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资深留学顾问邹庆
让你加拿大留学不走弯路,帮你加拿大实现人生梦想!
文章9677浏览13264852

在加拿大滑铁卢大学读精算是一番怎样的体验?

深受中国学生欢迎的滑铁卢大学持续走热,申请人数一年比一年高。其顶级的工程学院、数学学院、计算机、精算、风险管理等专业一直是中国学生申请的热门方向,尤其是其规模庞大的co-op带薪实习课程体系,帮助学生在打好专业知识基础的同时,积累丰富的带薪实习工作经验,让学生获得超人一筹的就业竞争力。今天为各位同学奉送一篇多伦多苏安高中优秀校友刘小乐为大家分享的他在滑铁卢大学精算系的学习与生活经验帖。

 

想当初,我连数学系的那几栋教学楼在哪都搞不清,找教室更是一场灾难。而如今,我已经完成了国际生顾问的申请,将在今年9月份告诉新生们,哪位教授给分时最慷慨,哪家餐厅有着美味且价格低廉的食物。经历了一年的滑铁卢生活后,我终于开始享受身边的一切。

入学时,我头顶三项奖学金头衔,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场。但第一堂微积分课我就被当头棒喝。Conrad教授被认为是数学系里最出色的微积分专家。他相貌不凡,丝丝白发似乎都遵循着lnx图象.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尽然有着纯正的伦敦郊区口音,10句话里我只能听懂3句!要知道,我雅思听力可近乎满分啊。他的板书更是犹如天书,一堂课结束后,我连指定的教科书是什么都没听清。

下课后,我咬咬牙,鼓起勇气向边上的一位女生借了笔记,她的嫣然一笑险些让我想入非非。事实上,加拿大这边学生的字迹真不敢恭维,不客气点讲,都是中国小学生水平,但她的英文字母还说的过去。我本想换课,但实在舍不得Conrad教授。向同学借了一个月的笔记后,我终于完全适应了这位英国佬。期中考试,我展现了中国学生应有的水准,均分62,我考了90,这个分数全滑铁卢也不足20人。现在我有十足的把握去当一名助教了。

和我一道前往滑铁卢的苏安同仁不少,他们几乎都是合租别墅来解决住宿问题。我大义凛然的决定住宿舍--为了更接近先前仅在电影中领略的大学生活。对英语的自信也使得我对和当地室友同居充满信心。但事实与理想总是有差距。

我住的是townhouse,也就是联排别墅,两层楼,4个单间,一个洗浴间,再加上厨房客厅,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第一位室友就让我愣了半天,一位至少1米9的白人壮汉,进门还得弯腰。虽说身高不是距离,但他的体型还是让我不自觉的敬而远之。事后证明我多虑了,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活跃分子,每个周末都在宿舍里举行聚会,为了不让其他人觉得我太另类,我很悲壮的决定和他们一起喝的醉烂如泥,幸好另一位室友及时出手制止,不然我肯定接过那瓶威士忌开灌了.Nima是和我关系最铁的室友,他有着伊朗口音,擅长制作苹果IOS的应用,凭着应用的广告收入,已经赚了近2000元了。

来之前我就被反复告知,参加社团活动很重要,但由于我本身是国际生,入学手续繁琐,直到期中考试后,我才腾出手来关注这方面的信息。我如获至宝的发现了一个报名截止日期还没到的职务招聘,扫了几眼职务介绍后,我就递交了申请材料,说自己有意为学生活动奉献云云,然后我就接到面试了。面试还挺顺利,但期间面试官反复提到一个熟悉但又陌生的词,我记得这个词在职务介绍里出现过,但我没留意。回去一查,我又愣了半天:Catholic,罗马天主教。这个学生活动组织部(SCMT)是为天主教学生服务的,但他们也接纳非天主教学生作为成员。

一时的疏忽,竟让我误打误撞和一群天主教学生共事了近两学期。我负责组织,执行活动。毫无疑问这些活动都是天主教性质的,活动最后都有反思天主教教义的环节,我总是保持沉默,实在需要发言,就一两句话敷衍过去。同事和参与者也都理解,他们对于我这个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成员早有耳闻,SCMT里总共就只有两个亚洲人!我也不止一次的被问到为何加入SCMT,我不敢从实招来,只好说自己一直对天主教感兴趣,想借此了解更多之类的,蒙混过关了。

滑铁卢大学的CO-OP在加拿大知名度非常高,正常情况下滑铁卢的学生毕业前将上8个学期的常规课程,带薪实习6个学期,无缘暑假,共计4年零8个月后毕业。当然,由于课程的难度以及激烈的就业竞争,相当一部分学生会延期毕业。显而易见,顺利毕业的学生都是相当有竞争力的--毕业之时就已经有了两年的工作经验(每学期4个月)。

我其实是在公司的餐厅里写着这篇文章的:我刚刚完成了大一两个学期的课程,正在一家疗养院实习—我的专业是数学系精算,至于我怎么会得到这样一份工作,说来话长。

大一第二学期的时候,我开始找工作,第一轮工作应聘,我递交了25份简历,得到了两个面试,不算很振奋人心,但对于国际生而言实属不易。制作简历着实让我很伤脑筋,我没有工作经历!高中期间国际生不允许工作,好在我做了大量的义工,得以撑一下门面。加拿大欧几里得数学竞赛的前10%几乎是履历上唯一的亮点。市场调查助理的面试惨不忍睹,过度的紧张没有让我语塞,反而让我的语速提升了3倍。可以想见,脱口而出的话语大都没有经过大脑缜密的思考。尽管如此,我的心态和情绪并没有收到太大的影响。我在加拿大混了两年,经历的最多的就是尴尬,窘迫和困难,我的内心逐渐强大,第一次面试的失败的唯一影响就是我学了更多的东西。第二次面试开始前,我又调整回了最佳状态,西装革履,从容不迫(相对而言)。高频率的练习已能让我有能力对付绝大多数的面试问题。但第二次面试一开场,我还是愣住了。

面试官指着我履历上的欧几里得竞赛成绩:“you are over-qualified.” 她认为像我这样的学生当清洁工实在是浪费人才。等会,这份工作是清洁工?!“Maintenance Staff” 原来是清洁工!我以为这是一份和IT 助理相关的工作,又是误解。那一刻,我意识到,高水准的英语不仅只是流利的口语,精准的听力和精湛的写作,还要能够快速阅读并准确理解!“你还是当个顾问吧。”就这样,工作还未开始,我就晋升了。

接受了这一份工作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其余的工作申请都自动作废了—很多雇主根本还没来得及看我的履历,大量的机会就这样错失了,但至少我找着工作了。

我本只打算写1000字,但这会已经超2200了,为了不让各位亲爱的读者们感到信息过量,我就此打住吧。不然我还可以再写个2000字,讲述我在小镇冰淇淋店老板面前唱了一遍加拿大国歌而获得一周免费冰淇淋的故事,或者是女王大学在我决意前往滑铁卢之前将授予我的奖学金加码,从分期付款改为一次性付清等等。滑铁卢这个地名虽然容易让人蒙上一层失败的阴影,但只要决绝的走下去,不论是意料之中还是纯属意外的事件或人,都能让人变得更强大和成熟,之后的大学之路也会愈发平坦。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