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资深留学顾问邹庆
让你加拿大留学不走弯路,帮你加拿大实现人生梦想!
文章9334浏览12364659

2020届全球大学毕业生就业前景如何?

2月,梦想从事航空业的法学学生奥利维娅(Olivia)收到了一份机场监管部门的毕业生工作邀请。但几周后,这份邀请被撤销了,她说,因为该机构无力“承担适合毕业生的岗位”。

尽管如此,不愿透露姓氏的奥利维娅认为自己是幸运儿之一,因为她可以在同父母一起居家隔离期间备战线上期末考试。

“我的许多朋友难以专心学习,要么是因为WiFi连接不佳、要么是因为家里太嘈杂,要么是因为要应对精神健康状况不佳——不确定性和缺乏支持加剧了这个问题。”

这批毕业生即将进入被大流行病搅得天翻地覆的就业市场。英国高等教育就业服务中心(HECSU)高等教育资讯主管查利•鲍尔(Charlie Ball)表示,雇主们被搞得措手不及:“这远远超出了正常经验范围。”作为回应,一些雇主正在撤回工作邀请,推迟到岗时间,或者准备虚拟工作场所介绍。通常作为对未来工作邀请评估的一部分的实习,也纷纷被取消、推迟或者改为数字形式。

英国毕业生就业网站Prospects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28%的毕业生遭遇了工作邀请被取消或到岗日期被推迟。美国全国大学与雇主协会(NACE)的数据显示,4%的会员撤销了工作邀请,20%的会员正在考虑撤销,而21%的会员取消了实习邀请。

该协会研究主管埃德温•科克(Edwin Koc)表示,这“相当不寻常……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是在2009年,当时9%的雇主决定撤销工作邀请”。尽管他表示这是劳动力市场“受到严重困扰”的表现,但他告诫称,许多雇主都在观望这几周的情况。“他们不想对形势做出仓促反应。”

没有工作邀请的毕业生将不得不奔波于线上招聘会,寻找数量减少的工作机会。学生雇主协会(Institute for Student Employers)首席执行官斯蒂芬•伊舍伍德(Stephen Isherwood)说:“我们知道影响将非常严重。”该协会发现,逾四分之一(27%)的企业正在减少2020年招聘的毕业生数量。

然而,伊舍伍德警告称不能一概而论:一些行业(酒店业和旅游业)和许多中小企业受到了严重影响,它们专注于生存而不是招聘。但也有一些亮点,包括科技公司和Teach First等计划。Teach First在贫困地区的学校运作,那里2020年的毕业生人数会很多,而明年的招聘才刚刚开始。

研究毕业生就业情况的High Fliers Research的董事总经理马丁•伯查尔(Martin Birchall)表示,与2009年的危机不同,大型雇主们正努力维持各自的毕业生招聘计划。“尽管处境艰难,多数大公司仍在按计划招聘。”

“毕业生招聘将陷入低迷,”伊舍伍德说,“但不会被完全扼杀。”

01  不确定性

鲍尔说,雇主们不希望冒着声誉受损的风险撤销毕业生工作邀请。例如,会计事务所德豪(BDO)已让其第一年的实习生暂时停职,而且不再招聘更多实习生,但将兑现今年秋季开始的400份实习邀请。

虽然伦敦金融城的大型律所表示,它们没有立即削减招聘规模的计划,但一些法律实习生已被暂时停职,例如在Gateley。与此同时,潜在律师需要参加的研究生法律实务课程(LPC)考试被打乱了。英国律师监管机构——律师监管局(Solicitors' Regulation Authority)已表示,它将接受寻求监督线上考试的服务提供商的提议。

大二的法学学生,以及希望转学法律的大学毕业生,通常都会为春季和夏季的假期实习(vacation scheme)做准备——这对于获得顶级律所的工作至关重要。孖士打(Mayer Brown)和伟凯(White & Case)都取消了春假实习,而且还未确定新的实习时间。其他律所则推出虚拟实习机会。例如,高伟绅(Clifford Chance)推出了7月线上暑期实习,利用数字平台InsideSherpa提供3天的课堂学习。学生们将被要求处理实际交易、解决问题,然后可以选择在今年12月进行两天的“影子实习”(work shadowing)。

谷歌(Google)也将暑期实习计划改为虚拟模式。这将包括让实习生认识同龄人的社交活动,以及指导环节。安永(EY)将推出模块化的计划,尽管这家专业服务公司坚称,将会有承接客户业务以及培训和社交的机会。

一名将在高盛(Goldman Sachs)实习的大三学生表示,实习计划的继续开展让她松了一口气,尽管该计划从9周缩短到5周,而且转移到了线上。她表示:“通常毕业生招聘几乎全部通过暑期实习来完成,所以我感到很幸运,在找工作如此困难的时候,我仍然得到了这个机会。”令她宽慰的还有,在实习期间她不必支付伦敦的房租,尽管她知道有些实习生已经签了租约。

02  虚拟实习的优势

一名大一学生发现了虚拟形式的意外好处:她可以在春假期间利用更多的实习机会,分别在拉扎德(Lazard)、麦肯锡(McKinsey)、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和德勤(Deloitte)实习。令她惊讶的是,她发现这一经历“非常真实”。她表示,在Zoom上和陌生人一起做项目,“肯定能表明我们有适应能力”。“我不确定这些公司如何看待这类实习——他们是否会认为虚拟实习与亲身实习同等重要。很多春季周都是为公司招聘未来暑期实习生而设计的,而公司很难根据这些短暂的虚拟实习活动做决定。”

虚拟实习有赖于学生能够宽带上网,并且有一个安静的工作场所。有人担心,居住条件拥挤的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可能陷于劣势。

一些雇主担心,仓促设计的虚拟实习可能会给学生们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使他们之后不愿申请工作,所以宁愿取消这类实习。其他雇主,包括劳埃德银行集团(Lloyds Banking Group),取消了实习计划,但同时把候选人纳入快速轨道,让他们进入毕业生申请过程的最后阶段。还有一些雇主为今年具备实习资格、还差一年毕业的学生提供了2021年暑期实习工作。

03  长期影响

在经济衰退期间毕业的影响,有可能持续到衰退之后。英国决议基金会(Resolution Foundation)去年的一份报告发现,紧接着银行业危机后进入就业市场的“危机时代毕业生群体”,“与在经济衰退之前和之后进入就业市场的其他年轻人相比,在长达10年后仍面临更高的失业率、更低的工资和更糟糕的就业前景”。沃顿商学院(Wharton Business School)人力资源中心(Center for Human Resources)负责人彼得•卡佩利(Peter Cappelli)表示,造成这种影响的原因之一是招聘市场的特殊性。“问题在于雇主(倾向于)招聘应届毕业生。他们是在节省招聘时间。”

英国全国学生联合会(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的一项研究发现,81%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担心新冠危机会对自己的就业前景产生影响,71%的人担心这场危机会对自己的就业能力产生影响。

英国社会流动基金会(Social Mobility Foundation)的首席执行官莎拉•阿特金森(Sarah Atkinson)表示,对来自弱势背景的学生而言,毕业生招聘市场向来具有挑战性,这些学生可能不具备条件更好的同龄人的那种专业人脉和光鲜外表。她表示:“眼下,这种挑战加剧了,因为他们能够利用的技术设备也较差。”阿特金森补充称,一些公司已经在缩减外联和招聘活动,这意味着鸿沟可能进一步加大。“如果企业为应对危机,只是象征性地从少数几所大学的少量毕业生人才池进行招聘,那就等于向弱势群体背景的人才关闭了大门。”

阿特金森表示,一些雇主正在虚拟实习和在线招聘中纳入包容机制。此外,更多专业人士如今有时间提供建议。

英国高等教育就业服务中心的鲍尔说,不应打消学生寻找毕业生职位的念头。“2008年时,很多学生都觉得不值得,所以就不去找了。这对那些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我们正在试图平衡信息,以免使情况变得更糟。”

也有人担心,毕业生可能会发现自己受到无偿工作的压力。Good + Fair Employers Club的创始人塔尼娅•德格伦沃尔德(Tanya de Grunwald)认为,新冠疫情正使雇主得以将免费工作重新包装为公民义务。“在这样的时期,结果往往是适者生存——我希望有足够多的大型雇主在这方面表现良好,以身作则。”

支持来自弱势背景的人士从事创意工作的社会企业Creative Access的首席执行官乔西•多布林(Josie Dobrin)表示:“我看到人们谈论‘志愿’承担正式的员工职责。他们知道,如果他们做志愿工作,他们的简历会好看一些。”

在这个社交隔离的时期,毕业生不具备的一个选择是旅行。一名语言专业的应届毕业生被告知,她去中国教英语的工作邀请已被冻结。“这很有趣,”她说,“中国正开始恢复常态。就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而言,中国可能比我如今在英国待的地方更安全。”

04  今年夏天毕业生能做些什么?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就业指导负责人伊丽莎白•达林顿(Elizabeth Darlington)提醒毕业生利用这段时间建立人脉。“我们知道,我们的许多校友和雇主都愿意进行交流对话和介绍信息的面谈,所以学生们仍然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来构建自己的知识和人脉。学生们可以选择在暑期做一系列不同的事情,一些人志愿帮助他们所在的社区,接受短期合同,做研究工作,或者学习一项对自己的未来事业有益的实实在在的新技能。雇主总是会看重那些能够在这段时期表现出韧性、灵活性而且‘勤快’的学生。”

智库——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Higher Education Policy Institute)所长尼克•希尔曼(Nick Hillman)表示,志愿服务或短期合同是有用的证据,“证明你拥有在职场打开局面所需的软技能”。

许多在线培训提供商报告称,最近几周,渴望学习适合市场需求的技能(这些技能目前仍有很大的需求)的学生出现了显著增长。在线平台OpenClassrooms的负责人皮埃尔•迪比克(Pierre Dubuc)表示:“预测显示,技术职位以及向在线转型的其他组织仍将出现劳动力短缺。”

“我会建议即将毕业的学生在线再学习2-3个月,学习在危机期间仍有很高需求的技能,包括编程、数据分析或数据科学(例如,前端开发或数据分析师)等。”

学生雇主协会的伊舍伍德表示,灵活性是关键。他建议毕业生参加志愿活动,接受短期工作,同时利用大学就业服务的虚拟工具。尽管毕业生实习计划可以为职业生涯提供一个很好的跳板,但它们在第一份工作中仅占少数。伊舍伍德表示:“你不是一定要加入大型会计师事务所或大型银行才能从事财务工作。每个行业都需要会计师,进入这一行有很多途径。”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