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和移民服务中心
完全来自加拿大本土的专业留学申请和专业移民顾问服务
文章10066浏览14016064

我和女儿挑美国大学的故事

我女儿今年大学毕业。时光如梭,望着最后一次回家度春假的女儿已经是个职业人的样子了,四年前她考大学时的情景还记忆尤新。这几天大家都在热议帮孩子挑大学的事。每年大学发榜之后,多数学生手里都攥着两三个以上的录取大学。这下问题就来了,到底去哪一所大学上学呢?

四年前我家也有这么个巨大的问题。我女儿秉性耿直,做事投入,但是不太善解人意,常常糊里糊涂得罪人。她高中四年一心一意投入辩论比赛,大奖没拿到,小奖一小堆。考大学的时候她的心愿是学Political Science(政治学)将来学法律做大法官。她那时的梦校是耶鲁大学。她早早就拉着我去耶鲁访问了两次,再加上到耶鲁几次辩论比赛,俨然成了个耶鲁通。我倒是觉得她和耶鲁并不相配。耶鲁的校风是自由奔放,学生比较浪漫。我女儿这个直来直去的性子到耶鲁去恐怕要像德国人进巴黎了。但是女儿一定要冲耶鲁,我也就随着她好了。女儿耶鲁ED得了个deferral。她伤心了一小会儿,又接着专心准备RD。当时我一个做升学顾问的朋友偷偷告诉我说耶鲁的deferral基本上是拒绝。我自然是不敢和女儿提,怕她受不了。女儿此时已经把美国最高法院的有名判决背了个熟透,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传记也读了不少。她去各大学面谈时总是大讲最高法院的判决和她将来要当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远大志向。我常常和她开玩笑,问她搞清楚没有那个面谈的大学到底出没出过最高法院大法官?她的哈佛面试官是位律师,后来碰到我总是笑谈我女儿在她面前班门弄斧大谈她自己对最高法院判决的看法。

女儿一共申请了十所大学,四个reach(高攀),四个target(目标),两个safe(保底)。结果高攀不成(一个waitlist候补),两个目标录取(另两个waitlist候补),两个保底录取。保底的大学都是公立大学,因为公立大学只要成绩过线就录取,没有悬念。然而每个私校都是自念自经,不是成绩好就肯定录取的。因此拿私校做保底并不保险。两个录取的目标大学是Wellesley College(卫斯理学院)和Georgetown University(乔治城大学)。卫斯理和乔治城的political science(政治学)都非常拔尖,历史上都出过很多叱咤风云的人才。但是两个大学的脾性可是天差地隔。卫斯理学院是女子学院,乔治城则是天主教大学。卫斯理的录取通知来得温馨倍至,后面紧接着就有高年级学生亲笔手写的信件问寒问暖。乔治城则是古道热肠,不用电邮,而由学校四个不同单位从邮局给我们寄来了四封录取信。虽然女儿的梦校没有拿到录取,但是卫斯理和乔治城两个大学她都非常喜欢。她尤其被卫斯理高年级学生的亲笔信感动。我想孩子在这一刻终于开始明白了一点世间沧桑。在这个高考的大轧机里被无情碾压之后,一点亲情,一点关注是多么的珍贵。

要想对大学有比较实在的了解,亲自去参加大学的admitted students open house(录取新生接待会)是极好的途径。此前我们在认识的朋友中打听到了在这两个大学念书的孩子,和他们聊了很多。年轻人说话直爽没有顾忌,使我们对两个大学的学生生活有了比较细致的了解。我们的第一站是乔治城大学。乔治城大学位于华盛顿特区最繁华的地段,占地五百英亩左右,和卫斯理学院相似。旁边的波托马克河风景秀丽。我们进校园的第一印象是到处都是建筑物,绿地较少。新生接待会场是在那栋明信片上的漂亮大楼。进楼后发现人来人往的学生都是西装笔挺。后来才知道他们同时有一个法学院活动,所以很多学生都是正装。我仔细观察周围新生和家长。发现这群人中白人居七八成,社会阶层应该比较富裕,孩子都很有礼貌。坐定后学校大员们一一发表讲话,然后进入提问阶段,由招生办主任回答。没想到的是前三个问题一个是问乔治城大学作为一个天主教大学是否在校内发放免费避孕药(回答是学校不发但是周围药店里有,很便宜),另一个是问学生饮酒吸毒过量时送去医院会不会被学校处理(回答是学校鼓励学生及时就医,不会处罚),第三个是问星期五有没有排课。原来乔治城大学非常鼓励学生社交。这个大学号称他们任何学生任何时候都能够随便敲开参议员众议员的办公室门,社会交往能力是学校加以重视的方面。学生的party多始于星期四晚上,终于星期一凌晨,学校基本不在星期五排课。会开完了发现学校只招待新生午饭,家长得自己找饭吃,于是我和太太就决定自己去学校食堂看个究竟。进去以后看到新生们正环坐在大圆饭桌边吃饭。我们这边的选择则比较可怜些,有披萨饼,炸鸡,和意大利面等等。两人午饭共花了二十几元钱。下午学校安排参观,我特别想看看宿舍,但是学校不许家长和新生随便进宿舍楼,只开通了两个模范宿舍把家长新生分十来人一次一组地参观。好在我们认识朋友的孩子,就让女儿跟朋友孩子去满校园转。但是朋友孩子也不敢带她进宿舍。原来乔治城学生饮酒盛行,校方严令在新生接待会期间不准学生公开饮酒。也不许学生带人进宿舍观看。参观校园完毕,我们就到学校周围转转,乔治城周围非常热闹,商店饭馆应有尽有。我们走在路上,看见马路两边公寓前三三两两或坐或站着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说说笑笑,地上都有不少啤酒瓶。我女儿天生不喜饮酒,所以对乔治城的饮酒文化很不以为然。我也是很惊讶,以前总觉得天主教大学应该在酒和性方面比较保守些。不实地考察真是不会想象到。朋友孩子说乔治城的学生常常比较有钱也很花钱。每月上千的零花钱开销是属于中产阶层。

下一站是卫斯理学院。卫斯理学院地处波士顿西郊卫斯理镇,占地五百英亩左右,和乔治城大学差不多大。卫斯理镇是个非常富裕的郊区,没有什么商店和公司,到处是漂亮的民居。卫斯理学院校园本身大半是丘陵地。校园三分之一是水面。山水相映,美不胜收。教学和生活建筑都分散掩映在树林之中,古色古香。我们进入校园之后,除了欣赏山水,也注意到了马路沿线一个个笑容可掬的女大学生和我们热情地打招呼。到了学院礼堂,台上就坐的是校长和四个大学生。再看看周围全都是女学生们主持各种事宜。与我们过去校园访问时相比,这批录取的新生都是飒爽英姿精干独立的样子。我开始怀疑那些小鸟依人在妈妈怀里撒娇的女孩子是不是都收到了拒绝信。卫斯理家长的种族分布比较宽。看上去家境也是比较富裕。校长做简短讲话后便把话筒转给了台上的女学生。她们自我介绍后我发现这几个高年级女孩子居然都是理科生,大跌我的理科生不善言辞的眼镜。之后各种提问都是由台上学生回答。其中有一个问题把台上学生问住了。这时候在台下走来走去分发会议日程的一个女学生顺手拿过一个提问话筒便接过话茬侃侃而谈帮台上同学完满地回答了问题。我坐在那里看着这些自信能干的女孩子,试着想象自己的女儿四年以后是不是会变成这样的孩子(四年之后女儿确实变成了这样的女学生)。

卫斯理学院邀请所有参加活动的新生到学校宿舍里和高年级学生一起住宿。卫斯理宿舍的生活质量好坏不均。一般来说外面越漂亮的古建里面越糟糕。卫斯理拥有七个食堂,绝大多数都和宿舍楼相连,学生可以穿着睡衣去吃饭(没有男生)。每个食堂都有自己菜式特点,味道不错,而且没有人看门,只要能进宿舍楼就可以免费吃饭。这可是让我们父母和女学生们的男朋友沾了光。卫斯理自称免酒校园。学生party时会有校警值班查年龄。这样一来校园里的party就少得可怜,把女学生们挤到每周七天每小时一班的班车上去找哈佛和MIT的party尽兴。校方大概也不反对,班车每星期六要跑到凌晨两点才收兵。虽然家境富裕,卫斯理的学生平日花销并不太多,如果有人炫富都会被嗤之以鼻。

两个大学实地考察回来,女儿很爽快地做了决定。乔治城大学酒文化太昌盛,学生比较阔气,同时各学科之间实力相差太远,如果她将来想换专业会有很大纠结。卫斯理学院是无酒校园,各学科水平比较均衡,学生领导机会多,同时校友会强大(卫斯理的学生数量是乔治城的五分之一,但是endorsement(校产)比乔治城多了一大截)。女儿上大学以后很快改变主意换了专业。她对我说如果她选择了乔治城大学的话估计不会转专业,而是要硬着头皮学political science(政治学)。也许女儿的择校决定真的使世界上少了一个女律师女法官,但是对我来说女儿自己觉得满足是最重要的。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