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资深专业留学顾问邹庆在多伦多创办的教育公司
文章5587浏览3983801

揭秘美国大学招生录取标准内幕和疯狂乱象,留学前必读!

美国大学的招生,已经乱套了。

你只需要去问问那些被理想学校脆拒了的申请人就好啦。问问高中的辅导员吧,他们抱怨说,大学不会因为创造力、决心或社区服务而去奖励那些有前途的学生。

就连一些顶尖大学的招生官本人也承认,招生录取制度已经非常糟糕了。

乱象

不过,如果你问 5 个人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会给出 5 个完全不同的答案。

当然,你也许认为大学太过于重视标准化成绩了。但是,如果你邻居的孩子有近乎完美的分数,他就会认为成绩真的很重要。

最近一项盖洛普民意测验显示,超过半数的美国人认为,大学不应该给校友的孩子提供入学的优先待遇;但是另外一半的人,却认为父母关系至少应该是招生录取里个“次要因素”。

关于谁有资格进入美国最顶尖的大学,以及凭什么能进入的争论一直在沸腾。

美国司法部正在调查一项由 64 个亚裔协会组成的联盟在 2015 年提交的申诉。这个申诉,指控美国大学歧视成绩优秀的亚裔申请者。

此外,反对平权运动政策的公平录取组织(Fair Admissions)的学生,已经对哈佛大学、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和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提出了亚裔种族歧视诉讼。

尽管最高法院去年裁定,招生官在录取学生的时候是可以把申请人的种族考量进去的,但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都不同意这一决定。平权运动的批评人士认为,这事儿在以后还有更多的法律挑战。

不管怎么样,录取公平这个老问题肯定会持续下去。

首先,美国这个国家不能对一个棘手的五字单词——优异(merit),达成一致。

英国社会学家 Michael Young 在半个世纪前,创造了贬义词“唯才是用”(meritocracy),用来描述一个用标准化智力测试来表彰精英的未来。

然而,正如 Rebecca Zwick 在她的新书 《谁会被录取?》中解释的那样,“merit” 这个词,在现在美国的语境下,意味着“成绩优异”,狭义地定义为评级和考试分数。

但这只是申请者价值的一个方面。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的荣誉教授 Dr. Zwick 一直是 SAT 考试机构的研究员,她就觉得,一个学生能否进入自己选择的大学,不应该由应试能力来决定。

事实上,“merit” 的标准,压根就没有绝对的定义。

我们明白,你们 —— 焦虑的学生、疲惫的父母、困惑的公民 —— 都在想美国大学到底在想什么?

有标准么?

我们有必要静下心想一想:13% 的四年制大学,接收了不到 50% 的申请者。

话虽如此,牵动大家心绪的,永远是那些竞争最激烈的学校。每年,全球最顶尖的学府都会拒绝成千上万原本可以在那里茁壮成长的学生。

是的,拒绝是痛苦的。

不过,还是把这些话大声说出来吧,招生过程不,公,平。

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事儿:美国大学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热烈欢迎那些已经修过七门或更多大学预修课,拿了全 A 学生。

被拒并不是真的针对你个人,因为招生是一个疯狂的大杂烩,各种申请者,各种背景都混杂在一起互相竞争。

就像父母让孩子们做家务一样,所有的美国大学都会给他们的招生官一份要完成的任务清单,当他们做不到的时候就会被解雇。😨

“我们不生活在云里,现实是我们有一条底线”三一学院的招生负责人 Angel B. Pérez 说,“我们是一家学院,但我们也是一家企业。”

在许多校园里,财务问题会影响到录取的决定。

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 (NACAC) 最近的一份调查显示,大约一半的机构表示申请者的财务和支付能力在招生决定中具有一定重要性。

其他衡量学生的奇特指标,比如地理多样性。

这现在被视为机构实力和受欢迎程度的指标。如果一个班级不能够由于来自美国 50 个州的新生组成的话,一些校长会不怎么高兴。而且一所大学可能还需要一定数量的工程专业的学生,还有大学球队里的守门员。

事实上,虽然说一所大学可以接受 33% 的申请者,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自以为是地觉得你和每个申请者一样,都有三分之一的机会。

成功与否,取决于一个学生能带来什么。

总的来说,招生中没有什么比平时成绩——加上高中课程的强项——和 ACT/SAT 成绩更重要了。

在时间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这些指标是一种相对快的方法去表明谁更容易有成就。但这种衡量也有弊端,分数膨胀使评价分数的任务更加复杂,高中评分政策上也有差异。

标准化考试成绩和家庭收入有关;白人和亚裔学生比黑人和拉美裔学生表现好。此外,大学预测学生成就时,往往只限于第一年的成绩。

因此,很多大学都依赖于“整体”评估,让大学能够将申请者的学术记录和背景结合,并找出可能不像身边富裕的同龄人那样,拥有耀眼资质的弱势学生。他们是否参加过低水平的或资源丰富的高中?他们是否参加过课外活动?他们有领导经验吗?

大学到底在乎什么呢?

US News,其他的大学指南,更不用说评级机构,都依赖像 ACT/SAT 分数和接受率等传统的招生标准。大学校长也许想要吸引更多有创造力的思想家,但实现这一目标并没有帮助他的大学排名。

一般来说,大学都会规避风险。

一个新奇的招生入学程序,可能会损害他们的声誉。

“许多招生办公室面临的挑战是要做出改变,但不是那么大的变化或创新,让自己的位置受到挑战。”奥林的 Ms. Roper-Doten 说。要求学生多做一些事情可能会吓跑那些想要申请的人。

最近,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的一项名为“扭转潮流” (Turning the Tide) 的运动正在敦促招生主任重新考虑申请者的素质。在由大约 200 所大学代表签署的一份报告中,大学被要求通过录取过程来提升道德品质和服务。

尽管一些院长表示,他们对尚未成熟的青少年的性格没有商业性的评估,但这一举措已经促使一些机构调整了他们的申请。

北卡罗来纳大学在询问课外活动时,强调了对他人的贡献。麻省理工还增加了一篇论文题目,要求学生描述他们是如何帮助人们的。

哈佛大学的一名高级讲师和倡议的领导者 Richard Weissbourd 建议大学以可能与弱势学生产生共鸣的方式来定义服务。“许多学生没有机会做社区服务,”他说,“他们照顾自己的兄弟姐妹,或者做兼职工作来帮助他们的家庭。大学需要说,‘这对我们很重要’。”

最后,在高等教育中增加种族和社会经济的多样性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南加州大学罗西尔教育学院的教授 Shaun R. Harper 研究的是种族和学生的成就,他说大学可以优先考虑这个问题。

今年9月,在波士顿举行的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年会上,Dr. Harper 发表了演讲。他敦促他的听众认真思考种族不平等问题,以及“你可能无意或不知情的情况下,支持了种族歧视”。

他列举了一些高中辅导员的例子,他们不鼓励有前途的少数族裔学生申请选拔严格的大学;大学的招生官说他们“找不到足够多的”合格的黑人申请者,作为体育教练,他们得在全国寻找擅长运动的黑人学生;招生人员每年都在同一所高中招生,忽略那些代表少数族裔的学生。

当 Dr. Harper 发言时,许多听众都为他鼓掌;少数人皱起了眉头。他批评招生主任本身就缺乏种族多样性。这话受到了热烈的掌声。

所以,这事儿很值得一提:在这个社会不平等日益加剧的时代,最富有的大学对大学招生的现状有多不满意呢?

美国一些最具选拔严格的大学从收入最高的 1% 人群中招收更多的学生,而不是底层 60% 的学生。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立足多伦多 服务全中国 中国服务热线:17076582282 多伦多服务热线: 1-647-328-3211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