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全球唯一的完全免费的加拿大留学家长大学
文章5058浏览3388539

为什么美国顶尖私立学校纷纷取消AP课程?

近期,美国华盛顿八所精英私立高中联合宣布取消AP课程,引起很大关注。其实,早在2000年代初期,一些位于教育发达地区的顶尖私立名校就开始反思AP课程的价值,并逐步放弃AP考试。

西德威尔友谊学校系首都华盛顿知名贵族私校,预计2022年前全面取消AP课程。

这些学校的共同点在于,一如既往地承诺向学生提供具有吸引力和挑战性的课程,并通过符合各自学校核心价值观、愿景和使命的形式进行授课,旨在与时渐进地适应“大学教育和职业发展做好充分准备”以及“面向第二十一世纪学习”的理念。这些学校普遍无法认可深刻的理解能够通过单一测试得以实现,也不赞同为了确保某项考试成功而进行的教学实践,将有助于实现其学术卓越的理想。

关于AP

AP课程,又称大学先修课程(AdvancedPlacement,缩写AP),是在美国和加拿大等国的高级中学,由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赞助和授权的高中先修性大学课程,至今一共有35门科目可供修读。AP课程相当于美国大学入门课程水平,比一般的高中课程更深入、复杂和详细。学生通过AP考试换取的学分,有机会换取相应的美国大学学分。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福特基金会(Ford Foundation)成立了一个基金,用于协助委员会研究教育方案。这一方案被称为“凯尼恩计划”(Kenyon Plan),是位于俄亥俄州的凯尼恩学院所首创并倡导。最初研究是在三所高中(分别是劳伦斯维尔中学、菲利普安多弗中学和菲利普斯埃克塞特中学)和三所大学(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耶鲁大学)中进行。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三所创立AP的顶尖高中目前均已经取消了AP课程。

数十年来,AP课程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到2017年,世界上已经有超过270万的学生参加了AP考试。在美国,更多的高中通过了美国大学理事会的审核,获得资格提供AP课程。目前全美约有60%的高中提供AP课程,是否拥有AP项目以及AP课程提供数量成为学校知名度的标志之一。

2017年AP考试分项数据:

鉴于AP迄今获得广泛的接受度和成功,为什么精英私立学校纷纷弃用这个项目呢?

抑制独立思考

为什么一个在全美范围内,向所有高中学生提供教育机会,无论其背景、收入、就读城里的公立学校亦或郊外的私立学校的项目,实际上却在阻碍独立思考和创造力呢?与其他行业一样,教育同样充斥着广告和营销,它所许诺给大家的往往无法成功兑现。就AP而言,其广告体现在一个成熟完善、声誉卓著的品牌名称。然而,AP体系的宏大概念,对于一个教育领域的创新领导者,起到的实际效果却适得其反。

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者Jay Mathews近期撰文为AP辩护,他写道:”这八所私立学校参与的反对AP的行动,迄今为止没有取得很大的成功.。所有参与研发独立课程的学校的学生只占全美高中生的千分之五。当位于纽约一个富裕城镇的公立学校斯卡斯代尔高中(Scarsdale High)在十年前用自行研发的课程和测试取代AP项目时,一个发对AP的联盟组织希望其他学校会纷纷效仿。但时至今日,斯卡斯代尔高中仍然是全美唯一拥有独立课程体系的公立学校。”

诚然,AP是大多数公立学校的最好选择,但与一些私立学校的具有创造性和学术严谨的课程选择无法相提并论。一位私立寄宿高中的前招生官Mark Stucker回忆道:当十年前在西城中学(Westtown School)取消AP课程时,我正在该校从事招生工作。西城中学在校园里留存着历史档案,当时美国历史课老师指导学生做一个为期两周的档案项目,通过这门非AP课程学生可以查阅校内的原始历史文件完成研究—他人从中感受的体验是别人在攻读研究生才有机会接触的。很多学生期待在AP课程从事这类颇具创造性和深入的研究,但这并不现实,因为考虑到备考AP美国历史统考必须涉及的海量信息,其中涉及的内容只能匆匆带过。

可悲的是,那些具有特殊专业水准或激情洋溢的讲师们,由于时间所限,对于很多课题只能浅尝则止而无法动用其深厚知识储备。AP仅有宽度而非深度。教学以应试为导向,这有违培养大学以及今后生活所亟需的批判性思维技能的宗旨。

纽约顶尖私校费尔斯通(Ethical Culture Fieldston School)于2001年决定放弃AP考试,主要原因学校深感学生参加AP课程主要目的在于追求统考的高分,而不是为了学习本身以及深入了解周围的世界。

与培养对学习的热爱恰恰相反,AP催生了师生们的焦虑并造成失衡。许多报名就读AP的学生往往选择不止一门课程,他们深陷为通过AP考试而试图消化大量信息的忙碌之中,同时在生活的其他方面遭遇了发展受阻。

好学校并不真正需要AP

情况确实如此:很多私立名校无需依靠AP课程即可使学生录取高选拔度的大学。长期以来,富有洞察力的高校与优质高中紧密合作,并且非常清楚哪些课程能够让学生在大学取得优异成绩。全美顶尖大学招生办所关注的是真正卓越的教育:摆在他们面前的申请材料能否证明学生已经为大学学业做好充分准备,而不仅仅是成绩单上的AP考试分数。

AP的积极意义

尽管如此,AP项目当然具有其优势:

学生相互学习。在AP课堂,学生发现周围坐满同龄人中最优秀者,他们纷纷相互学习,齐心协力取得更大的进步。

AP课程有助于考核教师并提升课程的结构化。教师的表现可以通过学生AP考试的分数予以准确评估。

AP统考分数。如果足够幸运,你的孩子可能会通过AP考试,证明他/她胜任一门与所考科目类似的大学课程。这位学生将比同龄人更快进入该科目更高等级的课堂之中。

按时或提前完成大学学业。AP转换的大学学分也可能提升学生在四年内毕业的机会。对于那些因为AP项目而提早毕业的学生而言,甚至可能节省其经济支出。

AP考试类似SAT。就像SAT或ACT,AP考试的结果客观统一,很多大学认可其价值。高中存在的分数膨胀使外部测试尤为重要。与此同时,有研究表明,参加AP课程的学生在SAT或ACT考试中表现更加出色。

成功的喜悦?

整个AP体系服务于一个主要目标:AP统考。如果经过那么多努力,心情的起起落落,结识了新朋友,却没有通过考试,努力工作带来的成就感可能一落千丈地变成苦涩的自我怀疑。全美大学入学咨询协会(NACAC)的一位董事会成员Steve Syverson告诉巴尔的摩太阳报,AP课程可能“让学生陷入虚假的安全感”,尽管很多学生都能完成他们的AP课业,但随之而来的统考却残酷地提醒他们还没有为大学做好充分的准备,或者尚未达到大学理事会认可的大学水平。

具有进取心的学生容易被AP课程吸引,许多人将其作为在同龄人面前炫耀的资本,因为他们的课程更具挑战性,和普通高中课程相比需要投入更多努力。但在巴尔的摩的高中,接近一半的优秀学生(那些在AP课程里拿了A 或者B的学生)实际上未能通过AP统考。

非常不幸的是:大多数AP考生没有通过考试。而且,为数更少的学生能够用考试分数从他们即将就读的大学换到大学学分。例如,在2014年,仅有31.8%的马里兰州十二年级学生通过至少一次AP考试,根据巴尔的摩太阳报报道,在相当部分的公立学校里,失败率往往高达75%。这些数字还不包含那些选择了AP但在统考之前转换至较为容易课程的学生。

从你的孩子身上赚钱

在22个学科领域中分布着超过35门不同的AP课程。2017年超过270万名学生参加了AP考试。这听起来很棒,但你要意识到只有八分之一的考生能够得到3分以上的分数(3分为及格线)。

虽然AP考试通过率不高,但并没有影响到它的人气。参加考试的学生人数逐年增加,因为越来越多的学校和州开始强调其优先级。每次考试的费用是91美元(每个学生)。虽然对此价格可能存在不同的支付方式,包括联邦资助,但大学理事会每年通过AP考试能够坐收高达10亿美元的收入。尽管近四分之一的考生通过政府资助减免费用,这些费用同样出自纳税人,更不用说学生实际完成AP课程(而不仅仅是统考)的费用也在上涨。

过去的十年中,我们看到参与AP课程的人数急剧上升,因为这个数据会影响政府补贴和学校表现评级。马里兰州可能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超过半数的公立学校学生毕业时至少参与过一个AP课程。该州正在试图将AP课程引入那些有更多弱势群体学生的学校,旨在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成功机会。

还有41个州似乎也在实施这项举措,去年这些州共获得2800万美元联邦拨款,用于补贴低收入学生参加AP考试的费用。仅在过去十年间,各州和联邦纳税人就向AP投入4亿美元。随着大规模的扩张,AP已经成为公立高中学术表现和严谨度的黄金标准,甚至许多苦苦维持生存的学校现在也提供至少一门AP课程。

没有AP,就没有学术性?

一些学校声称他们无需参与AP项目亦可赢取伴随AP考试而来的所有大学预备优势。学校鼓励在普通课程中表现优异的学生参加AP考试。事实证明这些学生考得相当好。

在过去十年,越来越多重量级且有影响力的异见人士公开反对大学理事会。其中包括“独立课程联盟”(ICG),这是一个全美知名大学预备学校组成的非营利组织,强调结合各校特点,由教师自行研发高级课程。ICG积极倡导在高中课程中取消AP项目。该组织指出AP迫使教师肤浅而机械地授课。ICG认为,应付年末AP统考内容必须采用超快的授课节奏,根本无法留出时间进行灵活和深入的专题研究,而后者有助于更为有效的学习。

目前,超过150个学校加入ICG,其中不乏顶尖学校:如排名前十的寄宿高中Deerfield Academy, Milton Academy, 和Lawrenceville School(AP的创始学校之一)。另外两家创始学校安多福高中和埃克斯特高中虽然没有加入ICG, 但也放弃了AP课程自行研发独立高级课程体系。

美国麻省的Deerfield Academy

在其官网的一份介绍文件中,ICG解释其弃用AP的原因:

我们的会员学校选择比一组考试分数更广泛的方式,来领悟和展现其价值观、愿景和使命。除了无可辩驳的学术成就,这些学校多以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和蓬勃发展的社区和公民参与项目而闻名。相当部分的学校被视为锤炼学生人格和服务意识的熔炉,也是学术创新的摇篮,学校的教育使命和校园文化印证了他们的努力,探索最新课程体系和教育思想所能提供的所有可能性。独立私立学校提供全人教育,即从各个维度全方位地培养学生。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些学校中的大多数都具有足够的资源和创新能力打造自己的课程体系,使其远远超越AP课程、大学理事会的审计和为时三小时统考的限制。

Mark Stucker表示:“我并不是第一个对AP课程有效性提出质疑的人,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批评大学理事会把利用深陷困境的AP学生脆弱梦想赚大钱的人。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大学理事会在教育界的地位与体育界的全美橄榄球大联盟相当,事实上该组织不但垄断AP课程和考试,而且还主办被普遍接受的SAT,这场终极考试某种程度上决定一个学生是在耶鲁大学还是州立大学接受高等教育。但是,对我来说,大学理事会的问题在于整个AP的教育方式。这不仅是及格率过低的问题,对此尚可将其简单归因于过高的的学术标准。我认为根源来自应试主导的教学模式。虽然AP具有很多优势,但也有不少原因使得一些全美顶尖的私立学校选择提供自己的高级课程,而不是大学理事会的AP。”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立足多伦多 服务全中国 中国服务热线:17076582282 多伦多服务热线: 1-647-328-3211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