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资深专业留学顾问邹庆在多伦多创办的教育公司
文章5870浏览4292409

美国校园毒品泛滥,留学生应如何洁身自好?

2016年9月底,一个周五中午,袁晓鹏开车来到纽约州雪城市东部一个荒凉的居民区。这名23岁的雪城大学中国男生的车上装着四磅(1.8公斤)大麻。作为一个刚入行3个月左右的新手,那天,他要卖掉一半的大麻。然而,买家并没有像事先约好的那样带着现金,反而带了一把手枪。之后,附近居民听到了几声枪响。

如今,袁晓鹏已离开这个世界一年多,但关于该案的疑云仍然盘踞在许多留学生和家长心头。事发后,《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了《幻灭的美国梦:中国留学生因何命丧大麻交易》(点击左边链接阅读全文)一文,文中写道:“这个人缘极好、积极阳光、孝顺家人的中国学生,是怎么陷入非法大麻交易中的呢?他的经历,体现了每年几十万赴美中国留学生在当地可能遇到的错综复杂的机遇、诱惑和陷阱。”

自上世纪70年代荷兰首先放开大麻合法化以来,大麻这种与摇头丸和冰毒并列的毒品就席卷了西方世界,在本就毒品泛滥的美国更是成灾。吸食大麻被洗白成了“自由”的风向标,政客和商人也出于各自的利益极力支持大麻解禁。目前美国已经有26个州实现医用大麻合法化,5个州甚至允许售卖娱乐性大麻。在加拿大,自由党政府计划在2018年7月1日之前实现国家层面的大麻合法化。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2012年的调查显示,美国青少年吸食大麻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吸烟者。由于价格相对低廉、获取容易,大麻成为最受学生“青睐”的毒品,美国社会对此早已见怪不怪,很多时候睁一眼闭一眼。也难怪,连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都曾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自己年轻时吸过大麻,还表示“吸大麻并不比喝酒更危险”,他的女儿玛丽亚在刚满18岁时就被拍到在音乐节上抽大麻。

在美国,校园是大麻等毒品的重灾区

美国是中国的第一大留学目的地国,根据美国驻华大使馆2017年11月发布的报告,2016/17学年,就读于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的中国学生人数多达35万人,占在美国际学生总数的32.5%,这还不包括与日俱增的中学留学生。

据美国侨报网综合报道,美国是世界上最早面临毒品大规模泛滥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早开始依法长期禁毒的国家。尽管如此,美国校园里还是无法避免的出现毒品。数量如此众多的留学生难免遭到毒品的侵袭,即使是全美最精英的大学也不是毒品的避风港,据哈佛校报调查显示:接近30%的哈佛本科生在校期间吸食过至少一次大麻。详见:近三成哈佛本科生沉迷大麻:美国校园毒品问题面面观。

在美国大学校园中,数量众多的中国留学生不可避免地收到毒品的困扰和侵害。2014年6月,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的22岁中国留学生张新悦被发现在出租公寓内死亡,死因是吸毒过量。去年,就有中国留学生因吸食“笑气”而瘫痪,最终不得不休学回国治疗。“笑气”并不在中国的《麻醉药片及精神药品品种目录》中,也不属于法定的新型毒品。在美国,无论在制度还是在市场上,也都处于没有管控的状态。“笑气”虽危害严重但目前并没有合理有效的措施。这种学名为一氧化二氮的气体,每小罐只有8克,吸食一次能带来十秒的快感,最终却使这些来自富裕家庭的孩子一个个倒下,有的甚至丧失了一生的自由,但在监管方面却存在着巨大的缺乏与漏洞。

2016年9月,来自南昌的留学生韩梦溪这样吸进了第一口一氧化二氮,从此无法自拔。这种本是美国人喝酒时消遣的游戏,成了留学生们打开的一个“新世界”。韩梦溪在接触“笑气”的第二天,就不想去上学了,开始了长达三个月闭门不出的生活——短暂的十秒里,人的意识会漂浮起来,觉得一切都失去意义。去年5月的一天,25岁的韩梦溪坐在轮椅上,被推出首都国际机场时,她身上带着伤口,带着激增的五十斤体重,还带着高血压、肥大的心肌和重度肌无力的下半身。韩梦溪曾回忆道那段时光,她写到,“那几个月我花了几十万去干这件毫无意义伤人害己的事情,一直到今天我都还是不能独自行走。”

随后,北京一所医院的神经内科对韩梦溪的检查结果表明,除了高血压和心肌问题外,她的运动神经受到了极大的损伤,脚部的肌力几乎是0级。她的一只脚无法做出向上抬的动作。但她依然是幸运的——主治医生说,休养半年,她应该能独自行走。而她的朋友、一个月后同样被轮椅送回来的刘胜宇,则已被医院的诊断结果“宣判”了——“终身残疾”。

对人体造成如此伤害的“笑气”仅是程度最轻微的致幻剂。谈起在美国常见的“毒品”,大麻首当其冲。这是美国校园中最常见的“毒品”,同时也是备受学生喜爱的一类毒品。由于大麻获取容易,所以很多留学生到了美国之后都会偷偷吸食大麻。加州作为美国首个医用大麻合法化的州,现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合法化大麻市场。

尽管美国民众对大麻的看法一直是保持开放性态度,认为和烟差不多,并一直争取大麻合法化,但是,事实就是大麻和烟绝对无法相提并论。

很多人总说大麻成瘾性低,不过大麻具有致幻性,吸久了快感下降,到时候一定会要更高级别的毒品替代。很多人觉得只是吸大麻没什么问题,你又知道多少人一开始并不是吸毒的,有几个人一上来就使用海洛因或者冰毒的?更没有人是一开始就给自己注射毒品的!几乎所有吸毒到没有自我没有尊严的人,都是从最低级别的毒品以为没事开始的。虽然不能肯定每个重度吸毒者都是从大麻等软性毒品晋升到硬性致瘾毒品,不过类似案例确实数不胜数。

早就已经有研究表明了,大麻对大脑有不可逆的损害。烟的下一步不一定是毒品,有些人抽烟抽一辈子也不一定会要去抽大麻吸硬性致瘾毒品,但是大麻到后面快感感知变弱,大概率会晋升到硬性毒品。大麻影响自身多巴胺分泌决定了对高致幻药物的追求,大量科学的文献指出:大麻和香烟虽然都是一种依赖品,但是大麻和香烟相比,它对人体的危害程度、对身体的危害程度,远远大于香烟。吸食大麻以后会产生幻觉,使人的判断力下降。大量或长期使用大麻,会对人的身体健康造成严重损害,导致神经障碍。吸食过量可发生意识不清、焦虑、抑郁等,对人产生敌意冲动或有自杀意愿。长期吸食大麻可诱发精神错乱、偏执和妄想。

各类毒品对健康的不利影响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近期发布的2018年《世界毒品报告》全面概述了阿片剂、可卡因、大麻、苯丙胺类兴奋剂和新型精神活性物质的供需情况及其对健康的影响。报告重点介绍了特定年龄和性别群体的不同吸毒模式和脆弱性,并分析了全球毒品市场的变化。鉴于该报告的专业性和权威性,对此问题我们不再赘述。

留学生如何出淤泥而不染

留学生们应该对美国愈演愈烈的“大麻热”要提高警惕,洁身自好。以下是几点建议。

第一、守住底线。留学生来到一个新环境,往往忍不住想放飞自我。切记,体验一把夜店里的重金属摇滚是可以的,那些装满大麻浓缩液的水烟可千万要离得远远的,不要害怕因此冷落了热情的美国朋友,即使他们说这是合法的也不行。

第二、保持警惕。如果你想融入美国文化,就必须参加派对。但是,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嗨过头。美国社交场合有一条不成文的劝诫:不要碰陌生人递给你的食物。即使没人有意给你下毒,你也不知道哪位老兄会买来加了大麻的啤酒或者蛋糕。此外,“笑气”、“鼻吸巧克力”等稀奇古怪的玩意也要远离。

第三、寻找排解压力的正确方式。在美国,一些精英私校的富人孩子也会抽大麻,理由冠冕堂皇:寻找灵感,使大脑保持清醒,以应对考试周。压力大能成为吸毒的借口吗?根据加拿大《麦克林》杂志的调查,在北美,文科生吸食大麻的比例明显靠前,最高的要数哲学系,达到惊人的57%,经济、国际关系、政治学、设计、新闻等专业的学生吸大麻的比例都超过50%。

第四、同某些圈子保持距离,不要为了追求认同而接过别人递来的大麻卷烟。同“兄弟会”保持距离,慎重选择室友。如果隔壁屋里传出大麻烟的味道,立即“断舍离”吧。

第五、在该低调的时候低调。高调炫富不论在哪里都是愚行,尤其是在异国他乡。在不少美国人眼里,中国留学生简直就是会走路的钱包。“不差钱”的结果就是,毒贩们可能不请自来,如果你再交几个损友,那就很危险了。

第六、做好防范。家长们在出国前就该给孩子打好“预防针”,让他们对常见毒品的样子和出售方式有所了解,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娱乐用品”。不要害怕这种科普,这就像疫苗的抗体一样:现在让孩子知道,总比他们在国外被人忽悠着尝试之后再知道要好。

第七、保持真正的沟通。很多时候孩子是报喜不报忧的,甚至会搞出“双重人格”:在家长面前是百依百顺的乖孩子,放下电话就拿起大麻烟。要避免这种情况,家长们甚至要比孩子在国内时更加费心。一个有效的办法是:盯紧孩子的钱。多少学习一点美国国会紧盯白宫的劲头儿,密切关注孩子把钱花在什么地方,不能一味相信他们的说辞。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立足多伦多 服务全中国 中国服务热线:17076582282 多伦多服务热线: 1-647-328-3211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