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全球唯一的完全免费的加拿大留学家长大学
文章5043浏览3363977

“选择性考试”?美国部分大学不再要求SAT和ACT成绩

6月上旬,一项也学术严谨著称的芝加哥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宣布,不再要求申请者提交SAT(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学术能力评估测试)或ACT(American College Test,美国大学入学考试)成绩,加入“选择性考试”运动(“test optional” movement)。据《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已有数百所大学参与此项运动。芝加哥大学招生办主任詹姆斯·诺多夫(James Nondorf)支持这一举措,称有的学生没考好,不能因为不理想的考试成绩就吓跑申请学生。

恩多夫解释说,此项改动以后,“申请不会定义你,而是你定义了申请”。

据《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报道,它仍将允许申请者提交他们的SAT或ACT成绩,但大学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会让未来的本科生自行发送成绩单,并提交视频介绍和非传统材料,以补充他们的申请。

这一决定标志着芝加哥大学成为第一个取消考试分数要求的高排名、严录取的学校。

据《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报道,7月上旬,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也只是仅仅不再要求申请者参加SAT和ACT的论文(essay)考试。它曾是常春藤联盟里最后一所要求论文成绩的大学。

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本月早些时候也取消了提交论文这一要求。

6月1日,耶鲁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表示申请者将不再被要求提交SAT或ACT的论文分数。在此一周以前,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和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也取消了这一要求。

据《国会山报》(The Hill)报道,芝加哥大学不再要求SAT和ACT成绩的改动一出,再一次引起了教育界对“选择性考试”运动的关注。

贝茨学院(Bates College)的前招生院长威廉·希斯(William Hiss)表示:“这感觉像是一个巨大的南极冰架掉进了海里。”

佐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Tech)本科生招生主管理查德·克拉克(Richard Clark):“这让所有人都停下来问,‘我们能这么吗?’”

在引入SAT和ACT考试之前,高等教育招生是如何运作的。早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初,常春藤联盟的学生被录取的原因与其说是由于他们表现出的学术能力,不如说是因为他们有“金钱和正确的背景”。这种情况促使时任哈佛大学校长的詹姆斯·康纳特(James Conant)在1933年提议采用一种标准化的评估方法,这种评估方法将有助于根据学术成就(而非特权或偏袒)来甄别学生。那个评估方法就是SAT考试。

一些人认为SAT考试会暴露出种族和种族间的能力差异——有助于将“不受欢迎的人”拒之门外。实际上,SAT的结果恰恰相反。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的历史学家吉尔·特洛伊(Gil Troy)指出,SAT考试“帮助有才能的移民和少数族裔”进入常春藤。

1960年,超过四分之三的招生主管认为SAT对招生过程“绝对必要”。

在1959年,爱荷华大学(University of Iowa)的教育学教授埃弗雷特·富兰克林·林奎斯特(Everett Franklin Lindquist)发明了ACT。到20世纪70年代初,每年有750,000人参加ACT考试。

现在,人们可能已经把SAT和ACT曾经扮演的民主化角色斥为古代历史,并且认为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这些考试已经过时了。

但是总有一些事情,在对这个观点说不。

一场爆炸性的诉讼提供了大量证据,证明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在录取过程中系统性地歧视亚裔美国人。2013年哈佛大学内部一项未发表的研究发现,如果录取完全基于学术成绩,那么亚裔美国人的录取率将是目前水平的250%。

例如,哈佛大学录取过程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个人”评级(“personal” rating)——根据诸如“善良”、“讨人喜欢”和“积极性格”等主观因素对申请者进行评级。尽管亚裔美国人申请者在学业成绩、课外成绩和校友面试成绩等方面都是最优秀的,但当哈佛大学招生办公室根据“友善”和“讨人喜欢”等个人品质对他们进行评判时,他们的得分始终低于其他任何一个种族群体。

哈佛大学的招生人员是如何得出这样的结论尚不清楚——法院将对案件的事实进行整理。但这场争论确实说明了主观性的危险。

对于亚裔学生来说,大学不再要求SAT和ACT成绩对他们的影响较大。亚裔学生普遍学习较好,他们一般能取得SAT/ACT考试的优秀成绩,从而被名校录取。

没有某种共同的衡量标尺,太容易使大学为那些能为学校带来金钱和资源的学生,那些有背景的父母的学生,那些有正确民族形象的学生,或那些观点和价值观与招生办公室成员一样的学生制定有力政策。

诚然,SAT和ACT考试有局限性,但也不应该被浪漫化。尤其是在一个幅员辽阔、多元化的国家,每年有数百万学生从数千所完全不同的高中毕业。

和所有人一样,招生办的工作人员在工作中也会有许多微妙(或不那么微妙)的偏见。SAT和ACT考试成绩可以作为对这些偏见的适度检查。在权衡是否要效仿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的做法时,大学领导人——当然还有负责监管公共机构的政府官员——最好记住这一点。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立足多伦多 服务全中国 中国服务热线:17076582282 多伦多服务热线: 1-647-328-3211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