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全球唯一的完全免费的加拿大留学家长大学
文章5325浏览3777529

美国高校GPA膨胀有多严重?

2017年5月,马萨诸塞州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毕业典礼上的大四毕业生。

今年,里海大学(Lehigh University)、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和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近半数毕业生拿到了优等、极优等、最优等学位的荣誉或级别相当的荣誉。而在哈佛(Harvard)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获得优等生学位的学生比获得普通学位的学生还多。

在明德学院(Middlebury College),学生只要平均绩点达到3.4,即有资格获得拉丁文学位荣誉;校方表示,近年来,在毕业时获得优等生荣誉的学生人数一直在增加,今年春季超过了50%。

明德学院的代理教务长Jeff Cason说:“我认为是时候重新审议我们的资格标准了。”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调查了在《华尔街日报》/《泰晤士高等教育》(WSJ/THE)美国大学排名前50的高校 获得荣誉学位的标准以及大四学生获得荣誉的百分比,发现在许多顶级学校中,优等生荣誉已近乎于一种常态。

在南加州大学,等级最低的荣誉(优等)要求平均绩点(GPA)至少达到3.5,其比例在10年间从32%升至44%;而里海大学的要求是至少3.4,其比例也从39%升至44%。

“4.0的绩点确实有重大的意义,说明这个学生很优秀。”前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教授Stuart Rojstaczer表示,多年来他一直在研究GPA膨胀问题,“不过3.7的绩点就说明不了什么了。它只意味着你是这些学校里的普通学生。”

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的一名管理人员和乔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Georgia)的一名博士生通过研究发现,2016年,47%的高中生以A等平均成绩毕业,而这项数据在1998年仅为39%。学生们进入大学后继续获得高分。

在马萨诸塞州的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今年有41%的毕业生获得了拉丁文学位荣誉,即他们的GPA至少达到了3.6。在过去10年中,这一比例大多数时间都维持在三分之一左右,近两年来上升了。该校的一名女发言人表示,学校尚未确定比例提高的原因。

同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今年春季毕业的大四生中有近59%的GPA达到了3.5及以上,获得了学校所谓的“普通荣誉”。而10年前,这一比例为近46%。

拉什布·多西(Rushabh Doshi)今春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份毕业名单上看到自己的名字后得知自己获得了荣誉学位,他随即发现荣誉学位名单足有四页长。

多西主修的专业是公共卫生,今年秋季他将前往牛津大学进修医学人类学,他为自己的学业成绩感到自豪,但同时也说“这不算是多了不得的事。”

该校发言人丹尼斯·奥谢(Dennis O’Shea)表示,学校未对这一趋势做过研究,因此也无法解释比例上升的原因。他称本校学生“聪慧”且“尽责”。

大多数精英学校都限制了获得学术荣誉的毕业生人数比例,但上限差别很大,从哥伦比亚大学的25%到哈佛大学的60%不一而足。

2001年,《波士顿环球》(Boston Globe)报在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高校的荣誉政策过于宽松,当年哈佛获荣誉学位的毕业生比例高达91%。哈佛不久后修改了遴选程序。

5月,拉什布·多西以“普通荣誉”学位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毕业。今年有近60%的毕业生获得了这项荣誉。图片来源:Noh Mebrahtu

美国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将合乎优等毕业生条件的学生比例从2010年的16%放宽至25%,理由是担心本校学生与较宽松学校的学生在研究生入学考试竞争时失利。现在,前5%的毕业生拿最优等,接下去8%的毕业生拿极优等,再下面12%的毕业生拿优等。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奈特-汉尼斯学者奖学金项目(Knight-Hennessy Scholars)招生办主任德里克·波顿(Derrick Bolton)表示,招生人员可能会扫一眼这些荣誉称号,但不会多在意。今年,这个项目的50个名额收到了3,601份申请,他说项目更青睐那些愿意在学术上挑战自我的申请者,哪怕他们因此只得了B等成绩。

“拉丁文学位荣誉是个信号,但也存在噪音。”他意指学校计算荣誉的方式差异很大。

在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和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今年春季毕业要获得荣誉学位所需的GPA底线飙升到了10年来的最高水平;而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要求的GPA是自至少2011-12学年以来最高的。

学术研究人员称,这种增长是分数膨胀的标志,并不意味着学生比以前更聪明。

“把整体标准向上提会产生一个问题,那就是学生知道他们可以不怎么费力,就拿一个看上去体面的GPA。”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教育学院院长理查德·阿鲁姆(Richard Arum)说。

北卡罗来纳大学(North Carolina)教堂山分校等学校已经开始尝试严格控制这些学术荣誉的颁发。

从2017年的毕业生开始,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授予荣誉的依据不再是固定的GPA 3.5 ,而是基于学生的相对表现。现在大约有四分之一的学生可获得拉丁文学位荣誉;而学生自己办的报纸显示,在做出这项调整之前,该校部分本科专业的学生中有过半数获得了这些荣誉。

该校表示,现在他们使用百分位排名“是为了确保拉丁文学位荣誉代表的是杰出卓越。”

5月19日,塔夫茨大学极优等生安娜·德尔·卡斯蒂略(Anna Del Castillo)在毕业典礼前一晚的庆典上致辞。“哇,我和这么多有才华的人在一个学校读书。”她说。图片来源:ALONSO NICHOLS/TUFTS UNIVERSITY

安娜·德尔·卡斯蒂略说得知自己能以极优等生荣誉从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毕业后,她“满心自豪与喜悦”。这位22岁的国际关系专业学生说,在5月的毕业典礼上,她惊讶地发现,还有许多其他同学都获得了拉丁文学位荣誉,更别提三级毕业论文荣誉了。

塔夫茨大学拒绝透露该校获得拉丁文学位荣誉的毕业生比例,这所学校在颁发荣誉时对大多数学科的GPA要求是3.5,工程专业则是3.2。学校发言人帕特里克·柯林斯(Patrick Collins)表示,他们的学生成绩优秀,“学生的成就应该得到赞扬和认可。”

德尔·卡斯蒂略并没有看低自己的成就,她说自己在毕业典礼上的第一反应是:“哇,我和这么多有才华的人在一个学校读书。”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立足多伦多 服务全中国 中国服务热线:17076582282 多伦多服务热线: 1-647-328-3211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