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和移民服务中心
完全来自加拿大本土的专业留学申请和专业移民顾问服务
文章11423浏览17376631

加拿大大学法学院申请解读

 

北美法律教育体系与其他国家有所不同。在北美,法学院属于职业类学校,不是本科。在学位设置上,对这个体系不了解的人有很多误解,将J.D.(Juris Doctor)的中文翻译成法学博士,这样的翻译并不科学,因为它并不是一个博士学位,当然它也不是本科学位,它是一个职业学位(Professional Degree)。在2001之前加拿大所有法学学位还是被称作LL.B (The Bachelor of Laws) ,即法学学士,后来转变成为美国的J.D.。名称上的变化并不能改变其一直以来作为职业学位的性质。现在加拿大仍有大学保留LL.B的学位,例如麦吉尔大学(McGill) 。

在北美法学教育体系下,大概近百年才有比较正规的法学教育。之前学习法律大多是师徒制,如果一个人想做律师那他需要跟随一位业内律师学习,学成后就可以拿到律师执照。在多伦多市中心有个地铁站叫Osgoode, 附近的Osgoode Hall 现今是安省的法律协会和安省上诉法庭的所在地,我们也称其为旧Osgoode,约克大学法学院为新Osgoode。

在上世纪60年代,当时安省的律师培训还由律师协会来把持着,并没有系统性的高等教育。之后应省政府的要求将律师培训转交给约克大学,也因此延用了Osgoode Hall作为该校法学院的名称,因为这样的关系OsgoodeHall 法学院被视为安省第一所正式的法学院。

报考法学院的资格

虽然法学学位是一个职业学位,但很多时候我们也称其为第二学位(Second Degree),法学院没有硬性要求申请者一定要一个本科学位才可已申请。从字面来理解,申请者只要拥有三年的全职本科学习经历就符合申请资格,无需获得学位。由于申请法学院激烈的竞争,大部分申请者还是在获得学位后再申请法学院。此外,为了提供给更多申请者学习法律的机会,现在许多法学院开设成年学生(Mature Student)录取类别。这一类别的学生不要求拥有3年的本科经验,但在其他方面例如年龄、工作经验、LSAT等方面作为录取的评估。

对于申请者本科学科方面没有限制,因为法学院并不完全是培养律师,有些毕业生最后选择在公共机构工作,例如政府、无盈利组织、国际组织(联合国)等。这些工作有时并不是在做法律实践,更多是在做研究等。所以从招生(Admission) 的角度,他们不太在意申请者将来的工作方向是什么,而更多是申请者有无完成法学院学习的能力。所以本科科目对法学院的申请并不是很重要。

从申请者将来工作方面,本科科目还是有一定影响。例如,如果申请者在法学院毕业后想成为税务律师,那他的本科最好是与会计,商务相关。如果申请者想从事与刑法,那他的本科最好是犯罪学(Criminology)或者是政治科学(PoliticalScience)等相关科目。

Osgoode Hall法学院一路走来,在招生的倾向性上也是一直在演变的,从之前以为社会输送从业律师为主,到招收即使将来不从事律师也可以通过系统性的法学院教育而受益的申请者。所以现在的招生标准会更加灵活,以Osgoode Hall为例,在招生时会青睐少数群体,这种所谓的少数不光是指族裔上的,而是申请者在自己个人叙述里如何标新立异去表达通过法学院的学习除了成为律师之外还可以为社区作出贡献。这样更符合现今法学院的多样性,除了去私人律师行工作之外,其他社会各个层面也可以得到帮助。

法学院的课程设置

完成J.D.需要三年全日制学习,第一年主要都是必修课,几个核心的课程例如Legal Process(法律研究及文书起草)、加拿大宪法、刑法、合同法,侵权法及律师职业道德。二、三年级主要是选修课,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来选择喜欢的科目,一个好法学院与普通法学院最大区别之一就是提供给其学生选修课科目会更加多样。这些选修课对学生的今后的职业并不完全有决定性的影响,因为毕业证上只表明J.D.学位,并不会强调专注于哪一个领域的法律。

但是选修课间接的影响还是存在的,因为选修课的学科不会在毕业证上标明,但在成绩单上会显现。在学生找工作时有些律所会在意学生选修课科目,例如一个专注于地产的律所,他们可能会看应聘学生在法学院期间有无修读过关于地产方面的科目,如果没有,雇主可能会有一定的顾虑。但是法律知识是互通的,继续以上一个例子为例,即使学生法学院期间没有修地产法,但是他有合同法知识,雇主也会考虑。此外,与医生不同,律师的领域跨度相对灵活,即使学生上学期间一直在修税务法,但最后也可能会成为一位家庭法律师。

会在法学院学到什么?

首先王教授表示,有许多华人对法律学习有个误解,就是认为法律是一个纯文科的科目,如同历史、政治等需要大量的死记硬背。在北美,一定程度上法学更像是社会科学(Social Science),学生更多的时间不是花在背诵法规法条,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英美法系除了法规法条之外还有成千上万的判例(Cases) 。

学生通过法学院真正学习到的是:第一,法律的理念,即法律究竟是什么,它是怎么工作的;第二,学习分析能力,在学生未来工作中接触到的案例中涉及到的法律领域可能会盘根错节,学生必须需要具备很强的分析能力将案件的内容抽丝剥茧,迅速地归类,从而找出解决方案。所以时下北美法学院流行着一种叫做Clinic Education 或者Experiential Learning,就是把学生带到实践当中去,以法律援助所的形式,学生可以一边学习一边处理现实案件,从而学习解决问题的技能。
此外,北美法学院教育非常重要的学习就是写作。通过王教授的观察,写作不光对非本地学生是个挑战,本地学生也会觉得吃力。法学院的写作不只是单纯的语言文字上,更多是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查找能力,清楚表述自己的论据论点并兼具说服力。一个律师会需要起草大量的法律文件,与客人、对方律师、以及法官文书沟通。

法学院毕业率情况

王教授表示目前法学院的毕业率是很高的,以Osgoode为例,虽然没有具体的数字,但应该在90%以上,远高于其他本科专业。只有极少数学生会因个人或其他原因离校。大多数学生只要一直坚持,基本上毕业是没有问题,因为法学院在招生时就有严格的筛选。此外,之前提到的成人学生,即使招收条件与应届毕业生不同,但成人学生的学习能力并不弱,而他们的学习动力很强烈,学校方面也会为他们提供一切学习上的援助。

法学院毕业后就业率问题

针对现今加拿大法律市场律师供大于求的问题,王教授表示,一直以来学生就业情况都是每个法学院高度关注的问题。学校很在意法律学位是否令学生们受益,因为第一学费高昂,第二,时间较长。总体来看律师行业就业情况今年确实存在些挑战,主要的原因有,第一,毕业生逐渐增多,加拿大每年都不断有毕业生进入法律市场,但加拿大的市场规模不大。

还有就是人口流动问题。法律学习在之前很长的时间是一个被垄断的行业,这是由于其地域性很强。一个律师如果在当地从业需要就读当地的法学院并且通过该省份的律师资格考试。但这种垄断被人口流动和全球化逐渐打破。

加拿大,美国都是移民国家,许多之前有法律背景的移民,如果否定他们之前的高等教育和工作经验对这些移民来说很不公平。王晓蓉教授说,她经常给学生们举一个例子,一个加拿大人和一个墨西哥人在拉斯维加斯结了婚,然后搬到中国去居住,过了10年后两人离婚,请问哪个地方的法律适用?以上的例子在全球化背景下会经常发生,也因此现在如果在加州读过法学院到纽约州只要考过该州的律师资格考试就可以在当地从业,在印度读完法学院来到加拿大通过补修一些课程后就可以考取当地的律师执照。可以看出由于人口流动和全球化使得法律市场包容性变强,同时本地市场也因此受到了冲击。

第三,法律产业也开始变为外包制(Outsourcing),就如同20多年前许多大型公司的客服设在印度,雇佣当地人为接线人员,从而减少成本。法律行业的激烈竞争使得很多律所为缩减开支将低端的法律业务外包到印度这些国家,一些美国的律所会将不需要本地律师处理的业务通过邮件发到印度,处理后再发回来。这样本地律师只需要面对客户而基础的文书准备由其他人来准备。

第四就是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冲击,联合国曾发布的未来职业报告中表示,未来律师职业可能将会受到人工智能很大的冲击。刚开始大家会很吃惊认为从事法律是高技术含量的职业,这是因为法律行业除了与人打交道之外,律师更多的时间是花在法律调查(Legal Research)上。之前美国律师协会有一份报告表示,资历较浅的律师(10年不到从业经验)会有三分之一的工作时间花在法律调查上,包括查找案例,分析法案;资深律师也需要花五分之一的时间在法律调查上。所以这部分的工作很容易将来被人工智能代替。例如,多伦多当地有个很成功的创业公司叫做Blue Jay Legal, 由三位多大法学教授和一位电脑工程人士创立。其产品可以做初步的接待客户功能,通过提问客人问题,分析客人的回答,最快速的分析并找到相关判例,从而预测法官判决结果的可能性。这样的工作如果是由人力来做,需要10多个小时或更长,而人工智能只需要几分钟就可以解决。王教授认为法律作为社会秩序的基石,未来律师这个行业不会消失,但工作性质可能会有很大的变化。

华裔学生在法学院的比例

由于入学族裔调查涉及隐私,所以没有具体数字可以表明华裔学生的人数,通过王教授观察,华裔学生在法学院的就学比例确实不高,但现在亚裔进入法学院学习有上升趋势。

针对记者提到很多华人父母希望自己的小孩从事医生、律师、工程师及会计师等职业,王教授表示,其他比起其他三个职业,律师是更具有本地化的职业。移民最难逾越的障碍是文化障碍而法律与其息息相关。

比起工程学科,文化差异会存在但可以被忽略不计。华人不光学习法律的少,参与政治,关心政治也少。从其他的行业会发现,技术上华人可能会是佼佼者,但很少有人会做领导者。学习法律一定程度上是掌控这个国家的游戏规则,相似于领导者的角色,要非常了解这个国家的经济,文化背景去参与这个游戏,而很多华人有时会觉得这超出了他们的舒适区(Comfort Zone)。比起其他职业从事法律需要与不同的人打交道,而法律对硬技能即专业知识和软技能即人际交往(Networking)都有要求,华人的这些技能相对缺乏。

华人学生学习法律的优势与弱势

华人学生典型的优势是吃苦耐劳,努力上进;弱势方面,华人学生对事物的批判性(Critical Thinking)思维较弱。例如,老师给出一个加拿大最高法院的案例要求学生总结,华人学生会认为这是最高法院的裁决就不会进行批判。但是法律并不是非黑即白,即使是最高法院的决议也可以被提出质疑,尽管有时论点大胆,但法学院的学习就是培养学生怎样提出自己的论点,怎样去说服对方。

对华人法律人才的需求

王教授认为对华人法律人才的需求是成上升趋势的,这主要是由于祖籍国的强大。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来自中国的移民和到加拿大投资的中国公司,以及到中国投资的加拿大公司对本地的法律人才需求瞬间增加。过去十年的感受是,身边时常有对既懂得加拿大法律又具有中国文化背景的人才的需求,这些需求当中雇主更青睐拥有加拿大本地牌照的律师。之前一位在中国从事律师职业的移民,想从事家庭法并征询王教授的意见,王教授鼓励她考取加拿大的律师牌照,因为华人的法律市场还是很大的。王晓蓉教授表示以家庭法为例,华人移民如果对家庭法有需求,会更信赖与自己文化相同的华人律师。本地律师因为与华人的文化差异的问题,有时并不能够完全了解客人的情况,沟通上也会有障碍,而华人律师在这方面更有优势。

国内律师取得加拿大律师牌照的步骤

以前如果想在加拿大拿本地律师牌照只有重读J.D.或者LL.B一种选择,最近几年情况发生了变化,之前有媒体报导许多高学历移民的才能得不到很好的利用,引起社会的反思,在此推动下,法律行业也被列上了议事日程,推出了National Accreditation Program (加拿大全国律师协会认证项目)。这个项目有一个委员会,任何非加拿大法学院毕业的人士认为自己可以在加拿大从事法律行业都可以向这个委员会申请,在申请时附上所有个人资料包括在哪里接受的法律教育、课程信息、工作地、工作领域和相关工作经验等。通过委员会的评估申请人需要补修本地法律科目,科目数量取决于之前提到的个人条件。一些法学院也提供针对非本国律师的培训项目( Foreign Trained Lawyer Program)以来帮助这些准备考律师牌的申请者们。

 

王晓蓉教授先后获得了麦吉尔大学的法律和信息管理硕士学位,现任约克大学法学院图书馆职业研究员兼法学教授,从事法学教学和研究工作10余年,教授JD和LLM课程。多次参加全国和国际性法律研讨学术会议,在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学期刊上发表文章。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