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和移民服务中心
来自加拿大多伦多本土的专业留学申请和移民项目服务
文章9716浏览13288174

英国威廉凯特母校爆重磅性侵丑闻,上百宗指控!多名女生被灌醉后失身

威廉凯特母校、六百年英国名校爆出重磅性侵丑闻,上百名受害者通过推特账号匿名举报,《每日电讯报》深入调查,矛头直指“兄弟会”组织,掀起空前风暴。

早前,在推特有一个名为“圣安德鲁斯幸存者”的账号突然引起广泛关注,这个账号鼓励性侵受害者“揭露圣安德鲁斯大学性侵害真相”,为幸存者发声。

这个账号运营者表示,自己有收到超过100宗个案报告,其中50宗涉及强奸、性侵等——20宗涉及强暴,10宗涉及性侵害,两宗涉及肢体暴力侵害,两宗涉嫌试图性强迫,一宗有男女朋友之间的“家暴”嫌疑等等。

数字仍在攀升中。《每日电讯报》展开独立调查,发现其中至少12宗指控都和校内一个名为“Alpha Epsilon Pi”(简称AEPi)的兄弟会有关。这是一家遍布全球的兄弟会在圣安德鲁斯的分会,该会知名的前成员有“小扎”扎克伯格。

根据《每日电讯报》的调查,其中一名受害者表示,自己在外喝酒,遇到一名兄弟会成员,她当时喝懵了,然后这名男生安慰他,她坦诚自己曾经遭遇性侵,他表示可以到他附近住所喝点水休息一下。后来他表示受害者可以在他床上休息,自己睡地板——第二天醒来,自己再次被性侵了!

兄弟会指的是以兄弟情谊为基础招收在校学生的社团组织,在美国更为盛行。美国媒体早已指出兄弟会厌女、物化女性的文化。近年来,和兄弟会相关的性侵案件屡屡出现在美国媒体。

美国媒体报道,AEPi实际上在美国因为性侵事件屡遭报道,如今有害的文化也出现在了英国校园。

1受害者匿名发声,多宗案件和兄弟会成员有关

根据英媒的说法,这些受害者有的是圣安德鲁斯在校学生,有的则是毕业多年的校友。

曾经在“圣安德鲁斯幸存者”账号发声的女生A接受《每日电讯报》讲述自己受害的经过。

她表示:“我当时参加一个兄弟会派对,喝得很醉。其中一个我认识的男生表示他可以送我回家。我以为他是我可以信任的人。”

到了A的住处后,“他把我扶上床,后来我只记得醒来后,他正在强暴我。我跑出门,崩溃了。我最后把自己锁在洗手间门口,因为我不敢出门。”

A表示自己还没有把情况报告给校方或警察。

“这很难,因为这些人还在你身边,我还会见到他们。我当然希望他们罪有应得,但我还在犯难,怎样才是最佳的办法,如何实施。”她表示。

受害者B向《电讯报》表示:“我和一个男生出去玩,完全是清醒的状态,然后几杯之后,我完全不省人事,对后来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直到第二天早上在他的房间醒来。原来有人在学生会派对提供的酒精中下了药。”

“我问他是否使用了避孕套——他没有。我感到受到侵害和奚落。我用了很多年才意识到,这是强暴,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我挺喜欢他,我当时接受了他的说法,以为自己才是主动提出的那个,真的想要发生关系。我带着这个想法很多年,非常内疚,这影响了我的自尊。我每天都想起这件事,觉得我的大学时光被偷走了。”

受害者C在“圣安德鲁斯幸存者”账号举报:“我当时在外面喝酒,通过朋友认识了一个兄弟会男生。我当时喝多了,情绪崩溃了,他安慰了我,我告诉他,自己曾经在另一个晚上被性侵害。”

“他提议带我到他住处喝点水休息,因为他住得近,我住得远。我当时很醉了,因此他把我扶上床,他告诉我他睡地板。过了几个小时后我醒来,他就在床上对我动手动脚。我不敢相信任何人会做这样的事情。”假意安慰一位受害者,然后占便宜,让人吃惊。

受害者D的故事也是熟人作案。“有一天,我和一群工作伙伴一起出门,之后我们都回到他的宿舍。我当时非常醉,然后很困。半夜的时候我醒来,发现他正在强暴我,我动弹不得。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因为他人见人爱。我觉得没人会相信我,多半会告诉我是我不记得自己是自愿的。”

受害者E则写道:“我们在外面喝酒,他一直劝酒,直到我完全喝醉,不省人事。他把我带到一个房间,然后把手指伸进来。我一直在哭,但很担心,又醉,因此我无法逃走。我只能在他身边躺到第二天上午。他求我不要说出去。不久之后,我发现,他早在一年前就性侵了我的两个朋友。”

根据《电讯报》的介绍,“圣安德鲁斯幸存者”账号由一群志愿者管理。他们建立了一个群组,里面都是受害者,第一天就已经超过100人加入并分享了自己的经历。

尽管有很多受害者因为恐惧和心理障碍,还没有求助校方和警方,但也有的受害者表示,自己曾经投诉过,校方并未合理解决他们的投诉。

“我们对于幸存者想说的是,你们不孤单,我们能听到你们的心声,最关键的是我们相信你。”

该报发现,至少有十多宗个案和一个兄弟会的成员有关,那就是AEPi,但该报相信真实的情况可能还更多。

2各方反应

《每日电讯报》及其他英媒跟进报道后,事件迅速发酵,迫使各方不得不出来回应受害者的诉求。

由于多宗个案涉及AEPi兄弟会,该组织宣布暂停给所有活动,并且会重新评估安全和准入过程,承诺会举办“性同意权和反强暴文化教育”活动,表示会对领导层进行独立检讨,并为受害者捐款。

该组织声明表示:“Alpha Epsilon Pi圣安德鲁斯分会意识到我们成员涉及多宗性侵害、骚扰和强暴的指控,包括发生在我们举办活动的个案。我们事前一无所知,但我们认为这些指控的内容让人震惊,将严肃以对。”

该组织赞赏受害者努力发声的勇气,“我们听到你们的声音,想要提供帮助。”

该组织表示,“随着内部讨论,我们分会已经马上停止了那些承认自己涉及那些指控的个案的人士的会员资格,然后开始了调查程序,正在搜证。”

不过有人向《每日电讯报》表示,该组织实际上只暂停了两个人的会员资格,她还表示这样的情况在兄弟会内部行有经年。

“在声明中,他们表示对这些指控一无所知,但我清楚知道,他们对此了若指掌。”一位受害者表示,“去年我清楚告诉他们,我和我的好朋友受到AEPi会员的性侵,但他们无动于衷。”

圣安德鲁斯大学一名发言人表示,校园体育队和社团“让学生置于风险之中”,因为他们“传播酗酒文化还有有害的厌女观念”。

“我们对‘圣安德鲁斯幸存者’账号的努力表示欢迎,他们为所有性别的人士提供了一个空间勇敢分享自己受到性失当行为影响的经历。”

目前,圣安德鲁斯大学的学监(主管校内纪律)已经和“圣安德鲁斯幸存者”账号管理者进行了会面,双方达成如何合作如何为受害者提供支持。该账号管理者也表示,那些表示校方无所作为的指责并不属实。

校方希望受害者能够遵循学校的有关程序进行指控,让校方可以帮助受害者。校方还表示,将在校园内开展必修的性同意教育课程,所有学生都必须参加。

苏格兰警方向《每日邮报》表示,目前他们已经和圣安德鲁斯大学合作,但尚未接到正式的报案。

“我们致力起诉那些性侵者,把他们带到法庭上接受审讯,任何人向我们报案受到性犯罪,我们都会严肃对待。任何人希望报告自己受到性侵,可以打101或999。”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圣安德鲁斯大学近年来唯一一次涉及系列性侵指控了。在2018年的时候,一位圣安德鲁斯学生在一个慈善时尚秀被多人强暴。

今年,一名专栏作者在回忆录中曾经表示,自己在上个世纪80年代在圣安德鲁斯上学的时候,曾经被多人强暴。

3兄弟会何以成为性侵的温床?

AEPi最早于1913年在美国成立,这家兄弟会主要成员是犹太人,他们表示自己的宗旨是所有会员“在家以外的家”,并传播“稳定的家庭观念,为未来的犹太领袖提供教育资源和培训”。

这家兄弟会至少在8所英国大学都有分会,包括利兹大学、伯明翰大学、诺丁汉大学等等,而在圣安德鲁斯的分会是苏格兰境内第一家分会。

在其官网上,他们很光荣地表示,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流行组合Simon & Garfunkel的PaulSimon和ArtGarfunkel、演员GeneWilder都曾是兄弟会成员。

兄弟会(Fraternity)在历史上是男性因为各种宗教或者世俗名义所结合的团体,如今在校园内已经演变成以兄弟情谊为基础的社交组织,举办各种联谊活动。

兄弟会在美国大学尤其盛行,是社交重要的一环。进入重要的兄弟会,能够接触到不同的人脉,关系一般保持终身。为了进入某些兄弟会,常常还需要接受重重考验。有不少兄弟会历史非常悠久,一般从19世纪延续至今;有的兄弟会则具有传奇和神秘色彩,比如是耶鲁大学大名鼎鼎的骷髅会就是其中一个兄弟会。

兄弟会在美国更盛行,因为英国大学生更喜欢参加受学生会认可、提供资金的社团。但近年来兄弟会也在英国开设分会,一般都和学生会没有关系,比如AEPi就不是圣安德鲁大学承认的正式社团。

由于传统上,顾名思义,只有男生加入兄弟会。尽管后来出现了姐妹会和男女混合的兄弟会,但总的来说,这种社交文化主要是男性为主。

美国媒体已经注意到,和他们一般所宣称的传统价值观背道而驰的是,兄弟会内部的厌女和物化女性的倾向很严重,已经成为对女性构成性侵害的温床。

《时代》周刊撰文揭露兄弟会的内幕: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兄弟会控制了美国大学社交生活的核心:派对、酒精、决定谁能够参加。

原来,由于传统和宗教的影响,女生参加的姐妹会禁止提供酒精,“因此很多女生排着队,穿着高跟鞋和华装,等待参加兄弟会举办的派对”。

这一点在电影《社交网络》也有描述,尽管或有戏剧化夸大,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些没有权力的人会为了那些有权力的人好好打扮一番”,社会学家Michael Kimmel表示。很显然,在兄弟会活动内,双方社交地位的不平等,让女性更容易受到侵害。

《卫报》在2014年曾有报道,在乔治亚理工大学,一个兄弟会给内部成员发邮件教成员“如何让你的猎物上钩”;在卫斯理大学,有一个兄弟会外号叫“强暴工厂”,在2010年的时候在耶鲁大学的一个兄弟会在校园内游行,大喊“‘不’意味着‘是’”,和性同意权的法律作对。

该报引述研究发现,参加过兄弟的男性参与性侵的可能性是没有参加者的三倍!该研究指出,“兄弟会文化强化了‘群体共同态度’,从而使性强迫长期存在”。

这次事件所涉及的兄弟会AEPi在过去就多次涉及性侵的案件。

该兄弟会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伊利诺大学和范德比尔特的大学的分会成员就受到受害者的举报。

在今年2月份,天普大学的AEPi兄弟会分部主席Ari Goldstein就因为试图性侵被法庭定罪判刑。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