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和移民服务中心
完全来自加拿大本土的专业留学申请和专业移民顾问服务
文章10922浏览15854619

遭受27亿美元财务打击!加州大学校长提议涨学费

根据洛杉矶时报报道,近日加州大学主席Michael V. Drake在与《纽约时报》会面时宣布,今年UC九所分校收到的申请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25万份,比去年增加了整整15%!

在今年申请人数大增的情况下,中国学生也许将迎来最艰难的UC申请季。但对于当季申请者来说,还有坏消息在后面,那就是——加州大学九所分校计划恢复之前提议的五年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提高学费,以筹集更多资金用于财政援助和校园需求。

加州大学原定今年涨学费

近日,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加州大学9所院校中,5所学校的校长和高级官员表示,由于疫情影响和拟定削减3亿美元的预算,让加州大学的收入锐减,并且面临着巨大的财务危机,因此必须上涨2022学年的学费,才能保障学校的正常运营。

加州大学董事曾于今年一月份审核一项提议:在未来五年内提高学费,以筹集更多资金用于财政援助和校园需求。根据该提议,新入学的加大学生学杂费将在通胀率基础上额外增加2%,同时保证他们六年的学费不变。该计划增收部分,将用于援助10万多名贫困学生。

然而在疫情爆发之后,校园关闭,学生转为线上学习,这项提议也被暂时搁置了。因此今年没有提高学费,而该计划最早可能于2022年秋季生效。

目前,加大的州内本科生每年要支付超过1.2万美元的学杂费。而非本地学生则需要在1.2万美元的基础上,额外支付3万美元。

两份学费上涨计划透露

第一份学费上涨计划根据通货膨胀,每年提高所有学生的课程费和学杂费。该计划预计将比去年增加2.8%,近348美元,在2022年秋季一学期学费达到12,918美元。

第二项计划是对未来六年的每一届新生提高课程费和学杂费用。根据该计划,入学费用将比去年增加4.8%,即606美元,学费达到13,176美元。而现有学生的学费维持在目前的水平。

除了以上的条例外,根据第一项计划,非本地学生的学杂费将增加840美元,至30,594美元;根据第二项计划,将增加1,440美元,至31,194美元。

但是学费上涨也为有补助需求的加州本地学生带来一些好处。

根据这两项提高学费的计划,一半以上的加州本地学生将支付比现在更少的学费,因为他们将获得更多的财政援助。

这是因为每一美元的学费中有三分之一用于财政援助,这些资金不仅可以用于学费和杂费,还可以用于住房、食品、交通和其他费用。

例如,根据第一项计划,父母收入低于8万美元的学生将获得488美元的额外财政援助,完全覆盖348美元的学费上涨,并留下140美元用于住房、书籍和其他开支。如果学费不增加,学生将得不到额外的经济资助。

疫情重创加州大学

新冠大流行导致全美大学都陷入了严重的金融危机。数据显示,3月至10月期间,整个加州大学系统遭受了27亿美元的财务打击,占其416亿美元运营成本的6.5%。损失主要来自医疗中心、房屋和餐厅的收入减少,新冠检测、追踪、个人防护的支出,以及深度清洁消毒和在线教育带来的成本增加。

严重的预算危机已迫使加大许多学校采取了自救措施,包括借贷、停止招聘、裁员等。加大洛杉矶分校安排员工培训和重新分配,比如与威尼斯家庭诊所合作,安排学校食堂员工为低收入家庭做饭。河滨分校除裁员降薪之外,还提议砍掉体育项目,结果招致了数百份抗议信、电子邮件和电话。

然而这些措施多数只能节流,如果不开源增加收入,坐吃山空只是时间问题。圣地亚哥分校负责人Pradeep Khosla就表示:「我们已经吃了很长时间的脂肪储备,现在甚至都已经啃到骨头了……尽管现在并不是涨学费的好时机,但真的必须开始考虑这一提议了。」

加大学生会反对涨学费

加州大学学生会反对增加学费,会长Aidan Arasasingham说,「特别是现在,当许多学生及家庭正在为失业和住房,甚至口粮而苦苦挣扎时,学生需要更多的经济援助、心理健康服务、宽带接入和学术预科项目,而不是增加学费。疫情不光重创了学校,同样也重创了学生的家庭,让学生和家长来背学校预算赤字的锅,负担也太重了……」

而与此同时,在加州和全美范围内的诉讼中,一些学生正在要求学校退还学费,学生们认为目前学生中心、健身房和科学实验室都被关闭,只提供在线课程似乎不值得付出高昂的学费。是啊,就像有些学生所自嘲的,正规文凭秒变函授,货不对版呀。

加州大学董事会主席John A.Pérez并未就此发表评论,但表示目前尚未安排董事会就涨学费事宜进行讨论。

但即使不进行新的讨论,就各学校目前的财政状况,估计待疫情好转之后,也会立刻将原定增加学费的计划重新提上日程。有孩子要上大学的家庭,恐怕要准备好多支出一笔费用了。

加州大学的校长们长期以来一直要求增加预算,以便更好地规划校园预算,满足招收更多加州学生的需求,并保持美国顶尖公立大学体系的质量。

例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校长卡罗尔·克里斯特(Carol Christ)在2018年告诉财政部门,自2013年至2014年,该校新增了4700名学生,但没有收到足够的资金来支付教育费用。她说,因此,低级别工程和计算机科学课程的平均规模从2011-12学年的65人增加到了2016-17学年的227人。

她当时还说,伯克利大学急需的7亿美元维修储备正在影响伯克利的地位。她说,学校没能聘请到世界上最顶尖的化学家之一,因为学校没有足够的资金来翻新实验室以满足他的需求。

加州大学预算官员已经告诉董事会,需要增加数十亿美元,不仅用于维护,还需要用于新建教室、宿舍和实验室,增加工资,以及支付不断上涨的养老金和医疗费用。

从2000年到2017年,加州大学每名学生的支出下降了31%,因为在此期间新增的十万名学生并没有得到足够的国家资助。加州大学核心预算的国家资金比例从1990年的84%骤降至本学年的42%;现在学费占了更大的比例。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 San Diego)校长普拉迪普·科斯拉(Pradeep Khosla)曾表示,他支持这项集体学费计划,因为它为学生和家庭提供了最可预测的学费增长。他还说,排除学费上涨的可能性并保持学费不变,“对最贫困的学生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响,因为生活成本一直在上升,但财政援助是不变的。

“我认为,当一个家庭看到他们的孩子被这些学校录取时,他们应该能够清楚地知道这会让他们付出什么代价。

不仅仅是金钱的成本,还有真正的家庭成本——家庭贡献了什么,学生贡献了什么,”他去年告诉《纽约时报》。因此,我倾向于投票反对任何会影响当前学生的学费上涨。”

这些说辞表达了对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提出的2020-21年预算的赞赏,其中包括了去年加州大学超过2.17亿美元的新永久性资金。这笔资金将用于支付额外的学生资助、研究项目、扩大的医学教育、农业项目和移民法律服务。

但加州大学的官员说,这些资金还不足以覆盖他们的计划:增加加州的本科招生人数,扩大学术支持以提高毕业率,缩小成绩差距,修复长期被忽视的基础设施,加强学生的心理健康服务,解决教职员工的工资差距。

再因为疫情年遇到的财务危机,让加州大学系统更是雪上加霜...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