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资深专业留学顾问邹庆在多伦多创办的教育公司
文章5870浏览4292322

中国留学生成被骚扰目标 美国南加州大学再次被诉讼

7月18日下午3点,3名前南加大中国留学生的代理律师贝克(Todd Becker)和麦克尼古拉斯,在圣盖博市希尔顿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已受理3名前南加大中国留学生遭性侵的民事案件诉讼,起诉南加州大学以及前南加大校医丁铎(George Tyndall)。律师表示,“中国学生是南加大校医丁铎(George Tyndall)的目标”。在南加大校医性侵案中,或许有更多受害人,所以律师鼓励受害者站出来指证“狼医”,同时表示受害人的身份会受到保护,不会被公开。律师贝克还表示他们目前接手的与南加大“狼医”相关案例已达200个。

联邦出庭律师事务所Becker Law Group和McNicholas & McNicholas LLP的两位代表律师,贝克和麦克尼古拉斯在发布会上表示,将代表3位前南加大中国留学生,向南加州大学、Engemann学生健康中心,USC Keck Medicine,和校医丁铎等案件涉及到的相关方提起诉讼。

据几名受害人表述,她们在就医过程中,遭受到丁铎的性侵犯和性骚扰。

在目前刚受理的中国留学生的案件诉讼中,贝克表示他的代理人之前从来没有在美国接受过妇科检查,“并不了解美国妇检过程中怎样的操作是合理、合法,而她们接收到的信息是在美国会受到法律的保护,是安全的,而她们完全信任了校方及校方的医疗机构、医生。”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律师的诉讼书中显示,丁铎曾对中国留学生进行过“如何清洗生殖器的示范”,“在看诊时丁铎说她(留学生)的生殖器有异味,然后把她带回自己的办公室,向她示范如何在生殖器上涂抹肥皂,”

诉状指出,“丁铎当时用自己的生殖器做示范,在只有他和女生在场的情况下,用很长一段时间用力摩擦和抚弄他自己的生殖器。”对于这样的行为,贝克表示中国学生因为受文化背景的影响,“害怕说出来,害怕给家人丢脸,所以,会在案件发生后,最后站出来,或者隐瞒遭遇不公开。”

南加大也是民事诉讼的对象。律师指出南加大作为校方,没有保护学生们的安全,反而隐瞒许多有关女性学生在学生健康中心遭受到的不正当“检查”、“治疗”的事实,而这一现象至少可追溯到1990年。

丁铎是南加大校方提供给学生的唯一的妇科医生,面对投诉,校方隐瞒并避免负面宣传。“南加大有责任提供给学生一个安全可靠的健康中心,学生可以获得必要的治疗,但是即使面对再多投诉,他们(校方)依然掩盖其真相。”麦克尼古拉斯说,“校方未能采取适当行动来保护原告,导致现在学生们不得不忍受性侵带来的身心痛苦。”
中国学生是目标 律师鼓励指证“狼医”
就中国留学生这一案件,贝克表示不会公开中国留学生的身份信息,介绍案情时表示她们都是前南加大的留学生,现已毕业在美国工作,看到相关新闻后,站出来指证丁铎。
2018年7月18日,在圣盖博市的希尔顿酒店,两位受理3名中国留学生南加大性侵案的民事律师贝克(右)和麦克尼古拉斯(左)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学生是南加大校医丁铎的侵犯目标,鼓励更多受害者站出来。(侨报记者章宁摄)

贝克鼓励、希望有更多中国学生愿意站出来,并说,“中国学生是丁铎医生的目标,他有很多办法和她们套近乎,让涉世不深的学生们信任他。在丁铎的办公室墙面上,挂有一幅中国地图,他会询问病人的家乡,并请对方在地图上确认,融洽关系;他还会提起自己的老婆是亚裔来拉近关系。接下来,丁铎会以言语来侵犯病人,包括询问病人的个人私生活问题、性生活问题;再接下来,会一步有肢体上的骚扰。中国学生很注重隐私并且有可能是在美国第一次看妇科医生,可能对一些非正常的行为不敏感, 尤其是面对一个男性的妇科医生,这在中国都是很少有的。从各种情况看来,我们预计应该会有更多的中国学生受害者。不过因为文化背景等原因,中国学生可能不愿意出来指正。我们会保护受害人的身份,希望有更多的中国学生站出来。”

贝克还说到留学生每年支付很多钱上学,却没有得到基本的医疗保障,他们将代表受害者为他们争取民事权益。

贝克律师在现场还讲了几句中文,表示对中国文化有一定了解,并且曾经在中国的清华大学、中山大学、湖北大学等进行演讲,介绍过美中法律的不同。

加拿大院校规划申请中心 立足多伦多 服务全中国 中国服务热线:17076582282 多伦多服务热线: 1-647-328-3211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