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资深留学顾问邹庆
让你加拿大留学不走弯路,帮你加拿大实现人生梦想!
文章9468浏览12845824

美国公立小学校长屡次性侵女学生却能全身而退,还是靠特工卧底才终于被逮!

话说位于北美的西北端、被称为“最后边疆”的阿拉斯加州,是美国面积最大的州,人口仅约71万,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稀少的地区之一。

但阿拉斯加州长年以来,为人所诟病的问题是犯罪率居高不下,根据数据显示,该州的性犯罪率就居全美之首。

2010年,当地有37%的女性表示遭遇性侵或性骚扰,到了2013年当地女性遭遇性侵暴力犯罪率也达到了全美平均值的4倍之多。
而其中受害者就包含许多的未成年儿童,他们经常会受到来自多方的性虐待。
甚至是来自教职工作者,但在过去十年间,因对学生性行为不端而定罪的所有教育工作者中却只有40%。

最近阿拉斯加州的一所小学校长被指控对三名未成年女学生进行性虐待,他是个惯犯,但多年来对他的指控都以各种原因被驳回,直到一个FBI特工假装自己是一个13岁的女孩才使他得以被诉讼。

【一位非常受欢迎的校长和他的秘密】

现年55岁的Christopher Carmichael是伯特利Gladys Jung小学的校长,在2014年来到伯特利之前,他在白令海沿岸的两个小村庄工作了大约15年。
在大家的印象里,Carmichael高大、合群、精力充沛,在学生、教职员工和家长中一直都非常受欢迎,也备受他们的尊敬,而作为一名校长,他也享有很高的声誉。

然而大家不知道的是,在他这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竟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2016年1月的一个普通的上学日,Carmichael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的翻阅着Facebook上的帖子,然后一个以前学生的自拍映入眼帘,他的内心的恶魔开始躁动,立马给这个14岁的小女孩发去了私信。

“我喜欢你个人资料照片上的性感红唇 :-)”

大多数人如果看到自己以前的老师给自己发来这样的私信,应该都是懵的。
这个小女孩也是,但碍于Carmichael是自己曾经的校长的身份,她还是不得已给与了回复。
但没想到Carmichael却开始用各种亲密昵称来称呼她,比如“甜心”、“小可爱”、“宝贝”等。
甚至还发来更多不堪入目的私信内容......

“我很了解你,以及你淘气的方式:-)”
“你逃不过我的眼睛!:-)”
“把你放在我的膝盖上,然后疯狂拍打你的屁股:)”

几个星期后,小女孩终于忍不下去了,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妈妈,小女孩的妈妈在看到那些私信内容之后怒不可遏,立马给骑警打了电话。

2016年3月15日,骑警和一个儿童保护中心的员工从伯特利飞到Lower Kuskokwim学区,开始对Carmichael展开了刑事调查。
学区负责人Walker在得知此事之后表示,“当我们看到这些私信内容时感到非常不安,但是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关于这个女孩有危险的信息。”
于是在此调查期间,学区给Carmichael安排了带薪休假。

而针对指控内容,Carmichael说他“对自己使用的措辞感到非常后悔”,并向骑警和学区负责人Walker解释,当时他在给女孩发私信时服用了药物,因此发送了不当的信息,不过他并没有任何恶意,也从中吸取了教训,对此他还承诺将停止与学生使用Facebook聊天。

尽管如此,Lower Kuskokwim学区的助理警司还是非常担心,要求骑警对Carmichael的工作用的笔记本电脑和iPad进行搜查,以确定里面是否有儿童色情物品。
不过经过一番调查,他们并没有在里面发现任何儿童色情物品,也没有发现Carmichael有明确要对儿童进行性行为的证据。

因此,即使Carmichael发送的那些私信“显然不合适,令人担忧”,但由于缺乏实质性的证据,Carmichael并没有被指控犯罪,而且他的教师资格证也没有被暂停或吊销。

【对Carmichael的第二次指控】

在距离上次指控没多久,Carmichael很快就回到了工作岗位,但他并没有就此停手。
这一次,受害者更年轻,他也开始从言语性骚扰上升到肢体。

2018年初,一个11岁的孩子告诉她的妈妈,在学校校长办公室门口,校长Carmichael“低头看了看我的乳房,然后用手摸了它们”。
这位女孩的妈妈立马向学区提起投诉,但学区并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

于是在2月12日这位女孩的妈妈向伯特利警方报了警,警方在获得授权之后,让这名女孩的妈妈给Carmichael打电话进行对峙,并对这电话进行了录音,以获取有利证据。
在电话里,女孩的妈妈质问了Carmichael关于抚摸的事情,但Carmichael却找了各种借口来掩饰自己的行为。

“那可能是在开玩笑。”
“不是有心触碰,应该是个意外。”

两周后,Lower Kuskokwim学区的一名管理人员在两年内第二次就针对Carmichael的指控与执法人员会面,不过这一次负责该案件的不再是骑警,而是伯特利警察局。
学区负责人Walker表示,学区在接到投诉之后,就已经展开了调查,他们认为这些指控都是误会,当时,学校正在举行运动会,所以难免会有些意外的触碰。

虽然伯特利警方将这起案件提交起诉,但因为没有足够的理由立案,Carmichael还是一样只是受到带薪休假的“处罚”,并且在三周内就立马回到了工作岗位。

而对Carmichael在2016年和2018年的两项性行为不端指控,学区也没有将其告知校董事会成员和家长们,大多数人都对此一无所知。

【受害者C和校长的礼物】

因为两次的指控都没有让Carmichael受到任何的实质性处罚,Carmichael开始变得更加放肆,也更加谨慎。

在2019年6月,一名七年级的女学生“受害者C”向伯特利警方报警说,Carmichael经常在监控死角挤压她的乳房,摩擦她的大腿上部。
女孩告诉警方,Carmichael在三年级到六年级时就和她成为了朋友,即使是在她小学毕业后他们还保持着联系,但他经常让“受害者C”喊他“爸爸”。

然而在她上七年级之后,Carmichael开始变本加厉,经常会在下午放学期间对她进行性触摸。
“受害者C”的妈妈还告诉警方,Carmichael经常会给“受害者C”和她的家人送礼物,包括一张特大号床和一幅画。
也有很多家长表示,他们经常会收到Carmichael送的小礼物,他们本以为Carmichael只是好心,但现在他们开始觉得Carmichael是在无事献殷勤。

正是因为上两次让Carmichael逃脱了指控,这一次,伯特利警方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他逃掉了,所以他们没有直接通知学区,而是悄悄与安克雷奇的FBI特工合作,并展开了一场卧底行动。

也几乎就在同一段时间,美国教育部更新了Carmichael的校长证书,将其延长了5年。

【卧底行动与逮捕】

2019年秋,对Carmichael的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调查开始展开。
伯特利警方假扮成一名13岁的少女,称是Carmichael前学生,开始和他频繁聊天,在聊天过程中Carmichael淫语不断,甚至身经百战的警方都觉得非常恶心。

“我要你。”
“我想你。”
“我爱你。”
“你和男孩发生过性行为吗?”
“她会手淫吗?”
“我在想你的时候手淫过。”
......

在和Carmichael聊了几个月后,FBI觉得是时候开展进一步的行动了,于是从2019年12月2日开始,一名FBI特工就利用这个假13岁少女的身份断断续续给Carmichael打电话,并将通话进行录音,不过Carmichael显得非常的谨慎,甚至为了避免有性虐待未成年人的嫌疑,他还告知对方自己在假装以为对方已满18岁。

“我们都有自己喜欢做的淘气的小事。”
“既然你爸爸不在身边,我可以收养你啊。”
“我爱的就是你现在的样子和你现在的年纪。”
“你是我的完美伴侣。”
......

也许是经过几个月的交谈,Carmichael开始产生了信任,也开始变得肆无忌惮。
在一次电话录音中,Carmichael详细的透露了他的性侵计划,尽管他仍然相信对方只有13岁。
Carmichael说,他很快就要去安克雷奇了,也许他们可以见上一面,他还提议,他们可以一起去购物中心,她可以假装是他的女儿,然后他们可以去维多利亚的秘密购物,再回到安克雷奇市中心的酒店,在那里他会和她一起共浴。

几天之后,FBI觉得差不多可以开始收网了,于是他们安排了“受害者C”给Carmichael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Carmichael说他现在必须小心行事,因为他感觉自己在被监视,不过他还是计划找机会去探望她,并要求对方可以给他发条短信,声称上次他是不小心碰了她的胸部,来帮助他远离诉讼,还说自己不想进监狱,也不想让她经历那样的公众羞辱。

在这通电话结束后,伯特利警方根据之前的短信和电话录音获取逮捕令,于12月11日凌晨1点在Carmichael位于伯特利的家中将他逮捕。

几个小时后,这位深受欢迎的校长被捕的消息在伯特利披露,伯特利公共广播电台的一名记者也就此案采访了Lower Kuskokwim学区负责人Walker。
这位负责人懵了……

“我们对此感到措手不及,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正在进行调查。”
“你没有听到什么消息吗,不是来自警方,而是社区成员或工作人员之类的? 在这件事之前,你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Christopher Carmichael的事吗? ”
“在那之前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然而在2016年,当Carmichael第一次被指控的时候,Walker就配合过调查,很明显Walker在包庇Carmichael的行为。

家长们也认为,Lower Kuskokwim学区“有责任在雇佣、保留和监督员工方面表现出合理的谨慎”。
于是在去年12月,Carmichael的两名前学生对该学区提起诉讼,称该学区允许Carmichael性虐待他们,尽管他的行为一再受到警告。

目前该Lower Kuskokwim学区正在对该诉讼进行辩护,声称在他们学区内没有发生任何的性虐待行为。
而Carmichael将面临的只是一项轻微的性虐待指控,他的下一次听证会将于今年6月在伯特利举行。

【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

其实像类似的案件在阿拉斯加州并不是个例。

2014年,距离伯特利上游35英里的图鲁萨克村,9名未成年女孩指控一名教师对她们进行了性侵,但她们最后只是获得了200万美元的赔偿,而那名老师并未被定罪,只是被吊销了教师资格证书。
2015年位于图鲁萨克村下游约150英里处的库什科维姆村,一名历史和语言艺术教师被指控对一名15岁的学生进行性侵犯,而他也只是被要求带薪休假。

像这样的案件比比皆是,不过令人震惊的是这些犯下对学生性行为不端的教育工作者大多数都不会被起诉定罪。

阿拉斯加州地广人稀,所以很多学校都属于寄宿性学校,这也成为大多数的教育工作者对学生性虐待的温床,而这些成年人通常都会与孩子交为朋友,让孩子认为自己与成年人有着特殊的联系,不过他们这样做的目的通常都是为了降低孩子的戒备心,为之后的身体性虐待创造条件。

虽然根据阿拉斯加法律,教师不能给孩子讲露骨的笑话和故事,不能写轻浮的信息,不能参与“性玩笑或性戏弄”,甚至不能用双关语进行“性影射或性评论”,但如果有教育工作者违反了这些规定的话,他们大多数只会被暂停或吊销教育工作者的工作许可证。
只有当一名乡村警官通过记录证据、保护犯罪现场、发起采访等方式帮助调查性犯罪时,案件才有可能被起诉。

然而,阿拉斯加州的村庄小镇有三分之一是完全没有警力维护,虽然阿拉斯加州长期依靠石油公司收取巨额的开采权利金和能源税,账面上是美国最富裕的一州,但也因为过度依赖石油税收,在国际油价及产油量一有变动时,政府预算就会入不敷出。
所以绝大多数村镇都没有资金聘请像样的执法人员,而每当发生犯罪事件时,在人力匮乏和地理条件的阻碍之下,往往都鞭长莫及、无法及时有效地处理。

也正是因为如此,很多侵入住宅强暴妇女、在村庄部落的未成年儿童性虐待等事件层出不穷,而更令在地居民愤恨却无力的是,这些案件通常会因警力不足而不了了之,或根本就不被执法机关理睬。
此外,那些遭遇性侵的受害者所需要进行的验伤检查,也只有搭乘飞机越过数百公里,才能找到可以进行检查的医院。

就算是在某些有警察的村镇,也未必令人心安,因为在这些警察之中,很多本身就具备犯罪纪录,在过去两年多当中就至少有20多名有案在身的警员被雇用,而且他们大多数都未受到过专业的培训,也没有像样的武器防具。

不过由于这些年的媒体报道,阿拉斯加州的犯罪、人力匮乏和财政问题开始得以被外界重视,资金开始流入,立法也发生了改革,也算是为改善问题踏出了第一步……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