而评估其英文的听、说、读、写的能力,然后分配入读適合的班级。每年仍会有测验瞭解学生的学习进展情况。一般而言,学生学习两年后已能用语言沟通,但要掌握正確文法及表达合宜则需五至七年,这不仅要看学生的用功程度,而且还要考虑到教师的教学方法以及学生的学习环境的配合。

除此之外,加拿大政府还在温哥华的一些社区学院增设课堂,向新移民提供“ELSA”( English Language Services for Adults)的服务。ELSA的意思是“为成人提供的英语语言服务”。该课程主要是为刚到加拿大的成人新移民提供初级和中级英语培训而设立的,主要是希望可以协助新移民適应新生活及融入社会,是一个由卑诗省律政厅、多元文化厅、卑诗省移民安置及適应专案(BCSAP)以及加拿大公民及移民部联合资助的,学生无须交纳任何费用。

在温哥华社区学院,学生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全职或兼职学习。不论是全职还是兼职学习,都是向新移民提供在加拿大生活及工作的基本语言要求。全职学习每周 25个小时的学习时间,新学生可以在每个月的月初进入班级学习。兼职学生每周一至周四有12.5个小时的学习时间,学生可以选择在上午、下午或晚上学习。新学生可以每个月的月初进入班级学习,不过则要看现有班级是否有格外位置,不然则要等到有空余位置时,才可进入班级学习。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