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留学和移民服务中心
完全来自加拿大本土的专业留学申请和专业移民顾问服务
文章10026浏览13957472

“狼医”做法太过分! 4位受性侵女性对美国南加大及“狼医”提告

USC上周被《洛杉矶时报》曝料,该校校医丁铎从1987年以来,一直利用工作之便非法拍摄女学生下体照片,还不合理地触摸女患者私处,超出了妇科检查的正常范围。报道发出几小时后,就有85名受害者或其朋友打热线控诉丁铎曾如何侵犯她们。21日,有4名女性正式通过橙县律师曼利(John Manly)向南加大及丁铎提告,诉状中列举了性骚扰、性侵、14项罪名,其中包括性骚扰、性侵以及推定诈骗等14项控告罪名。

根据曼利21日提供的诉状,4名提告的女性化名为多伊1(Jane Doe)、多伊2、多伊3和多伊4,这4名原告要求赔偿,而赔偿金额将在审判过程中决定。根据《洛杉矶时报》的报道,第四名女性是30岁的斯曼斯基( Viva Symanski),而曼利律师上周曾经帮助遭到密歇根洲立大学医生纳萨尔(Larry Nassar)性侵的受害者获得了5亿美元的赔偿金。

诉状称,多伊1生于1985年,是一名生长在加州的女性,目前居住在萨卡拉门多,2003年年仅18岁的她搬到USC开始本科学习,同年与USC的学生健康诊所唯一一名妇科医生丁铎约好看病,但在看病过程中对她进行了性虐待,其中包括:在进行医疗治疗的幌子下,整只手包括手腕全部伸入其阴道,而且没有戴手套。尽管原告当时认为丁铎是在进行合法的医疗程序,但到了2018年5月,原告才首次意识到,丁铎的行为纯粹是出于自己性虐待她的欲望,而且他过去曾经性虐待过其他许多年轻女性患者。原告还称,从2003年到2007年间,丁铎在看病过程中,大约对她进行过8次不同的性虐待,使用没有戴手套的手指或整个手插入其内部,每次都有一名南加大雇佣的陪护人员在旁边观察虐待事件,但没有做任何事情来阻止或报告丁铎对她的性虐待,而且也正因为如此,当时她以为丁铎当时是在进行合法的医疗,而现在她知道丁铎的行为实际上是性虐待。

第二名原告多伊2生于1986年4月,生长在加州,现居加州圣马蒂奥县。这名原告称,丁铎在为她看病的时候强迫她完全脱光衣服,摸索她的乳房,并且用手伸入她的阴道而不是使用医疗设备,还针对她的性史提出了难以置信的、不合理的入侵性问题:包括她是否曾经吞下过精液等。原告在2008年至2014年期间至少遭受过两次性虐待,在这些场合中,USC雇用的陪护人员也出现在检查室内,亲眼目睹了丁铎的性虐待,但没有阻止丁铎对原告的一再性侵。2015年5月左右,原告将丁铎的不当行为报告给USC家庭医学临床教练吉尔克里斯特(Donna Beard Gilchrist)。尽管原告对丁铎的不当行为进行了详细投诉,而且吉尔克里斯特保证会对其投诉进行报告,但USC主动隐瞒了原告对丁铎性虐待行为的投诉,并继续允许丁铎对年轻女学生进行无拘无束的性接触。

第三名原告多伊3是一名生于1990年的女学生,目前住在洛杉矶县。原告称其以国际学生的身份于2015年入学USC,2015年因为有阴道感染的症状而需要获得治疗,于USC学生健康诊所预约看病,丁铎但是强迫她脱掉所有衣服,在没有戴手套的情况下用手抚摸她的胸部,并用他的两只手指伸入她的阴道,尽管原告向其抱怨疼痛并要求他停止,丁铎仍然继续下去,之后拒绝为其进行阴道切片检查或者为其阴道排泄物进行化验。这名原告称,整个检查的目的是进行医学测试,但是事实上被告对其进行了性虐,并拒绝为其提供医学治疗,当时USC的一名陪护也在场,并没有对此采取任何行动,没有阻止或者报告丁铎的性侵行为。

第四名原告是一名现居洛杉矶县的女性,这名原告称2014年她是USC的一名学生,在接受检查的时候要求治疗下腹疼痛,在同一次诊疗过程中,丁铎三次用两根手指插入其阴道,在没有戴手套的情况下,用手指轻轻触摸她的整个赤裸的身体,其中包括其胸部和下体,还不合理地询问原告的性向以及是否愿意进行口角和肛交等,当时USC也有一名陪护在场,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洛杉矶时报》报道称,USC自2000年开始就已经知道丁铎的行为,直到上周校方才承认丁铎应该更早就被开除。据悉,丁铎直到2016年6月才被停职,当时一名护士将其行为报告给了学校的强奸危机中心,但是他只是被停职1年,调查期间还仍然领取薪水。丁铎还和校方达成了一个保密赔偿协议,但管理层并没有将他的行为向加州医学委员会报告,直到上周校方才承认当时没有报告是一个错误,并称已经在今年3月向医学委员会递交了报告。

USC华裔校董:报道有失公允
《洛杉矶时报》报道,丁铎不仅涉借工作性骚扰女学生,尤其偏好华人女性。对此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南加州大学学生学者联合会对此发表声明,表达对此事严正关切。一时间,留学生群体及家长对此更是表达出相当的程度的恐慌。不过,南加州大学华裔校董之一谢明表示:“专挑亚裔”的报道有失公允。

谢明表示,校董成员曾于2016年“辞退医师丁铎”事件中,参与全程。首先,校方接到来自保健中心护士的投诉,表示丁铎在其行医过程中,有借职务之便对女患者进行不当检查、性骚扰的行为。

他说,针对护士和职工的投诉,校方展开了调查统计,在搜集了大量反馈结果之后,校方发现来自学生、校友以及民众的反应尚不足以对丁铎构成指控要件,且按照劳工法,学校更没有权利和充分的证据解聘这名医师。

他还说,考虑到该类事件造成的不良影响,校方依然决定采取劝退的方式,让当年已经69岁的丁铎主动离开学校。

他还表示,基于当时的统计,校方的确发现有发现相当比例患者表示丁铎在问诊过程中,言语行为有些露骨。

但他认为,尚有相当一部分患者的并不觉得他在检查过程中有什么问题,甚至给他的工作表现予以好评。

他还认为,在针对丁铎抱怨和申诉的群体中,亚裔群体和华人并不占有多数比例。因而,如果将此事的关注点仅仅放在“专挑华裔”的说法上来,那是不符合统计比例的。

此外,谢明还表示,在南加大董事会成员中,是有数位华裔校董的,“辞退丁铎”一事,校董事会更是全程参与决议的,试想如果当时在调查统计中发现过高华人受害比例的话,华裔校董成员不会坐视不管的。
上千人请愿弹劾USC校长
丑闻爆发后,尽管南加大校长尼基亚斯(C.L. Max Nikias)第一时间发公开致歉信,但失态经几日已迅速升温,民众的矛头再一次直指南加大校长,目前已经有上千民众在请愿书上签名背书,表示应撤消南加大现任校长职务。

17日,一篇名为“保障学生安全,撤职校长尼基亚斯”的请愿活动在Change.org网站发起,截至20日下午,已获得1099个签名。这项请愿的主发起人是2016年毕业于该校的桑帕斯(Rini Sampath),此前,她在校期间曾任学生会主席,也曾在自己的个人社交网站上发表文章:“我想搞清楚为什么南加大在经历了这么的多丑闻后,仍保留尼基亚斯校长职位,南加大声誉是否会在他手中毁于一旦?我们原本另择他人来进行管理,以保学校清誉。”
请愿书上指出南加大管理层20多年来纵容、包庇校医丁铎(George Tyndall)种种不当的行径,认为校长尼基亚斯没有对学生做到公平、公正、公开和透明,更没有将校园中女性的安全放在重要的位置上,而是一再纵容这样的职工存在学校的体制之中。此外,请愿书中表示:去年,学校针对该事件成立调查组后,未将此事及时告知去看病的学生,而且直至今年3月才将事件上报至加州医学委员会。
这不得不让民众回想起前两年,南加大前医学院院长普利斐托(Carmen Puliafito)吸毒、咳药以及沾染性丑闻等事,请愿书上提到:在尼基亚斯的领导之下,学校至今未针对当初如何处理普利斐托遭投诉一事公开给出合理、诚恳的解释。继任普利斐托成为医学院院长的瓦玛(Rohit Varma)也曾有性骚扰历史,曾于2003年因涉性骚扰遭南加大处分。

  • 版权声明:本网站文章除了邹庆专栏内容以外,其它内容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添加新评论

隐藏边栏